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苍蝇治疗师(28.05.17)  

文:杨佩珊

 

  有一天上主日学时,有个七岁的学生问我一个问题:“老师,如果这个世界有一个创造者,祂为什么要创造苍蝇?苍蝇这么肮脏,又会带来疾病。”

  七岁的小女孩,问这么深的问题。我答不来,就说:“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让我查一查。有答案时我会告诉你。让我们一起学习。”

  我就去查考上帝为什么创造苍蝇这么肮脏的昆虫。

  苍蝇的成虫喜欢吃甜的东西,因此它能代替蜜蜂在农作物的花卉上授粉,并作为改良品种的媒介。

  苍蝇的幼虫,蛆,恶心又令人作呕的生物,但在医学上蛆却有相当的贡献:它们是治疗师,专门治疗糖尿病人不能愈合的伤口。

  中国的荀子在《劝学》里说:“肉腐出虫,鱼枯生蠹,…。”

  而宋朝的苏轼也在《范增论》里说:“物必先腐也,而后虫生之。”

  古代的希腊人亚里士多德也认为腐肉会生蛆。

  但1688年,意大利的雷迪,藉由瓶子和纱布的实验,推翻了亚里士多德与中国古人的说法。雷迪提出一个新观点:腐肉不能生蛆,一定要苍蝇碰过的腐肉才会生蛆虫。蛆虫是苍蝇的幼虫,不是从肉里生出来的,是由苍蝇的卵孵出来的。

 

确定生物是由生物带来

 

  1854年,法国巴斯德,利用鹅颈瓶来做实验,他也确定了生物是由生物所带来的。

  最早医疗的记录出现在15世纪,那时有些土著就已经用苍蝇的蛆吮吸腐坏的伤口,进行治疗,不过因为当时使用的蛆沒有选择性,所以病人治愈机率就“看运气”,不幸的话为此受感染丢命,幸运的话伤口痊愈。所以在当时,这种疗法不是很可靠。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医疗物资匮乏,蛆疗法多半由军医使用。随着抗生素的发明,這种骇人听闻的治疗方式就比较少了。

  过后由于抗生素的滥用,引起病菌的抗药性和许多副作用,近年各国医疗界又重新研究蛆疗法。

 

非所有蛆适合作医疗

 

  2005年,美国政府通过苍蝇蛆属于第二类医疗器材。只要合格的医生写了处方给病人,病人就可以拿处方去药剂行,药剂师就会配给病人一包活的蛆,让病人带回家用。

  不过并非所有苍蝇的蛆都适合作医疗工具。根据目前医学的研究发现,最能夠胜任治疗工作的,就是丝光绿蝇,雷日纳蝇和绿头苍蝇。作治疗的苍蝇也只能是这几个种类而已。

  为了避免感染,所用的蛆必须要在无菌环境里养殖,并须选择苍蝇品种。因为有些苍蝇的幼虫不单单吃腐烂的肉,它们也会吃健康的组织。所以用来治疗伤口的苍蝇种类必须小心选择。不然蛆把病人伤口的好组织也吃掉,就糟了。

  每一只蛆虫都不便宜,并且不好照顾。因为蛆虫是活物,不可让它们死去,还需避免它们受到污染、感染。病人在家使用蛆虫前,还必须学习如何操作及善后。

  蛆的嘴巴,应该说是口器,跟人类及一般常见的动物不同,它沒有办法进行撕裂和咀嚼的动作。蛆怎么吃东西呢?

  它利用消化液将要吃的食物溶解掉,再慢慢吸收,所以这个消化液,就是医生们要用的东西。

  蛆的消化液中含有酵素,可以将坏死的皮肤组织溶解液化,成为类似果冻状的物质,方便蛆吮食。所以苍蝇的蛆扮演动植物分解者的重要角色。

  除了清除坏死组织,蛆还会分泌尿囊素,使伤口,保湿,;尿素,提高皮肤湿度;苯乙酸,苯甲醛, 碳酸鈣,促进它自己的吞噬作用。

  此外,蛆的分泌液也会诱发病人的伤口,产生皮肤生长激素和IL-6,刺激伤口附近的纤维母细胞和软骨细胞成长,而软骨细胞会驱动第二型胶原蛋白合成,也进一步帮助伤口复原。

  这类型的物质可以达到遏制细菌生长,甚至会杀死部分细菌。

 

糖尿病人伤口清洁工

 

  苍蝇的蛆虫,成为医疗的糖尿病人不愈合伤口的清洁工,缝合师。对伤口不能愈合的糖尿病人,可说是治疗福音。

  虽然蛆疗法看起好像很不错,也是有条件与限制的:

  当伤口不夠湿的时候苍蝇的蛆不想工作。当然帮人类清理伤口,不是它们的工作,只是它们的生理需要:肚子饿。

  而且,它是生物,会长大的,小蛆会变大蛆,大蛆会变超大蛆,最后会……变成苍蝇。

  治疗过程要注意蛆的生长情形。它是生物,会走动,它会爬到別的地方,一不小心它们就溜走了。使用过后的蛆虫,也要小心处理好,免得使用过后的蛆传染疾病给他人,或者变成苍蝇。苍蝇会到处飞,污染食物,传染疾病。

  苍蝇对我们来说,肮脏,带菌又会传染疾病,但神的创造都是有其存在作用的。

  <创世记>1:25 于是 神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其类。 神看着是好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