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在病中有耶稣同在(04.06.17)   

文:林国盛

 

  当病痛找上门,在我们身体张狂、蹂躏及折磨,我们将会如何应付?是发泄、诉苦或哀叹?而一些人更经历长期性的病痛——其心灵、身体上所遭受的痛苦和煎熬何尝不是苦难的一种?

  什么是苦难?台北馬偕醫院院牧潘美惠指出,苦難是一種因外在環境的改變而引起的一種內在情緒的煎熬。

  《诗篇》第一零二篇,诗人在耶和华面前作倾吐苦情的祷告——

  他一开始就跟上帝阐述了本身的苦况(3-11节),似乎患了重病。困扰着他的包括了身体、心理及心灵方面的问题。出现在他身上的病症包括了发烧(3节),无食欲(4节),体重下降(5节),孤单(6节)及失眠(7节)。更糟的是,他受到敌人的嘲讽(8节),精神就快抑郁了(9节)。心情如此不堪的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面对上帝的审判,是否将要死亡(11节)?这一连串的忧虑,是不是很熟悉?似乎是健康欠佳或在医院留医病人心理的挣扎写照?

 

痛楚只有自身了解

 

  病人在病中所忍受的不适及痛楚只有自己最了解,健康无病痛的人难以明了箇中滋味。

  建道神學院榮休教授鄺炳釗博士在《生命關懷系列》指出,在医院留医的人会经历的情绪包括:忧虑、忧郁、混乱、自怜、气愤。

  对于长期卧病在床或患病的病人来说,每一天与病魔“周旋”,是一场持久的硬战。

  台湾名作家刘侠(笔名:杏林子)自十二岁就罹患了类风湿关节炎,是一种与自体免疫有关的慢性病。其免疫系统错乱,误把自己的关节当敌人攻击,造成关节发炎、红肿、久而久之,强直僵化。类风湿难以捉摸,时好时坏,發病時手腳腫痛,行动极為不便,杏林子每一天无不在痛苦挣扎。她在其回忆录著作《侠风长流》中分享:“其实(患病),最大的痛苦不是来自身体的病痛,而是心灵的迷惘,这也反映出诗人的心灵。

  《诗篇》第一零二篇中的诗人在第六节掏出了悲楚的心情:“吃炉灰像吃饭一样;我所喝的与眼泪混和。”在晦暗的光景当中,长期患病,难免会把注意力集中于自己的疾病。

  圣经里有一个患了十二年血漏病的女人,为了医病,受尽了许多苦头,花尽她所有的经济资源,不但没起色,病情反而越来越严重。患病十二年,没人理会她,也没有人陪她去找主耶稣。在猶太人眼里,她是个不洁的人,凡与她接触的,也会成为不洁(利未己15:25-28)《马可福音》第五章27节说:“她听见耶稣的事”,为她带来一生的转机。她摸耶稣的衣服,还信心满满说:“只要摸到他的衣服,我就必痊愈。”她的血漏病终于得到医治!

 

绝境中不气馁

 

  耶稣在《马可福音》第五章34节道出了女人得以痊愈的原因,就是她的信心。

  她在绝境中不气馁,还主动求上帝帮助。这给了我们启发,在困境中不要轻易放弃,反而要逆流而上,继续奋斗。

  杏林子患病49载,致力服务殘障人士及写作,后来成立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为和她一样在身体有殘缺的人服务。她殘而不廢,顽抗地向生命挑戰,其著作激勵无数的生命。她不但不专注在自己的病痛,还曾说:“人的痛苦、懊恼、烦忧往往是他们过于斤斤计较那失去的,如果能去数算自己所拥有的,必定愈数愈丰富,愈数愈快乐。”

  诗人接着在12节把他的目光转向上帝;然后在24节祷告上帝的医治。盼望我们紧记,上帝不一定照着我们的意愿,医好我们的病,我们依然凭信心祈求医治,顺从祂的旨意;即使祂未医治,继续要求主赐予力量面对病痛。

  让我们紧紧的跟随上帝,与祂接触,即使身上的病痛未得到医治,祂会医治我们心灵。在最艰难的苦境中,祂仍然爱我们,与我们同在;正如耶稣不但医治了血漏病的妇人,也关心她,重振她的自尊和自信。

  诗人在第十七节提醒我们:“他要垂顾困苦人的祷告,必不藐视他们的祈求。”

  有耶稣同在的困境,生命必不再灰暗,你不必再独自面对,在祂面前得以安歇,丰丰满满的有恩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