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12期:送食  

 

 

 

 

 

 

文:童童妈妈   图:小羚阿姨

 

  天还没亮,泰亚和哥哥一起准备食物。白饭里放了一些红萝卜和黄瓜,今天一人还有半根玉米。哥哥喝了稀淡的美禄,带着食物摸黑出门,赶往工地去了。

 

  泰亚把自己那份食物,盛在一个橙色塑料盘上,用另一个塑料盘反面盖着。泰亚每喝一口美禄,就含在嘴里数分钟,温温的液体慢慢流入喉间肚腹。真好喝!以前从未喝过这么好喝的饮料。如果妈妈和妹妹也能喝到这么美味的饮料就好了。

 

  阳光穿过锌片屋顶的孔洞照亮屋内,泰亚开始工作。他给批发商拔除江鱼仔的内脏,一天数公斤,可以赚点钱。哥哥说,明年泰亚可以去工地帮忙了。

 

好想让妈妈妹妹也吃得到

 

如果妈妈和妹妹也能吃到这些食物就好了!

  太阳爬到天空最上方的位置,泰亚吃着早上准备的食物。红萝卜、黄瓜、还有玉米,真好吃!如果妈妈和妹妹也能吃到这些食物就好了。

 

  泰亚好久没吃鸡肉了。上一次哥哥领了薪水,买了一包炸鸡椰浆饭,那天泰亚太开心了!泰亚吃着炸鸡,吃着吃着,就哭了……如果妈妈和妹妹也能吃到炸鸡椰浆饭就好了。

 

  泰亚从枕头下拿出三条草编鱼,那是妹妹织给他的。妹妹的草编鱼每一只都多了一对鱼鳍和一条尾巴。她说,这样鱼就能游得比其它鱼快,更快找到食物吃。

 

  泰亚睏了,他躺在水泥地上,把草编鱼放在心口上。他曾经听过一个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地方发生旱灾,人们没食物吃。但有一只乌鸦供养一位义人,早晚给他叼饼和肉来……

 

  风凉凉地拂过泰亚的头发,他感觉自己飞了起来。然后,他看见了!一只乌鸦,飞在前头,嘴里叼着一支炸鸡腿。

 

  乌鸦飞过吉隆坡双峰塔,飞过高山,大海……乌鸦的影子划过金边,沥青柏油路,再经过干燥的黄泥路。有块歪斜欲倒的路牌写着磅同省。乌鸦继续飞,最后停在一间只有三面墙壁的茅草屋前,屋子和枯黄的大地同一个颜色。那是泰亚的家。

 

米粒都被雨水冲走了吗?

 

  家里有两个铁锅,一个煮饭,一个煮汤。妈妈有时候会摘些野菜煮汤送饭。哥哥平日带着泰亚,去池塘抓小青蛙,小鱼、或昆虫煮来吃。泰亚不明白,为什么锅里的饭常常越煮越稀,特别是在雨季。好像雨水偷偷灌入那个饭锅一样,甚至把极少的饭粒都冲走了,害他们好几天没东西吃。

 

  有一年的雨季,爸爸生病死了。第二年的雨季,一岁的弟弟也死了。那一天弟弟哭了很久很久,后来睡着了,再也没有醒过来。妈妈说弟弟饿了,那天他们怎么也找不到一粒米饭,或一只小青蛙,或一只小鱼。

 

妹妹说:“每一只草编鱼都多了一对鱼鳍和一条尾巴,这样鱼就能游得比其它鱼快,更快找到食物吃。”

  

  呀呀——妈妈和妹妹开心地吃着乌鸦送去的鸡腿。“呀呀,”乌鸦抬起头说:“别担心,我以后每天早晚给你们叼食物来……”

 

  “啪——”风吹开了锌片门,泰亚忽地坐起,泪水划过脸颊掉在大腿上。啊,是梦!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好了。

 

 

【店小妹有话说】     童童妈妈     

们,找到什么吃什么

 

  今天,世上还有近8亿人在挨饿,而世界上最大的健康危机,就是饥饿和营养不良。生活在我们周围的外劳,在他们遥远的家乡,就有着许多挨饿的故事。

 

  柬埔寨,全国人口超过1500万,其中7成的人口只得微薄的收入,住在卫生环境恶劣的农村。贫乏的技术,气候变化,和频密的天灾,使农作物严重失收。四成的小孩患有营养不良,其中一成的孩子活不过5岁。许多偏远乡村的孩子,没有上学的机会,每一天最重要的功课,就是到池塘或树林里,寻找能活下去的食物。找到什么吃什么,可能是一只小青蛙,可能是一条小鱼。

 

  如果我们听了,知道了这些挨饿的心酸故事后,愿意化身送食的乌鸦,使泰亚的梦不再是梦,那就真的太好了!

 

【鹅大妈营养点心】

这个故事是要“品”的

 

  现在好些人吃东西要浓烈香辣才吃得下,或者要酥脆。以前有一家炸鸡连锁餐厅曾出过一个柔软有汁新口味产品,不久就停了,因为反应不佳。当然大家要吃得津津有味,才会津津乐道,那产品才会风行。

 

  也听说我们的棕油炸的东西特脆,赢过外国用其他油类,所以棕油价格一度飙升……这是听来的茶余饭后,不知有无根据。但能成为小市民的闲谈内容,而且从口腹跨越,进入民生、市场、经济范畴,可能成为某些专家要研究的课题。

 

  当然吃饱了,就会讲究一些。故事里的金边一家,炸鸡是梦中情境,而且是出现在另一个人的梦中,他们自己大概连梦都不敢梦,不然醒来好梦成空,徒增痛苦。

 

  这故事是很伤感的,我们看泰亚喝美禄的动作,就很触动。他每喝一口,就含在咀里几分钟,温温的液体慢慢流入喉间肚腹——真好喝!因为他以前从未喝过这么好喝的饮料。

 

  食物,有时能满足我们的一些基本欲望,这真是很基本的,发达中国家的孩子,大概很难体会这种感觉,有时他们是在母亲恳求或严厉的眼光下,只好喝下啦!

 

  这个故事,以安静的心,慢慢“品”吧,也许就能品出一个叫着怜悯的“柔软有汁”,而不只是“可口的香脆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