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一场爱的机会教育(18.06.17)

受访:许钧凯(砂拉越诗巫毕理学院院长)、江惠惠(许院长夫人)

采访:陈水英

 

  东马砂拉越诗巫毕理学院院长许钧凯,是个值得当今年轻人学习的模范,当年他因高中马来文没获得优等而求学无路时,在美国的姐夫答应资助他前往美国升学。但附带条件是学成后必须归来,承担照顾父母的责任。他欣然接受,并在短短4年半内考取学士与硕士学位。

  毕业后他婉拒了在美国任职的机会,选择回马。 1996年9月即加入槟城一家外资公司,负责公司在北马区的营运。比起美国,西马离家乡比较靠近,只因他未曾忘记自己要奉养双亲的承诺。

母亲黄凤英与孙子们。

  他在职场上表现出色,深得上司器重,薪水在4年内翻倍,还有房车代步,前途光明。但在获悉妈妈的柏金森氏症加剧,意外摔倒而骨折的消息后,他和妻子江惠惠毅然放下各自在外资公司的高薪职位,迁回家乡诗巫。

  他有3男6女的兄弟姐妹,而他排行第8,大哥全家在英国定居,二哥当牧师,需接受教会的差派,因此责任自然落在他的身上。因此照顾父母责任由他担起,对他而言是天经地义的事。

  回乡后,从一个熟悉、舒适的市场天地,转入一个从未接触的教育领域,先后担任两间学院的学生事务主任,两者似无连贯,加上薪金落差甚大,心里难免有些挣扎;但他信服圣经上所说的“当孝敬父母”的训诲肯定没错,因此做出决定后,心里是异常的平安。

  他说,选择在诗巫联合学院担任学生事务主任,主要是中学时期就已经对年轻人有负担,并希望尽所能帮助他们,而教育界就是最直接接触青少年的地方;另一方面自己还可以与当前的学术发展有一个接轨,时时可以得到最新的教育资讯。同时,还可以借着自己的教学经验,如金融学、市场学与环境学,让学生更加了解市场与大环境。

  后来,他因人事变动而辞职,于2001年10月加入诗巫毕理学院负责学生事务,2012年兼任企业管理系系主任,为了进一步装备,2014年开始,他又去马来亚大学攻读教育领导博士。2016年,他升为代院长。

 

三代同堂——传承生命的机会

 

  他说,无论工作或教会如何忙碌,他每天都会定时替患上柏金森氏症的妈妈按摩,舒缓情况,而他和妈妈总是会弄得满身大汗。妈妈每次在痛苦时,唠叨想早点离开,不要再活受罪;听在耳里,他心里却不是滋味,但他极力安慰妈妈,鼓励她,生命在神的手中。

父亲许乔荃、母亲黄凤英。

  他说,与父母同住,肯定会有些摩擦,特别是在个人理念和教育孩子方面,妈妈比较开通,反而是和爸爸相处,更需调整和忍耐。就如煮晚餐,太太估计分量,避免剩菜剩饭,爸爸却觉得这样吃得有点限制,感觉拘谨,心情不是很畅快。而爸爸也比较纵容孙子,任由孩子凭喜好行事,但是他和太太却觉得一定要按情理管教。

  “每当妻子和父母发生这些摩擦时,我会为她做挡箭牌,不过,之后会拉她进房内详谈,避免事情重演。”他说,起初几年,确实有想尝试改变父母,但是常常不免冲突,闹得很不愉快,反省的时候,想他们都已经这样生活几十年了,现在又处余晖之际,就让他们顺心开心好了。

  他说,孝顺父母并非易事,是要放下自己的身段、好好学习,不是顺其自然,是需要刻意去学习的,特别和父母同住,更要耐心学习,因为父母是不能做出选择了,只能接纳。

  他说,与父母相处可谓五味杂陈,但是对于孩子的成长教育却富有生命的意义,三代住在一个屋檐底下,让他们亲身经历,真实体验如何孝顺、尊敬长辈等等,这也是一个传承生命的机会,让孩子借着自己所见的行出来。他觉得,和哥哥的孩子相比,自己的孩子因此多了一点祝福。

  他说,妈妈去年过世,陪伴她的日子前后16年,前10年她的状况还不错,后3、4年眼睛睁不开,舌头变短了,看着她一天天衰弱,无法减轻她的痛苦,是他感到最难受的事。但只能是尽量做好,当然还是有不足之处,却没有遗憾。

  爸爸妈妈是比较传统的父母,他说,他们从未用语言来表达他们的爱,但是他们用一生的行动让孩子过得好,有机会读书。爸爸单薄的公务员薪金,加上妈妈靠养猪、养鸡等,却能让哥哥姐姐到国外读大学,这一切证明爱的本能。

许院长夫妇与大儿子浩文。

  他感恩兄弟姐妹非常同心,也能彼此体谅,一位姐姐和妹妹协助服侍父母,其他的兄姐则在经济上给予支持,大家各尽其职,拉长补短,是一个很好的配搭。

  他也感恩自己选择回来照顾他们,因为圣经教导要孝敬父母,很多时候都是“要”与“不要”的一念之间,而孝敬父母是孩子对他们的恩情回报,不能说是“值得不值得”,应该说“够不够”。而他回来了,不但可以陪伴他们,同时过着不一样的精彩生活。

  自从妈妈去世后,他说,爸爸变得比较孤单了,因此他常“制造一些爸爸喜欢的活动”,如钓鱼,却因父亲年事已高,不能再打猎,他尽量配合爸爸,让他不会感到寂寞。

  太太江惠惠则感谢神,让她能与丈夫同心,回到诗巫老家服事家公家婆,由于自己在人事上不敏感,什么事情大而之,加上有丈夫“庇护”,她当起媳妇也蛮自在的。

  她说,嫁为人妇后,常会有一种“外来人”的心理,毕竟是不同的生活背景,因此更需要时间调适,她感恩有个体谅及包容的丈夫,两人一起经营、面对,再大的冲突都能化解,因为当中有爱的包容。

  她劝请时下的父母要以身作则,很多时候她也会要求孩子参与照顾公公婆婆,喂食、按摩、聊天……那些,都是爱和关心的表现——这是一场机会教育,好好教导孩子,改天自己就能得回相同的对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