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邓好欣生命更生(16.04.17)  

文:陈水英

 

圣经说: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一位来自砂劳越加帛的邓好欣,因误交损友、热心助人的个性,代朋友接收“毒品包裹”,赔上了17年8个月的青春,他的成长,就这样经历了多重的“酶化”。

他内心对家人深感愧疚,又对朋友的背叛心感不忿,似乎绝望的人生,使得他彻夜难眠,因此患上严重的忧郁症,原以为自己的余生就此在晦暗的牢狱中度过,并等待行刑日的到来。

邓好欣精神奕奕地和黄良蓉对谈。

人的尽头,往往才是上帝的开始,上帝感动诗巫前任毕理学院院长黄良蓉(70岁),在听见好欣的新闻后步步追踪,单凭自己的教学经验,认定好欣无辜,并呼吁教会及牧者同来关心好欣,当中一起经历多少的甜酸苦辣,最终获得州元首特赦,从死刑变成20年终身监禁,加上行为良好,在去年12月22日出狱重获自由。

邓好欣于1999年3月17日,骑着电单车与好友去接收那份颇有重量的包裹后,遭一队警方四面八方将他们包围,吓得他们当场愣呆。不过他确定那包裹仍在车篮里。

他说,由于他们是学院生,律师向法庭申请人身保护令而释放他们,希望案件能加速处理,而那个包裹共有371克的大麻,依照毒品法令,凡有200克大麻即死刑。

 

遭警察重新逮捕

 

他说,他事后收到古晋技术学院的录取信,碍于身份证遭扣押则返回警局,不料遭警察重新逮捕,他深感不妙。

“万万没想到作为我和朋友的律师,竟把我的供词改掉,使得朋友后来转为控方证人,一步一步推我进棺材里面。被人冤枉真的很难受,所有不利供词都一面倒向我。”

 

邓好欣和爸妈亲自登门向前任州元首敦沙拉胡丁夫妇道谢,场面温馨。

 

他说,妈妈再聘请第二位印裔律师,对方是一名前警员;在了解他的案件后,并表示有把握打赢官司;奈何拿了5万令吉律师费后,案件未审,家人竟获悉对方醉酒暴毙,连律师费也赔上。过后才聘请蔡小炜律师跟进。

他说,在事情发生后,他把個人得失或任何遭遇都看得很轻,望着不吃不喝而瘦了10公斤的母亲,心里确实难过,回想自己过去的幼稚想法,注重朋友,到头来留在身边的只有家人。

邓好欣感恩神的恩典,若不是黄良蓉院长的协助,他不能真正明白神的恩典;若不是许多牧者的爱心支持,不分彼此鼓励与安慰,使他重获新生,同时立志成为神的合用器皿。

 

立志当新造的人

 

他说,众所皆知,狱中都是犯法者的聚集点,不但家人不理,自己更是颓废活着;自从他真认识耶稣基督后,他立志当个新造的人,珍惜在狱中的生活,专心学习,谦卑的态度赢得狱卒的赞赏。

他说,有一次监狱里发生囚犯企图闹事,他及时敲打用钟声阻止了一场混乱。随后狱卒就“封”他为囚犯们的首领,并获得不错的待遇,可以读书识字之余,还可以学习裁缝。

邓好欣不但蒙受狱卒们款待,同时也受到其他受刑者的照顾,他笑称只能称自己是“小小”约瑟(注:旧约记载:约瑟因拒绝法老内臣妻子色诱,诬枉入狱。神与他同在,向他施恩,使他所做的尽都顺利)。

 

珍惜重生机会

 

他形容监狱是个训练场,他曾关在普通牢房,10-20人同一间房,也关在死囚牢房,面积只有8尺乘8尺,如同厕所一般窄小,四面是墙,犹如牲畜般过活。被囚禁在死囚房时,心里煎熬,双脚乏力,蹲着,几乎天天向神祷告、发怨言,甚至讨价还价,回忆起那段日子,真的生不如死。

“神把我从一个深渊拉拔出来,给予我服事的机会,与一位监狱事工的林良辉同工,并带领一位兔唇的死囚信主;对方原是脾气暴躁的性格,因信耶稣而转化成祥和的人,他的家人也因为他而全家归主,据一名狱卒转告,他问吊当天,走得非常安详。”

同时,他还用圣经的话语,安慰,陪伴、鼓励一名心情低落的印尼死囚,使得对方打消自杀念头,并从中振作起来。

他说,在信仰路上他曾面对3个考验,其中包括风水师、祖父迁墓及改信回教,但他一点也不为所动,并牢牢捉紧神的应许胜过,为自己的信仰奠下更稳固的根基。

邓好欣说,事发后,家人一直相信他是无辜的,并且坚持帮助他,这个也是他生存最大的动力。过去家人关系不融洽,经过此事,家人一起相守、扶持,关系密切,最重要的是过去对他印象不好的父亲,也看到他因信仰而改变,决志信耶稣,这给了他一支强心针。

他说,他大部分的青春花在监狱里,心里确实有许多的遗憾,总觉得自己时间有限,有许多未尽之事,因此他珍惜这次重生的机会,珍惜与家人相聚的时光。

邓好欣感激爸妈的信任,同时,也获得黄良蓉及张济仁的支持。

他说,作为一位基督徒,他现在包袱没有了,只乐观面对接下来的人生,先陪伴家人,并注重家庭生活,慢慢扩大社交圈子;他真心真诚与亲戚朋友,甚至村子的街坊交流,让大家认识全新的自己。

 

原谅出卖自己好友

 

“我已经原谅曾经弯曲实情、出卖自己的好朋友,放下一切仇恨,有一天我们再见面,必会和对方握手言和,过去已经成了历史,最重要的是珍惜自己眼前人,特别是家人。”

出狱当天,他内心异常平静,没有特别的高兴,因为他清楚知道自己只不过从有形的监狱走到一个无形的“花花世界”,弄不好也将是另一个牢笼;这是他人生的另一个旅程,他明白应该要加倍努力。

同时,他劝告时下的年轻人,特别是乡下生活的人们,到城市生活要格外小心,这个年代太险恶,交朋友要特别谨慎。虽然更生人这个代号会伴随他一生,但他不害怕,并希望借着自己的亲身经验帮助更多的人,免得步入他的后尘。

与死刑擦身而过的释囚邓好欣亲历一场生死战,证明一个人只要不颓废地对待生活、不浪费生命,纵然生命再苦涩,上帝必用大能的手拯救投靠祂的人。

 

毕理学院前院长黄良蓉(右13),在现任董事长张济仁(左8)及院长许钧凯(左6)及监狱事工负责人林良辉(左1)等齐来见证邓好欣出狱,右10为邓好欣的父亲邓光成和母亲郑丽娟。

One comment

  1. 加油,好欣哥。我相信神必定有祂美好的旨意要透过你来成就的。 你是神用重价买回来的,祂必定使你成为合用的器皿。愿神保守你的心,永远敬畏神,爱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