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依然是一家(23.07.17)  

文:莫曾桂梅

  因神的恩典,策划了半年,我们举家两周前终于踏上了袋鼠国冬季之旅,让外子卸任后重回教会事奉这半年来,有调整和喘气的空间。  

  飞行8小时到了墨尔本,接待我们的会友燕萍,特地申请了一周的假期来陪伴我们。住在燕萍的家,我们每天睡到自然醒。天未亮,燕萍为我们预备丰富的早餐,有西式的、有我爱吃的garlic 面包,还要大马特色的椰浆饭。送两个女儿去上班和上学后,燕萍和丈夫充当导游和司机,开始我们一天又一天的行程。

  出门前,见我们的冷衣不够御寒,燕萍把家里的寒衣、围巾、厚袜全搬出来。晚上回到家,最叫我们苦恼的就是洗澡这回事;冬天洗澡,那寒冷真不是常年生活在热带的我们所能想象的。睡觉时,燕萍亦为我们预备了厚厚的棉被,把我们照顾得无微不至。

  燕萍为人随和、善解人意。10年前她和我同住怡保路,她免费替我读中学的二女儿补习。每周六她驾车到巴生港口去买鱼,她说那里的鱼便宜又新鲜,若没有移民,她说她会载我去。这10年来,她每次回国,都叫我们到澳洲来玩。

  燕萍的大女儿已大学毕业工作,小儿女亦上了中学。我们在寒冷的早晨叙旧,喝着暖暖的咖啡,谈着长大后的儿女择偶的话题,才发现我们已步入人生半世纪的阶段。谈着谈着,燕萍谈到移民后的生活,她说在澳洲不可能请女佣,若请钟点工人,是以1小时18澳币计算,所以她下班回家得忙家务和烹饪。

  第三晚的家庭聚餐,3年前续燕萍移民的妹妹,煮了三道菜肴前来。燕萍的妹妹说,以前下班回家,有kakak做家务,现在三餐都要自己动手煮,不然孩子要饿肚子。再说每年3个月日短夜长的冬天,傍晚5时天暗了,外头没有mamak挡,也懒得出门,生活圈子缩小了,还好和姐姐一家有个照应。

 

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那几天我们难得与几家多年不见的会友见面,“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第五晚,我们与一家盛情难却的会友聚餐,他太太是中学老师,据说在澳洲当老师很不容易,同样是教书,不同的是学生。这里的学生若不喜欢老师的课,就缺席,你拿他没办法。20多年来,为了方便照顾家,他太太索性改行到邮政局工作。

  回国那天,崇拜后我们和会友领袖及太太吃午餐。为人祖母的太太说,当年她和丈夫提了两个大行旅箱,因东马教育制度的转变,带着3个儿女来到这里,转眼已过30年,如今儿女已成家立业。为了让他们能安心开诊所,她从开始照顾一个孙,增至如今的4个,大的11岁,小的1岁,其中两个还是双胞胎。说到这里她不但没有怨言,还露出满足的微笑。

 

一家无口变三口

 

  旅游回来,大女儿即将到沙州医院上班,刚毕业两个月在人事部工作、却发现自己并不适合长时间面对电脑的二女儿也计划到邻国另谋高就。随着两个女儿离家,我们一家五口将变成三口。离家在即,相信袋鼠国冬之旅的点滴必成为她们美好的回忆。在Wild Life Park,我们近距离接触袋鼠,第一次看到小袋鼠自妈妈肚皮(育儿袋)钻出来;大女儿在喂食时还被袋鼠狠狠地踢了一脚,惹得我们哈哈大笑。当可爱的wombat向我们走来,我们忍不住拍了许多的照片。来到 Phillip岛,面向太平洋,我们在冷风中静候小企鹅从海里冒出来,一队又一队、摇摇摆摆地走上岸回窝。

  袋鼠国冬之旅,使我领悟不管是生活在南半球还是赤道,不管儿女在家还是在天涯海角,有一人的心,永不离家,这人时时守候着家,在炊烟饭香中,等候家人回来。

  而主内的弟兄姐妹,无论在天涯海角相见,也依然是一家——耶稣的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