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弃儿(23.07.17)   

文:杨佩珊

      

  有个同学令我难忘。他是客家人。叫做赖志乾。他的功课很好。在班上是前三。

  最近几个小学同班聚在一起,都谈到志乾。几十年生死两茫茫,都不能忘记这个被人世间遗弃的孤儿。

  他一家人寄住在丹绒里望。父亲是跑小贩船的,常到各小乡镇去贩卖生活用品。他母亲帮人缝衣服。

  如果没记错,他父亲好像得了病,瘦弱无比,脸色蜡黄。三年级那年,他父亲就离世了。

  镇上人帮忙安葬。

  可是,几天以后,他母亲自杀,上吊死了。留下九岁的志乾,六岁的妹妹,一岁的弟弟。

  镇上人又安葬了他母亲。

  仨小孩怎么办?

  由他的亲戚领回去,住在一个叫做鲁安班达的农村里。镇上人也捐了一些钱交给他亲戚,帮补抚养仨小孩。

  志乾是全免生,就是完全不必缴学费。

  我与志乾同天值日,打扫课室。

  志乾捡垃圾桶的铅笔头,同学丢掉的橡皮擦。

  “你捡笔头和橡皮檫做什么?”

  志乾说:“这笔头和橡皮檫用纸箍紧还可再用。”  

  志乾好几天没来上学。老师问起。        

  住同一区的同学有四个。

  邓雪妹说:老师,志乾早上和放学回家,都要锄地种菜,傍晚时他工作到很夜,外面看不到才可以停。”

  张玉妃,杨建业说:“他的亲戚常常不给他吃东西。”

  杨建家说: “他睡在厨房炉灶前的泥土地上,连草席也没有。他抱着狗睡。”

  邓雪妹又说:“他亲戚逼志乾把一岁的弟弟摁在河中溺死了。他弟弟没有奶喝,一直哭。” 

  杨建业又说:“他六岁的妹妹,长得美。被卖了。”

  张玉妃说:“卖给一个有钱的女人。”

  老师说:“镇上人不是捐了不少钱,给志乾他们三个小孩吗?”                   

  我们的级任老师,林宝英老师,在学校有个小贩卖部,卖文具,方便学生。林老师经常送志乾文具。

  志乾一天比一天沉默。有时没来上课。

  志乾一天比一天消瘦,他的头发渐渐变成红色。脸色蜡黄,肚子也渐渐鼓了起来。

  后来志乾就再也没到学校来了。

  不久,我就搬家了。

  多年后,遇见一个校友,问起志乾的消息。听说他还在。但他不长个儿,头发焦红,面色蜡黄,身体极瘦,肚皮却胀鼓鼓的。那时我们都二十岁上下了。

  听了志乾的消息,心里戚戚然,良久不能消。

       志乾的父亲去世,他母亲走投无路,又遗弃了三个儿女。我想起<诗篇>31:12 :“我被人忘记,如同死人,无人记念;我好象破碎的器皿。”<约伯记>19:14 :“我的亲戚与我断绝…”

  谁说世间没有不是的父母?<约伯记>24:20 说:“怀他的母要忘记他……”志乾的母亲身心交迫,忍心遗弃仨小孩,自杀……人到底是有限。

  只有创造主绝不忘记祂所创造的人,就如 <诗篇>94:14 所说:因为耶和华必不丢弃他的百姓,也不离弃他的产业。

  我为这位儿时好友默祷,无论他在哪儿,都有上帝的护佑。所有人遗弃他,造物主绝不忘记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