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也是诀别(11.06.17)       

文:高有光

 

  七月二十七日,去做了个例行的妇科检查。

  当护士一边操作着超音波扫描器在我胸部游走,一边目无表情地问:“这样按下去会痛吗?”时,我紧盯着荧幕上明显的阴影,脑海里轻悠悠地飘出了一句话——“啊~终于轮到我了吗?”没错,就算是医学白痴都看得出我两边乳房都各有一个玻璃弹珠般大小的异物……

  独自等待医生咨询的空档,我像座孤岛似的,被身旁一大群等待产检的孕妇包围着。若说她们体内正孕育着的是一个个小生命,那我体内何尝不是孕育着两个“小死亡”呢?生与死啊~这次我不得不正视你们啦!尽管从来不认为自己有苦难豁免权,我还是不能免俗地胡思乱想了起来。四十五分钟变得如此漫长,各种思绪纷至沓来……

  少了相依为命二十年的小女儿,年迈孤僻的妈妈今后日子怎么过啊?谁来提醒她按时吃药喝水?这位石器时代硕果仅存的活化石一见到按键就头昏,热了谁给她启动冷气机?无聊时谁帮她开电视?谁能替我粗声粗气地警告她再也不能偷吃隔夜饭菜、过期食品?

  每晚缠着妈咪花两个小时讲故事、晚祷、挠痒、按摩、亲亲和抱抱的六岁小宝贝,少了妈咪的枕边细语能睡得着吗?粗枝大叶的爹地会否接替妈咪,继续把她当作公主般地捧着、宠着、哄着?妈咪从她三岁起陪她读经祷告所教给她的信仰,在没有妈妈的往后的日子里还能持守得住吗?妈咪曾经在年少时因为痛失父亲、生活艰辛而埋怨过上帝,宝贝这点你可别学我啊~

 

难过回忆不请自来

 

  预期中那老掉牙的情节在我身上似乎行不通,人生中美好的片段并没有乖乖就范。等待着它们投影般自动浮现在脑海的当儿,不禁自问难道这三十八年的人生真是一片空白吗?我每天咬紧牙根,竭尽全力追求尽责、完美,到头来竟只交了张白卷!我不甘心!看似波澜不惊,我却是拼命地在记忆隧道里挖掘,或许某个让我此生无憾的美好回忆正深埋于僵化已久的脑袋中某一个角落? 可惜事与愿违,要找的没找着,几次与死亡面对面的回忆倒是不请自来。十七岁服药自杀未遂,十八岁父亲突然哮喘病发在我眼前咽气,二十九岁干爹不堪癌症折磨悄悄拔管自了……

  其实令我害怕的并非死亡本身,真正令人胆战心惊的是令人绝望的疼痛。亲眼目睹过整个磨人的、冗长的治疗过程是如何折腾着干爹一家直到他离世。至今仍无法忘怀九年前干爹那种对吗啡止痛一秒都不能等待的情景。万一真是癌症,就算是分娩时无需硬膜外麻醉的我又能怎样?我未必承受得了治疗的痛苦。我能舍弃身体上的一部分吗?尽管发育以来我就不断地嫌弃它们的‘渺小’,甚至因它们的不争气而自卑。老公又会做何反应呢?想到这里,我的心忍不住颤抖了起来。我害怕!真的很怕…

  时间回转到几个月前,我牵着女儿去探望一位经历了乳房切除手术,正在进行化疗的姐妹。当时的我是个以健康人自居的‘慈善家’,想以高姿态对她施以怜悯、安慰和鼓励。然而,此时此刻的我却卑微地恨不得从她的身上攫取些什么,是得医治的凭据也好,是让她能从容面对的经节也罢… 总之, 我急切需要让能我赖以坚强的理由。

 

担心医生宣布死期

 

  看诊室里隐约传来医生和一对夫妇的对话,依稀听说妇人那不健全的胎儿随时会流产,未免到时慌乱,得尽快择日进行人工流产手术。下一个就轮到我让医生宣布死期了吧?如果这就是我人生的尽头,那我这一生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主耶稣对我庸庸碌碌的一生有何评价?我是否已完成了主所赋予我的使命?剩下的日子该做些什么?人们会在我的丧礼上说些什么?他们对我的追忆又是什么?

  突然觉得好后悔,后悔自己没有把生命活得更有意义、更精彩一点。无关去过哪个国家,品尝过什么料理,拥有哪几款名牌包包之类的,而是后悔自己都把时间花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后悔自己常常忽略身心灵的需要,而忙忙碌碌、茫茫地一天过一天…

  我不禁向主讨价还价,默祷说:“主啊~求你让我只是虚惊一场,求你让医生告诉我:‘没事的,搞错了’。若是如此,从今以后我必献上更多时间给你。”

  但那阴影还历历在目,怎么会搞错呢?于是我退而求次:“主啊~我不敢求你将我的苦难移去,只求你给我够用的恩典,让我承担得起。”

  在我快撑不住时,医生召我进房,云淡风轻地说了句:“没事的,是危险性不大的水瘤。” 主毕竟还是怜悯了我这个软弱的器皿!我不需要进一步的检验,只要持续观察。

  临睡前带着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我再次和女儿一起晚祷。我忍不住对毫不知情的小公主说:“宝贝可以帮妈咪向神求,让妈咪健康地活着,看你长大吗?”乐譞却回答:“妈咪,你不要担心,因为慈爱的神知道什么时候死对你是最好的,这事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 宝贝啊~你真是人如其名,满有从神而来的喜乐与智慧呢!

 

一切不是徒然发生

 

  好不容易女儿睡了,我却舍不得合眼。看着她甜甜的睡颜,抚摸着她柔软的头发,这何尝不就是我挖空心思寻求的幸福呢?我深信这一切不是徒然发生的,主藉着这事必然有要我学习的功课。如释重负的疲累感让我有点茫然,尽管已决心要把每一天当作最后一天来过,却缺乏实行的智慧与勇气。如何权衡生命中各项的轻重及分配有限的时间?如何对得起主,又不亏待自己及身边的人?如何 “以神为乐,荣神益人” ?

  此时此刻,我连梳洗、如厕和做家务都觉得是在浪费生命。长此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只好临渴掘井地查经、上网,并翻箱倒箧地搬出所有相关的书籍以寻求答案。其中杜博生的《不可理喻的上帝?》给了我莫大的安慰和顺服的依据;而唐崇荣牧师的讲道信息《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中提到以 “加法”,“减法”或“乘法”来数算人生的年日,提供了有效的时间管理方案。

  值得一提的是巴刻的著作《神的计划》中的一句话:“当人体悟唯一有价值和满足的人生,是不管如何卑微都能被神使用去成就祂的主要目的—— 让神得着荣耀和颂赞—— 他就成了世界上最完全、最满足的人了。要获得真正的快乐,就要成为一个真实的人;要成为一个真实的人,就要真正敬畏神。”更是令我茅塞顿开。

  虽说“朝闻道,夕死可矣”,我却想多活几年,诀别以往,并奋力实行今晚所得的宝贵领悟。天快亮了,折腾了大半夜我终于可以带着“得道”的喜悦睡觉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