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谁是无赖汉谁是坏蛋(30.04.17)

文:陈宝娟

 

《箴言》6:12-14无赖汉、坏人,到处是用欺诈的口、他用眼传神、用脚示意、用指头指点、心存乖谬、图谋恶事,常常散布纷争。

 

  我很喜欢《箴言》内描述一组人的形容词。它怎么说呢?无赖汉、坏人,到处是用欺诈的口、他用眼传神、用脚示意、用指头指点、心存乖谬、图谋恶事,常常散布纷争。我在想,《箴言》的作者大概是坐在一组人的旁边,也许就在城门口,也许就在闹市里,也许就在世集中,也许就在家门口。他看着他们兴奋地说着谈着,把内容把表情都栩栩如生地刻画了出来。

  当我们想到无赖汉、坏人,我们想到谁呢?可能我们想到那些为非作歹的人。可能这些人在图谋着一些抢劫的事、搞乱的事、伤人的事。然而,若我们仔细地看看,再好好地想一想,这些场面好熟悉吧?好像天天都在不同的角落发生着。开口说没凭据的流言、用眼传送暧昧的信息、用指头点着某个方向、用脚踢一踢桌子下正在口沫横飞朋友的脚、心里存着一些得意忘形的念头。不是很叫人熟悉吗?简直就熟悉到不得了。

 

对自己存有错误假象

 

  如果发生在今天的状况,应该就是早上拥挤的咖啡馆、人群川流的巴刹、晚间撑脚的嘛嘛档、办公室内的会议室、茶水间厕所里的“kaki”组、家里的饭桌上,甚至是,夫妻卧房的床上。什么时候这些表情这些剧情出现,什么时候《箴言》就告诉我们,我们也算是无赖汉、算是坏人一个。

  我们往往总是对自己存有很错误的假象,不认为自己和坏人无赖汉有什么瓜葛。事实是,我们并不比那些图谋大恶事的人清高许多。因为大的恶事我们没有胆子做,也有聪明脑袋叫自己不准去做。小的恶事,我们却是屡试不爽,尤其是那些我们的聪明脑袋告诉我们,这是“不会损人又不会损已的事情”——我没拿把刀砍你呢,怎么算杀人?我不过背后用我的口释放一些情绪的压力吧了。我没点把火烧掉你的家,你别想告我的状。我至多不过是用我的嘴巴煽风点火,让大家围过拢来一起凑凑热闹。我又不偷你的钱,怎么算犯法?我只是偶尔好奇你的钱财的来处,查问别人证实一下嘛。

 

上帝话语是一面镜子

 

  我们不打抢、不杀人、不放火,所以我是好人一个、正人君子一名。《箴言》里那些恶人的事一概和我无关,我是已经得救的义人,我的眼睛只看见义人的形容,心里只想着义人能得到的好处。对吗?这是我们读《箴言》时最常出现的幻象。经文内有两种人,一种是好得无比的自己,一种是烂得不得了的别人。多少人读《箴言》的时候,会发现自己不过是恶人一个?原来我不过是个坏人、是个无赖汉。

  记得以前听过一首歌的独白,大概说的是和男友分手,女人怒气冲冲地跑了出来,怒火中烧地在马路上走。然后,她经过一辆车子,看见车子的倒后镜里头出现一张愤怒奇丑无比的脸,恍然明白,自己为何情场失败。

  上帝的话语正是一面镜子,它让我们看见,许多我们自己看不见,而别人偶尔会看出来、却未必看得清楚的一些真面目。常常让镜子光照,认清楚自己的面孔。做强盗的大坏蛋也许不看《箴言》,宵小如我等,却常常只看见《箴言》的一面,忘记了它的对照,正是我们确实的反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