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07期:鸡妈妈和蛙儿子

文:白果婶婶       图:波特叔叔

 

  这天天气真好。小母鸡晒够了太阳,身体暖和暖和。她老觉得今天会有件好事发生,她说不出是什么,实际上她不大会说话。

小母鸡:”怎么那么巧?他是我的儿子吗?“

 

  她觉得肚子里有样什么东西要出来,她换了几个姿态,为的是让自己舒服一些。当她站得有点像企鹅的时候,不得了,一个滑溜溜,有点圆的东西从她的身体里面滚了出来!

 

  大概这就是蛋了……听说我们鸡是会生蛋的,然后蛋会变小鸡,但他不会自己出来,还得我们坐上去好多天,他大概闷不住了就会跳出来……又听说小鸡跟我们长得不十分一样。

 

  不要怪小母鸡这么没有知识,实际上她单独在一个树丛里长大。她的身世,没有谁告诉她。当她有力气走出那树丛时,她胡乱地走,有天遇见了一只大鹅,她说:“我叫鹅大妈。”鹅大妈总是告诉她一些新奇的东西,但是鹅大妈也不是常常可以见着。

 

  虽然现在没有人告诉她,生了蛋要快乐,她忍不住就“咯咯咯”叫了几声,但四周一片寂静,连个回音都没有。

 

  她再扯开了喉咙,“咯咯咯……咯咯哒……”声音提高了八度。

 

  这声音真是太响亮,那个蛋从树丛滚滚滚……滚下斜坡去了,然后噗通一声掉下了水。

 

  斜坡下有个池塘,有只青蛙正在那儿烦恼早餐没有下落。蛙妈妈因为生了太多孩子,照顾不来,就对他们说:“你们自己找吃的去吧!”

 

  青蛙正在发呆,没头没脑给那个蛋敲了一下。“早餐从天而降了!”他太高兴了,那是什么?青蛙匆忙只看到了一个外形——他又这么大,大过我的嘴很多,怎么吃呢?

 

 

青蛙说:“鹅大妈,请你行行好,替我说句好话……”

  太饿了,还是出去碰一碰吧!他的弹簧腿一蹬,竟然降陆在小母鸡的身边。

 

  小母鸡正在失落,眼睛迷糊,却从天而降了一只……

 

  怎么那么巧?他是我的儿子吗?

 

  “你是从那个蛋里出来的吗?”小母鸡问。

 

  青蛙也没受过什么教育,但为生存,不时主动出击,旁门左道也学了些,他很快就拼了个桥架。

 

  “你就是我的妈妈了,我就是你的孩子了!”

 

  这时不巧鹅大妈来了。青蛙一见到这只据说有智慧的大鸟,他挨了过去“鹅大妈,请你行行好,替我说句好话……”

 

  小母鸡却不大要听些什么,她太高兴了。

 

  于是她和青蛙儿子开始生活在一起。鸡和蛙都吃小虫类的食物,所以小母鸡很努力发挥妈妈本色,啄了虫就往蛙儿子嘴里送,青蛙很快乐。小母鸡说:“我们都一样,很爱吃虫子!”

 

“我认得你,你又何苦来呢?你就好好做回青蛙,又好好做小母鸡的儿子好了!”

  但是他们的样子真的太不像了,妈妈两只脚,儿子四只脚,而且身上无毛,怎么也说不过去。但小母鸡从来不提这个问题,她想,也许再长大一些,他就会越来越像我,即或不然,有个儿子也就好了,我是从来孤独没有伴儿的。

 

  而青蛙却是有些不安,他很努力学鸡的声调,但他一开口就是“呱呱呱”,跟“咯咯咯”或“咯咯哒”八棍子也打不到一块。

 

  鹅大妈听到了那古怪,即不像鸡叫,也不像蛙鸣的声音,她找到了青蛙。她说:“我认得你,你又何苦来呢?你就好好做回青蛙,又好好做小母鸡的儿子好了!”

 

  这天,这两母子出去散步,小母鸡慢慢踱步,青蛙踱不来,跳一下,磨一下。走到水边,他们停住了,青蛙问:“我可以下去玩一玩吗?”

 

  “去吧!儿子!”小母鸡站在水边,看那个游泳游得很漂亮的儿子。

 

  青蛙从水里上来,白花花的太阳正猛,蛙儿子对鸡妈妈说:“妈妈,你看那边有块大叶子,我们不如躲在下面清凉一下……”

 

 

“妈妈,你看那边有块大叶子,我们不如躲在下面清凉一下……”

 

 

【店小妹有话说】      白果婶婶     

来一点阅读乐趣

 

  这个故事的写法是先有图,后有文(一般程序是先文后图)。而无论孰先孰后,都是一种“再创作”。

 

  波特叔叔捏陶的时候,并没有故事线,但个别动物都赋予个性。青蛙是圆滚滚一团,所以脸部表情就很重要,它没有耳朵、毛发摆动,好来个表情语言,所以嘴巴、眼睛就几乎就是重点了,也所以为什么它的眼睛要点个发亮的釉。

 

  至于鸡和鹅,它们的脖子颇能表情。但有个趣味的地方,就是它们的尾巴。如果牛马类的动物,尾巴打个圈儿翘起,就是骄傲。这故事里的鸡尾巴有图案装饰性,又像把土气的扇子;再看看鹅的尾巴,那已是自得其乐,又胸有成竹的一副模样。

 

  如果你说,是不是啊?那么不妨把它们的尾巴遮起来看看——趣味全失了。

 

  把这些个别“奇葩”放在一块,故事就出来咯。

 

  希望这些胡诌给你带来一点阅读的乐趣。

 

【鹅大妈营养点心】 

糊涂中有智慧

 

  领养异族为孩子,又是自小领养,大人因为渴求,应没有什么心理障碍,不同源不同种,很多也能视如己出,疼爱有加。而孩子因在养父母家中长大,语言信仰习俗,应也不会有什么需要大大磨合的地方。

 

  故事里的小母鸡糊里糊涂当了妈妈,但她没有糊涂到完,而是难得糊涂,糊涂中又有智慧。这种半路领养其实有困难,但她懂得异中求同,大概千辛万苦才找到了一个共同点,就是都爱吃虫子。

 

  她最后不是真的得了一个爱她的儿子吗?虽然这个儿子开始有点“居心不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