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爸爸的咳咳声(18.06.17)    

文:郑玛俐

 

  “咳咳……咳咳……”是个男人低沉的嗓子,像是咳嗽声,但又不是。不久,这声音又响起,迴旋寂静的夜空。过后,又来了,且是定期的。进了房间,一熄灯睡觉,这咳咳声就立刻停止。怪,怪得很!

  小小木板屋,孤立胶林中。左邻右舍至少也在一箭之遥以外,万一危机,喊破喉咙也无人知!

  屋内,煤油灯的灯柱,闪烁微弱的亮光。灯光照耀灯下的书本,也照亮一张少年人的脸庞。木壁上投影着一个寒窗苦读的长影。

  屋外,黑漆漆。竖起耳朵听听:女高音蟋蟀姐引吭高歌,男中音青蛙哥呱呱作响,而男低音猫头鹰伯则呜呜低吟,还有几百只夜间小动物的齐唱与伴奏!这悦耳动听的《胶林小夜曲》调剂了少年人啃书的情趣!

  偶尔,狗群凄离长啸,哀怨共鸣。听说,狗儿看到鬼就会哀嚎。少年人信以为真,毛骨悚然!而这狗群,只在一片木板之外……全身鸡皮疙瘩顿起,不寒而栗,心惊胆跳,坐立难安。书本上的字儿与狗啸狂舞……

  当时,70年代 ,家在乡下,没电流供应,夜间读书作功课,只靠蜡烛,煤油灯或大光灯。书本上的字迹,簿子上的线条,都半隐半现……尽管煤油灯光微弱,双眸疲惫,可是少年人求知上进的心愿却猛烈如火焰,发奋图强的心志坚强似钢铁。

  一家老少整十口,已呼呼大睡。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那是福!清醒着,想象力太丰富,脑子不听使唤,乱转乱动,种种恐怖画面不停浮现,那是祸!

  在爸爸的咳咳声里,我知道爸爸还没睡,任何急难,他必跳起床,保护我。在爸爸的咳咳声里,我找到了安抚焦虑、恐惧的健壮膀臂。

  地上的父亲尚且会以自己有限的人力保护孩子,何况天上那无所不能的父神?他应许,投靠在他翅膀底下的人,他必用自己的羽毛遮蔽他(诗篇91:4),如母鸡保护小鸡一样。有了如此牢固膀臂的庇护,我心还有何担忧呢?

  这咳咳声延续又延续,从中一直到中六。很多很多年后,我成家,养育孩子了,恍然大悟……

  老爸是个不善言辞的典型严父,总是爱在心里口难开。原来,他就是体恤我孤单读书时的焦虑,怜悯我夜阑人静时的惊骇,以咳咳声相告说,“孩子,不要怕,爸爸与你同在。”

  喔,爸爸,女儿满心感激您贴心的陪伴,感人的关爱!

  爸爸,我信耶稣后,您的同在帮我明白了天父的同在:看不见,摸不着,但感觉得到!圣经说“不要惧怕,我与你同在”,原来,您就是天父差派来的守护天使!如今,您虽不在了,女儿不再孤单,不再恐惧了,因为天父的同在,超越空间时间。无论高山或低谷,白天或夜晚,他无所不在!

认识了慈爱的天父,他的同在使我温暖;信靠了全能的天父,他的大能赐我平安。哈,魔鬼撒但啊,你俯首称臣吧!本小姐再也不信你的狗啸谬论,再也不怕妖魔鬼怪啦!

  爸爸,您是早睡早起的人,但您躺于床,以咳咳声相伴,直到我盖上书本。强忍睡意,您必定很睏很睏!睏中警醒,您必定很苦很苦!7年如一日,风雨不改 ,忠心的老爸,辛苦您了!

  亲爱的爸爸,您舍己,牺牲睡眠,陪伴女儿,为了爱!您的爱帮我体会了天父的爱:他牺牲了独生爱子耶稣基督,被钉十架,为了拯救罪人。天父舍己的大爱:看不见,摸不着,但感觉得到!

  您女儿在煤油灯下,能够专心寒窗苦读,出人头地,因有您的陪伴。谢谢您,伟大的爸爸!

  您才半百,就离世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女欲养而亲不在,哀哉……但,您的咳咳声,仍然迴响寂静的夜空;您的爱,依然涌流女儿心中!

  爸爸,父亲节快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