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08期:小鹿崽子的眼睛  

    文:佩珊阿姨      图:小菡姐姐

 

  周末 ,阿华,阿国,阿雄三人又相约到离美里大约三十公里的布吉桑的热带雨林去狩猎。

 

  砂拉越布吉桑雨林里有很多野猪。附近油棕芭的外劳都是穆斯林,他们都不吃猪。只有华人、依班人吃野猪,所以这个区野猪数量很多,每次去打猎都会满载而归。

 

  这也是他们仨常做的休闲活动。他们认为狩猎时在雨林中走动,既可健身,又充满了刺激乐趣。又与老友同行。蛮享受!有时他们还在野外露营过夜,烧烤猎物,远离尘嚣。

       

  他们的配备齐全。

 

  三人也都有枪支执照。

 

  三人在一间咖啡店享用了早餐,就开车前往狩猎地点。

 

  一个小时后,三人把车子在支路旁停好 ,拿了猎枪,水壶,大砍刀,一些干粮,指南针,雨衣,打火机及一些零星的配备,锁了车,就向雨林出发了。

 

  尽管外头烈日炎炎,森林里的空气却清净,凉爽,与世隔绝呢。地上厚厚的枯枝败叶,走动起来唏唏嗦嗦的,头顶上时不时有枯枝掉下来。林木深处,偶尔有一两只鸟在对唱。松鼠也在枝头滑翔。偶尔也有蛇在地上或树上蜿蜒。

 

“不像野猪的足印。很像是鹿。”

  树干上金钱葛攀延,叶子都大得很,金钱葛旁边的叶子上,毛毛虫蠕蠕而动。树干上,变色龙在张望,另一旁则有只蜥蜴或者蜘蛛,彼此在寂静中对望,都不出声。

 

  地面上猪笼草挂着红绿色的杯子,杯里装着蜜汁,顶着一个个心形罩子,专等贪杯的爬虫进入。红蕨也一丛丛的在树根旁攀爬。藤树也到处都是,身上都长着尖刺。还有粗壮肥厚的树蕨长得比人还要高。野生咖啡树上挂着诱人的殷红果实。许多树上也都挂着野果子。为了争取阳光,树都长得高而笔直……

 

  三人走着,走着。阿雄看见一堆粪和动物的足印。

 

  “粪还是湿的,足印也是新的,应该没走远。”阿华低声说。

 

  “不像野猪的足印。很像是鹿。”

 

  阿国拿出小刀,轻轻的刮刨自己左手大拇指的指甲边沿,他要侦查风吹的方向。些微的指甲屑末掉落在空气中,三人仔细的看,指甲屑飘向何方。

 

  “这里是上风头。我们往那一头走吧。”阿国说。

 

  三人悄悄绕道往下风头走,免得猎物闻到自己的气味。

 

  三人的兴奋没有破坏森林的沉寂。

 

  阿雄轻轻用手指碰一碰阿华,又碰一碰阿国,用手指右前方,另两人也看到了猎物。

 

捕到鹿了!

 

  “是鹿……”三人都兴奋得不得了,但都保持沉默。

 

  他们经常猎到野猪,鹿就很少碰到。

 

  “砰!砰,砰!”

 

  三人几乎是同时开枪的。

 

  “打到了!打到了!”三人也几乎同时开声。

 

它用舌头在舔旁边的一只小鹿崽子,小鹿崽子身上也都是血……

  

  兴奋猎人仨,在丛草中往猎物的方向去寻找。

 

  一头相当大的梅花鹿倒在血泊中,它还活着,但走不动了。它用舌头在舔旁边的一只小鹿崽子,小鹿崽子身上也都是血,它挣扎着站起来,跌倒了又站起来,一次又一次……终于站了起来。它巍巍颠颠的钻到妈妈的怀里吸奶,眼睛眨巴眨巴的。

 

  猎人仨一见,枪几乎掉下地。

          

  小鹿崽子不怕生 ,张大眼睛看三人。它刚下地,没见过世面,不知道这三人是杀母仇人。它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就要离它而去。小鹿吮着奶,母鹿舔着孩子。

 

  母梅花鹿深棕色的皮毛有着浅棕色的斑点,她的眼神极其温柔,充满着母爱,极其美丽,一如它的皮毛和头上的角……阿华伸手抚摸鹿崽子,鹿崽子伸出舌头舔阿雄的手掌……

 

  三人都静下来,没人说一句话。

 

  “怎么办?还打猎吗?”

 

  “回去吧。”

 

  “鹿呢?还有小鹿崽子呢?”

 

鹿妈妈要断气了!

 

  “母鹿有得救吗?送去兽医那里救吧。”

 

  阿国摇摇头:“中了三枪,它就快断气了。没得救了。”

 

  “带回去再算吧。今天不打猎了。”

 

  “母鹿原本逃得掉的,它为了崽子……”

 

  归途中,阿华眼前一直看到小鹿崽子,无邪的眼睛,眨巴眨巴的,还有母鹿用舌头舔崽子……

 

  “我们又不是没肉吃。那鹿住在深山,与世无争,只吃草和嫩芽,它不像老虎狮子,它不咬我们,不吃我们。我们为什么要去猎杀它?连刚下地的小鹿崽子也失去了妈妈,我们做了什么呀?阿国,阿雄,以后,我不打猎了。我们太过残忍了”

 

  回去后三人都不敢吃这头母鹿的肉。

 

  三人把小鹿崽子交给森林部的官员。森林部官员说这头初生小鹿,看来很难学会野外的生存本领,因为缺乏了母亲的教导;而人工饲养,就没有野外生活的经历。有可能要在动物园里过一生了。三人听了,心里都很不舒服。

 

  那一夜,阿华通宵无眠。眼前总是看到母鹿在血泊中舔小鹿崽子,小鹿崽子的眼睛眨巴眨巴的。

 

 

【店小妹有话说】     佩珊阿姨  

还是避免吧

 

  远古时代人类还没耕种养殖知识,狩猎是人类生存的需要。除了蔬果,就是肉食。不狩猎,意味着断粮。

 

  到了今天,狩猎,并不是因为没有肉吃,没有粮食吃。许多时候狩猎只是人们的兴趣,休闲活动。

 

  人类的休闲活动,却把欢乐建在野生动物的血泊中;可怜失去母亲的初生鹿崽子,连生存都成问题。

 

  这个真实的狩猎故事发生在我同学身上。

 

  同样的,在生活中,我们欢乐之余,也要注意是否会带给他人痛苦或不快。

 

  而,残忍的狩猎,还是避免吧。

 

【鹅大妈营养点心】

爱的穿透力

 

  有一次,我们家的老鼠笼进了一只老鼠。这本来是件平常不过的事情,太好了,少了半夜天花板上的吵闹声,还有厨房里的混乱:咬破东西,角落处留下粪尿……;有次我在厕所,突然有只鼠儿从天而降,落在我的肩膀,双方惊吓,我大叫一声,它即刻一个弹跳,窜上水管……

 

  更折腾的事来了。那只被囚的是只母鼠,而且肚子胀鼓鼓的,好像快要生产的样子。过了两天,笼里多了几只粉嫩透明的小鼠。

  我实在不会处理这里面的“法律人情”。动物也有天伦,但鼠是要灭的,因为它作恶,传染致命的疾病。难道要留住一窝鼠?

 

  女儿很小的时候,有提出:不如找个大笼,把抓到的鼠都关进去。我说,这岂不是老鼠监牢了吗?

 

  女儿后来去念了法律,但这个应该不在课程里面。

 

  在网上看到墨西哥的女子监狱,里面约50人,吸毒、绑架、谋杀的皆有。她们允准在狱中生产,孩子可以跟随母亲,在里面生活到6岁,这比把他们交给措手不及的亲戚好些。但母亲原本就是行为不端的人,有时狱方还得把孩子带离。

 

  而狱友有时也会因一些芝麻绿豆的事起争执,甚至要大动干戈。但冲突爆发之前,如果孩子出现了,往往会平息一切。这不得不叫人惊叹——那个亲情的穿透力。

 

  老鼠是危害人类的动物,监狱女子也是危险性的人物,只因有母性和哺育的元素在里面,便叫人不忍,这也是一个穿透力,逼着人去思考那些人间法律不一定可以解决的问题。

 

  故事中的梅花鹿,她在临终时不也用母爱发出了一个讯息,穿透人心吗?那几个狩猎者里,有人就这样放下了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