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提起药箱,走!——华人年议会卫理医护团契步入民间(27.08.17)

受访:廖春煌医生(华人年议会卫理医护团契主席)

采访:又青

 

  去年,马来西亚《新海峡时报》以“There are never too many doctors”标题道出我国严缺医护人员。马来西亚这发展中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程度都处中等,如今仍致力臻善。但医疗保健方面,尤其人手与医疗设备问题,一直尚待解决。乡区情况更甚,就连水电供应也时有时无,穷人治病更是一个负担。又有因路远难行的,病了第一时间出不了城镇,加剧病情,或者偏方草药乱医一通,以致精神、健康状况连连。

  一场病,可以倾家荡产,可以陷人于绝望,才知道生命不在自己掌握里。但赐人岁数的上帝,却能叫凡有“病”的人,只要信,就有盼望——“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圣经·马太福音》9:12);这“病”是双关语,一是人身上的病痛,一是指罪人的属灵情况,像圣经多处以“瞎眼、瘸腿、耳聋”等疾病残缺喻说罪人的景况。

  耶稣是最大且唯一的医生,胜过死亡,救人脱离罪恶黑暗。祂的怜悯慈爱与信祂的人同在,直到将来新天新地,祂还要赐我们永远不朽的身体!

  基督教医疗事工向来强调“全人关怀”,着重主耶稣基督救赎罪人的美好信息;同时遵行圣经的教导,爱神、爱人,用行动关怀身边的人。不少基督徒投身医疗行业——或当护士、医生、药剂师等医护人员;教会牧师、传道、领袖,乃至会友也积极探访病患或家属。

 

卫理医护团契;前排左二为廖春煌医生。

  “华人年议会卫理医护团契”(CAC Methodist Healthcare Professionals Fellowship),简称“卫理医护团契”,是本地投身医疗事工的教会团契之一。2009年10月,正式由马来西亚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成立,旨在透过医疗事工帮助人、为上帝作见证、荣耀上帝。他们凝聚医护人员,发掘恩赐,让他们在这领域里拥有交流空间。团员除了工作,还能在信仰根基上相互切磋、团契、过祷告生活等。

 

首入沙巴内陆原住民村落

 

  卫理医护团契成立至今,不断扩大团员网络。他们不分彼此、专业领域、年龄,互相配搭,参与海内外的医疗事工。如:2013年,他们首次胆大地进入沙巴内陆原住民村落短宣。村落离山打根约有4至5小时车程,廖医生说:“村民好多年没机会看医生,牙齿问题更是不得了!”廖医生感触良多,没想到离西马不远处,还有一群弟兄姐妹住在这落后的地方,荒山野岭,“卫生”二字更仿若陌生词汇。他说:

为村民检查牙齿。

  “尤其小孩,来到我们跟前的,全是邋邋遢遢,有些还十分胆怯。我们能办到的只是尽力而为,把最好的医疗服务给他们。”年复一年,卫理医护团契固定探访村民,彼此建立深厚情感,卫生条件逐渐改善。除了看病诊治,他们也传播卫生常识、带领儿童主日学、青少年认识上帝、授予普通常识、性教育课程等。

  年老、病重、无法行路的,也有团员亲临家访、检查身体。团员们发挥所长,就连兽医也不例外——关顾畜牧业者、动物或宠物主人的需要,此外,带领儿童主日学的学生,认识天父创造的动物呢。

 

把握时机,服事长者

 

  又一次卫理医护团契出访,让廖医生至今难忘——他们到访老姐妹的家,入门未见其人,就先传来一阵“嘁嘁嚓嚓”方块碰撞之声,老姐妹的孩子东南西北各扎一角,搓得好不热闹。不久,轮椅上老姐妹被推出客厅,他们为她诊疗,又有机会谈起生命。老人家蒙上帝眷顾,让她接受祷告,附近教会也持续跟进她的情况。事情看来已告一段落,有次他们再次遇见教会牧师,他说,老姐妹要洗礼、归入教了!廖医生那时真是快乐得难以形容。不久,老姐妹安息,回天家。老姐妹原先脾气暴躁,许是病痛缠身所致,但萦绕廖医生脑海的,一直是医护团契到访时,她满脸的灿烂、热情与健谈。

  “要把握时间,尤其年老者……”见着长者们的健康每况愈下,廖医生总是心中急迫。每次家访,居民都十分接纳团员,茶水茶点没有缺过,让团员由衷感动、感恩。倘若圣灵感动人心,他们便带领患者或家人决志、信主。事后,还需教会时时跟进,从圣经建立信仰的根基。

  除了家访诊疗,其他如讲座、义诊、医疗咨询,卫理医护团契都曾举办。如1999年起,各地区每年举办“爱心三合一”活动——捐血、验血、义诊。华人社会一般给予好评,有口皆碑。2002年,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的社会关怀部,开始与雪华堂并尊孔独中联办此活动,惠及人民。2000年,社会关怀部则开创了“卫理关怀行动”,其中义工称为“爱心勇士”。他们组成队伍,分别到政府及私人医院探访、关爱病人。

村民排队候诊。

  《圣经·马太福音》5章13-16节,说到“光,当照在人前”—— 每个时代、地方都有待医的“病人”,而圣经述说了上帝大能的作为,天父赐下耶稣基督,以“完全牺牲的爱”拯救一切相信的人。信主的人,这群蒙恩的罪人,愿意成为“照在人前的光”,叫“有病的人”能认识救主耶稣,得到真正医治……

 

曾经沉寂,是因“忙”,也是“盲”

 

  廖医生说:“从初期教会历史来看,先辈在上帝托付他们的岗位上忠心一致,让基督的真光照亮世世代代……”惟今卫理医护团契面临人手不足的挑战,活跃会员有待改善。

  医护人员本就与时间赛跑,廖医生也不例外,但他清楚自己的呼召,百忙抽空,投身其中。他不讳言,自己也曾在信仰旅程中沉寂,由于忙,以致“盲”。然而上帝透过医疗事工,塑造他、磨练他,每回挑战、困难,都是上帝安排,让他在合适岗位上学习成长。

 

再思生命意义

 

  “上帝藉此让我再思‘生命的意义’,人生在世,若与上帝无关,或是疏远上帝,那无论我们再忙、参与再多事工,也都徒然。”医护人员每天穿梭在医院冰冷的走廊,走过格调一致的病房,病人换了又换,有的再没有从床上爬起来……生命脆弱是真,丧失生命的人太多。

  医生纵能治百病,却无法靠自己救一个灵魂——如果没有上帝,卫理医护团契不会坚持至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