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梦里不知身是客(09.07.17)    

 文:杨佩珊

 

  元代戏曲作家施君美在《幽闺记·偷儿挡路》说:“宁为太平犬,莫作离乱人 。”战乱使人家破人亡,流离失所,沦为难民,漂流如萍,无处扎根。

  古代汉族注重科考、农耕、商贸,不重武艺。当时农耕与纺织技术相对先进的汉族,生活安定,并没有提防生活在环境恶劣的草原民族,正在觊觎自己的财物,所以也没在防御上有所警觉。

  草原民族在马背上长大,他们精于骑术,经常到中原地区 “打草”,所谓打草,就是掠夺粮食、财物、女人、儿童,连男人也被掳去当奴隶。

  打草时,善骑的草原民族,如一阵风,来去自如,汉人哪能抵挡?

  嫁公主和藩与送礼,是汉武帝以前的汉王朝与凶悍的草原民族维持安定的模式。

  到了汉武帝,他雄才大略,培育好马,训练骑兵,汉武帝用卫青、霍去病等大将一扫昔日之耻,夺回不少土地,把匈奴赶到天边。根据考察,如今的匈牙利人,就是当时被赶到欧洲的匈奴人后裔,他们的语言非常相似。

  到了汉末,汉王朝内部的八王之乱,又给了匈奴机会。

  打从汉末八王之乱开始,匈奴又时常到中国境内“打草”。

  从汉至宋,打草前前后后杀害了一千多万汉人。

 

汉人能迁徙就迁徙

 

  汉人闻打草色变,能迁徙就迁徙。从汉代至宋代,汉人大举南迁,总共五次。

  北宋时皇帝重文轻武,军队战斗力很差。金人屡屡进攻,宋军节节败退。

  三个皇帝被掳,宋丢了半壁江山,迁到长江以南,历史上就称南宋,而丢了的就称之为北宋。

  离了故土家园,什么也没有。人数众多,找生计艰难。许多人沦为乞丐,也是无可奈何。

最终南宋也亡了,南宋亡国时,很多汉人被蒙古人捉去当奴婢,“亡国奴”这个词就是这么来的。 

 

向往北方老家

 

  客家人的先祖,原本是北方人。缘何称客?因战乱流落他乡,是为“客”;因为心怀故土,梦想有一天还要回到家乡。

  客家人心怀故土 ,却因为亡国,从此与故土永世分离,带不走的土地家园全给抛弃了,只带走祖宗的牌位,姓氏与母语。所以客家人有句话传给儿孙:“田可抛,家可弃,血可流,头可断,只有姓氏与母亲话不可丢。” 

  因战乱,因亡国而迁徙的客家人,迁徙时,几乎十室九空,家家往南行。那种悲惨,前途茫茫的感觉,比犹太人出埃及更惨。犹太人有神引导他们,有摩西引导他们,上帝每日供应吗哪和鹌鹑鸟做食物。客家人,一路往南行,并不知要走到哪里才是安身之所。他们一直走到南边蛮荒之地,直到走无可走。

  客家人先在江西落脚,后又再南下至四川、福建石壁,再沿江而下,去广西,最后来到广东落脚,因当地已有先来的族群落脚,客家人只好在山区留下来。

  客家人的房子:围屋、围龙屋、土楼,都是抵御土匪的群居房子,与客家人颠沛流离、亡国、抛家弃土不无关系, 客家人不愿意再失去他们的家。      

 

一边耕种 一边读书

 

  客家人注重读书,所以到了南方,虽住山区,还是不忘读书。一边耕种,一边读书,所以耕读是客家人的特色。

  后来,改朝换代再有科举时,客家人都参加科考,因为原籍不在当地,参加科考,不得其门而入,甚至为了参加科举与当地人起冲突。明朝皇帝特别给予客籍,让客家人得以参加科考,“客家人”就此定名。

  “客家人”的名字,包含着颠沛流离、抛家弃国、“俺只是客旅,居住地非我永远的家”,客家人向往的,还是自己在北方的“老家”。

 

天国才是家乡

 

  南迁时,有些老人挨不住风霜雨露 ,自知会丧命旅途,千交待万交待,儿孙一定要把“俺带回家乡,不要让俺流落他乡做孤魂野鬼”,做儿子的只好就地掩埋至亲,在坟头旁,搭草庐守坟三年,收拾至亲的骸骨,放入瓮中,带着至亲的骸骨,再从后面追赶南迁大队。客家人有二次葬的习俗,由此而来。

  当然,最后死的活的,都回不去,世世代代流落南方,永远作客他乡。暂时的落脚地,又成了另一个家乡。

  客家人分布很广,遍布各省,因为前后共有五次南迁。落脚地点各有不同,有些则是因为落脚地点容纳不下庞大的人口,间中再分支。

  其实,不但客家人抛家弃土,身为基督徒的我们,也如客家人一样。我们终有一天要离开这世上的家,并且永远离去,再也回不来这个世界上的家,这个暂时的落脚地。

 

在世界只是客旅

 

  在这个世界,我们不过是一个旅客,我们永远的家乡在天上。

  就如<哥林多后书>5:1-4所说:“我们原知道,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必得 神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深想得那从天上来的房屋,好象穿上衣服。倘若穿上,被遇见的时候就不至于赤身了。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劳苦,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      

  <希伯来书>11:14 也说:“说这样话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个家乡。”

          11:15 “他们若想念所离开的家乡,还有可以回去的机会。”

          11:16 “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 神被称为他们的 神,并不以为耻;因为祂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

  客家人为避战祸,抛家弃土,迁徙他乡。离乡时,一直往前走,其实并不知最终目的地在哪里,而基督徒是知道的,自己所要前往的是永恒的家乡。

  午夜梦醒,您还以为这世界是您唯一的的家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