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等人来称赞(04.06.17)    

文:陈宝娟  

 

  《箴言》27:21 鼎为炼银,炉为炼金,人的称赞也试炼人。

  坩埚(这里称鼎)是一种陶制,耐火兼耐高温,作为冶金之用的器皿,而火炉也是热烘烘熊焰燃烧之处。人们把银放入鼎内,把金置入炉中,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它们露出本来的真面目,展现出隐而未现的价值。纯金纯银,都得经过一番火烤的净化,才显出它们的原貌。

  智慧人用炼银的鼎和炼金的炉,来形容外人的称赞在我们的内心产生的作用。一个人的心藏的是贵重如银如金的物质,还是一座乱七八糟的垃圾场,只要借着别人的赞美,就可以马上为我们实地查验出来。

  如果我们的内在匿藏的是垃圾的思想和欲望,那么别人一句不经意赞美的话,就可以如同一把火那样,把我们积存的仓库烧个精光;一句赞美的话,能让里头的骄傲、不安、贪婪、欲求、自卑、自以为是、爱慕虚荣等等统统都如灰烬般跑出来,污染我们本来还装饰得有些体面的外貌。我们很多人是称赞不得的。开始时,我们只觉得自己值五十分,别人给我们打了个七十分,我们不但不加思索地把七十分归为己有,接着就会奢望其他人能给我们打个八十分,或者九十分,最好就是让我们得个满分。假设有哪个不识趣的家伙突然说出了真心话,叫我们认清自己其实只有六十分,我们是挺难弯下我们的腰,把自己降格回去的。

  金和银在鼎中、在炉中的时候,受的是一种超凡的烤炼。别人的称赞,往往也让我们的心和我们的人格承受熊熊烈焰严峻的烧烤。我们出来的是什么,就看我们怎样消化别人的赞美。人生很多失败的起点,不是在没有人赏识的时候,而是在有人称赞了我们过后。赞美的话语,有时候就好像会让人上瘾的白粉,你吸了一回,感觉不错,再吸一次,分量慢慢就需要加多,到最后,我们几乎已经无法在缺少赞美声中过日子了。

  当然,能够得人的称赞,是一件美事,而且是值得自豪的事。然而,称赞往往也让我们把自己的注意力投注在错误的方向。与其想着怎样赢得别人的称赞,倒不如花时间好好扎稳自己的实力。赞美从外而来,却靠我们的内在而得。少了实质的内在,没有纯金纯银的本事,再多的赞美,也有曲终落幕的一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