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母亲节偶感4则(14.05.17)   

文:张秀芳

 

1)一生不老的记忆

 

  小学时期四至六年级我参加学校的女幼童军,应该是每个星期六在学校聚在一起唱歌学习。

  就在这个课外活动里,我初次接触“奉献”的概念(虽然只是一毛钱),也学习到“日行一善”,也认识了好几位可以交心的好友。

  即使分开二十多年,我们重新联络上,即可以作很深入的交流,那是小学时期在女幼童军建立的深厚情谊。

  这项课外活动让我的小学生涯更加充实。

  转眼间自己当了人家的妈妈,我会鼓励孩子参与课外活动,而不只是读书考试。

  那天在歌唱班老师家中载三个小朋友回家途中,听到他们在车上玩乐,心想:以后他们都有各自的人生,但年幼时聚在一起学习、一起侍奉的欢乐时光却将成为一生不老的记忆。 

 

2)亲子闲聊

 

  早上驾车载孩子去教会途中,聊起来,提起有天在祷告会,牧师问谁要服侍到活在世上的最后一刻,我即刻举手,然后向孩子解释,若我活到80岁,还可以整理证道摘要,还可以用文字服侍,表示我身体健康,思路清晰,手脚灵活,怎么不要呢?

  陪宜任排练母亲节呈现,下午回到家,在饭桌上谈起,他们这一次参与演出的孩子,几乎都是从婴儿时期就已经在这间教会。宜任说:“我们还没出世,耶稣就认识我们了。”是的,固定在一间教会久了,认识的朋友会多,会建立起深厚感情,参与服侍的机会也比较多。

  能够服侍是神的恩典,父母用生命影响生命,孩子自然也乐于服侍。我和我的家,都要侍奉耶和华,确实是祝福。

  和孩子聊天是一种习惯,而且是应该从小就培养的习惯。

  若孩子从小没有养成和父母聊天的习惯,他们长大了也较难把心里话告诉父母。

  居家作业这些年,最大的收获就是孩子放学回家都会看得到我,有什么话就在当下一股脑儿地倾诉,开心也好,不开心也罢,都有妈妈聆听的耳朵。

  在聆听交流过程中,我有机会与他们分享我的看法与价值观,有时候我也与孩子一起为那些事情祷告,学习交托仰望上帝。

  孩子如此信任我,并敞开心扉,是我极大的安慰。

  其实阿爸天父的心不也如此吗?祂渴望我们就近祂,向祂倾心吐意。

  与天父聊天(祷告)要刻意去培养的习惯,而不只是大事不妙时才来向祂求助。我们遇见处理不了的事当然可以求告天父,但是我们可能不晓得如何祷告,因为平时根本没养成习惯。

  我们今天和天父聊天了吗?花点时间向祂倾心吐意,这是非常值得的投资。

 

 3)把选择权交回给孩子

 

  有几年,小儿子宜任暴躁的性情,常常让我抓狂。有次去看小儿专科时,顺便请教医师,可不可以介绍儿科心理医生,我想带他去检验。

  儿科医生很耐心听了我描述他的情况,说,不用看心理医生,只是性格的问题,她补充一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种性格有个好处就是他不容易给人欺负。”

  突然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后来渐渐地了解到,每件事都不只是单方面的,有很多层面,可以从很多不同的角度去看。

  有次上一个老师家长培训课程,有位家长在发问时段请教导师,她那13岁的儿子拍拖了,要如何处理?

  导师说:“首先,你要感恩,因为他表示喜欢女孩子。”

  语毕,顿时大家都哄堂大笑,然后她才慢慢引导那位母亲如何看待孩子早恋的问题。

  凡事都有很多面,也有许多原因造成那个局面,然而我们选择如何回应,也会导致各种不同的结果,谦卑地祈求上帝赐我们智慧吧!

  而身为母亲,我会根据自己的经验,分析给孩子听各种行为的利与弊,例如念书时谈恋爱,但我不会说:“你绝对不可以谈恋爱”,因为青少年处于叛逆期,越禁止的事,他们越想尝试。

  分析了利与弊,把选择权交回给孩子,但提醒他们不要任凭个性,而是要他们认真学习去面对自己的人生,父母们退到后面为他们祷告。用这样的方式陪伴着他们成长,他们的脚步会更坚固。

 

4)你是宝贝!

 

  当孩子不听话时,拿出藤条鞭下去,或许可以马上收到效果,孩子在当下乖乖听话,但这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吗?

  我有藤条,但很少真正鞭下去,主要是用来打桌子,起阻吓作用,而且近年来要出动藤条的情况也越来越少了。

  我认为,不是不可以打,而是要看怎么打,为什么打?打孩子有个大原则,若在打的时候,觉察到自己心里有怒气,最好先把藤条放高一点。

  自己生气时,绝对不要打孩子,因为自己怒气填胸根本无法理智判断是非,出手也会太重。

  最重要的是,带着怒气打孩子,那不叫管教,而是发泄情绪。

  如果长期这样打孩子,对孩子身心灵的伤害,会随着年龄增长而逐渐浮现。青少年之所以会叛逆,可能正是小时候受过伤害的浮现。

  趁孩子年幼,多点与孩子玩乐,多讲积极正面鼓励的话语,与孩子建起密切关系,再加上他内心有安全感与信心,不听话的情况自然会减少。

小儿子从宜任4岁开始,我深深感觉到这个孩子自小进出医院的情绪伤害正逐渐浮现,很难管教。

  感谢上帝!让我想到一个为他而设计的“疗程”: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个问题问他:“谁是妈咪宝贝?”

  A:Xxx,B:yyy, C:zzz,D:苏宜任。他在半梦半醒间就指着自己。到了他清醒去刷牙时,我抱着他对着镜子说:“你是耶稣的宝贝,也是妈咪的宝贝,妈咪爱你。”

  每天如此重复地做,开始半年,甚至一年没什么效果,做了三年终于慢慢看到效果,他无理取闹的情况越来越少了。

  一鞭打下去,确实很快看到效果,但后患难料,而用爱的教育,收效很慢,却是长期较有益的做法。

  今年两个孩子,一个9岁,一个17岁,教养挑战进入另一阶段,继续加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