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你是好管家?(13.08.17)

受访:林欣慈

采访、整理:李可欣

 

  据前些年的报章报道,教育部把特殊教育列入2013年至2015年《教育发展蓝图》中,作为其中发展项目。另外,特殊教育局的统计,我国特殊学生的数量逐年增加。2006年至2010年间,特殊学生的数量从2万5千382人增加至4万5千202人。其中,有学习障碍的学生的增加幅度最为明显,约有50%

 

  教育,是国家发展的一个重要领域。而特殊教育,算是一个另类的教育;另一方面,精神健康更是当前社会极需关注的课题,都需要注入人力——这是我们为国家效力的一个管道。

 

  “读本科时,我曾在NASOM机构(The National Autism Society of Malaysia,马来西亚自闭症协会)实习,在那里我有机会接触特殊儿童——一个我未曾接触过的教育领域。”欣慈姐妹目前在槟城的GEMS国际学校执教。

林欣慈

  学校成立不久,学生人数不多。有次,校方留意到有名七岁的学生出现过动和自闭症的行为,但校方特教经验不足,能力有限,担心无法应付特殊儿童的需求,有意把他转到合适的学校。直至校方翻阅教师们的履历,发现欣慈曾有特教经验,故让她从普通老师调至“影子教师”(Shadow Teacher)一职——为特殊孩子提供额外的照顾,比如帮助孩子的学习问题、提高专注力、融入主流的学习生活等。

  她说,当“影子教师”那两年倍感压力,挫折感大——当特殊学生闹情绪、不受控制地尖叫,长达1、2小时;或有危险的举动,如丢桌子;或突然跳起来躺在地上、排斥教师等行为。

 

安排固定灵修时间

 

  她一度沮丧,直至检视自己的属灵状态,她开始调整自身属灵生命的缺乏,例如安排固定的灵修祷告时间。“因为一切的力量是从神而来,所以我们需与神保持亲密的关系,信靠祂,向祂祷告。”当然,小组组员的鼓励、互相扶持、代祷,对她帮助也不少。

  “在教室,有时到了无法撑下去,我会在心里祷告,内心当下不仅有平安,也感受祷告蒙神应允。”隔天,她发现昨天那位上课不听话的特殊儿童,竟出奇的乖巧安静;另一方面,因着和这名学生的妈妈有相同的信仰,彼此也可相互交流这期间,神除了使用她安慰这位家长,她本身也从这位妈妈身上学习对孩子的接纳、用心——相信她的孩子“不特殊”,与其他孩子无异,同样需受到平等的重视与尊重。

  “做家访时,我从孩子在家的作息方式,或了解他们如何与别人沟通,你会发现家庭环境也是导因之一。”她认为,以前的小朋友,左邻右舍相约一起到户外玩游戏,有时候玩一玩还有可能玩出“新花样”;反之,现今社会存在的安全隐忧等问题,让家长担心孩子在外遇到危险,便限制他们在外活动。再者,双薪家庭的现象越来越普遍,父母大多忙于打工挣钱,碰到孩子的问题,则以电视、电脑来“解决”,间接让孩子脑部、肢体活动的机会随之减少了;而家长过度保护孩子,凡事都为孩子做好,不让他们自行处理,他们自然就少有机会独立思考,也无法激发创意思考。

 

做好“本分”

 

  “我认为现今大部分人做任何事情,都希望快点看到结果。”

  但是,在特殊教育领域,不一定能立即取得结果。对家长、教师而言,这是极大的耐心考验。“我们不要害怕挑战,或是担心看不到结果,尤其是在教育界服事的信徒;我们应当持有‘管家心态’,不仅要做好管教的本分,也要按神的旨意来扩展祂的国度。”她感慨地表示, 有时候可能因着其它因素,家长突然把稍有进步的孩子,转到其他学校就读,她内心虽然难过,但至少种子已经撒了。

 

考验她的耐心

 

  特殊儿童到底能接受的事物有多少?依然是一个谜。有时候,他们看起来好像心不在焉,却已将你的话听进耳里;有时候,你以为他们全听进去,隔天发现他们根本没记着。这一切不单是考验着她的耐心,更提醒她的职分——上帝的管家,不但要善尽本分,也要学习将结果交托给上帝。

  她坦言,有时候忙起来,灵修时间也耽搁了。“若我们没有从主的话语里支取能力,工作生活是很难得到平衡,尤其是面对特殊儿童时,需要不断地付出,却又不计回报。” 我们成人一般的沟通,可能还会得到对方的一点回应,故压力也不会那么大;但和特殊儿童沟通,大部分是单向交流。

 

不只是例行公事

 

  在槟城希望教会服事多年的她,意识到现今人们饱受忧郁症、幻想等情绪病的困扰。

  在这急剧变化的科技社会,有些信徒认为即便不去教会,也可以通过网络听道。但她认为这样的习惯不仅影响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更间接影响了我们的思维,比如“我为什么非得花时间和别人交流、探访”、“其实聚会也没那么重要”。久之,这种“可有可无”的心态,就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以前去探访,我们需来到人的面前,从聊天中,了解对方的近况;可今日有些探访,似乎成了一种任务或工作,好比见个面打声招呼,然后就离开了。”

  于是,她所属的教会计划举办与辅导相关的课程,装备各人。“目前先从基本做起,比如和患者聊天,了解他们的状况,辅导和帮助他们,还有教导患者家属、教会领袖该如何与患者沟通等技巧。”

 

情绪困扰只需聆听

 

  在教会,她发现身边的青少年似乎有意与领袖保持距离,甚至部分认为教会的教导略显过时;但她认为这情况与近年教会讨论是否走向“现代化”一样——当双方立场不同,倾听才是最为关键的沟通,并按圣经真理教导他们,与他们沟通,才更为奏效。

  另一方面,她有意调整自身教会的“牧养系统”,比如提升牧者们的沟通技巧,帮助他们切身了解会友的想法和处境,再给予适合的解决方式。她表示,现今常见的沟通问题,大多时候是我们急于表达,或急于提出解决方案,却忽略了受情绪困扰的人,忘了他们只是需要有一份聆听。

  故,教会领袖若能学会“聆听”,再按圣经真理教导, 才能有效地为有需要的人提供帮助,让他们在真道上得到引导和成长。而通过一对一的牧养模式,彼此间建立的是一种生命的关系,不仅是例行公事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