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真的走不上去吗?(06.08.17)        

文:伍小兰

 

  近来,不知是天气不好,还是吃药太多,还是真的老了,开始退化。我的双脚,越来越没有气力了。走路常常开始出现蹒跚,脚步不稳,走得很吃力。

  复健复诊时向医生提起,医生很惊诧:“妳应该很知足了!通常小儿麻痹症患者到了妳这个年龄,大部分都已经需要依赖轮椅了!妳还可以走得很不错啊!”他看了看我,放缓了语调,温和地说:“有些事情是必须接受的。妳得调整妳的生活,别再四处去啊!”

  那是很令人丧气的话!可是却是事实!

  看着我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医生有些不忍心,问道:“妳还有什么要求吗?”

  “能不能教我一些可以增强我的脚力的复健运动?”

  医生和在一旁的复健疗师瞪大了眼:“什么?好吧!让我们试一试!妳可以练习这样……”

 

遵照指导运动双脚

 

  回到家,我每天睡前都尽量地遵照复健疗师指导的方法运动我的双脚。

只是,好像没有什么效果!

  我仍走得不稳,蹒跚而行。尤其是在早晨,下雨天,或是冷气房里,可能是血液循环不好的缘故,走得更加吃力。我搽正骨水,尽量让双脚保持温暖,按摩,运动,祷告,结果都是一样!

 

整碗狗粮倒了一身

 

  每天早上喂我的狗谷奇是一个挑战。因为谷奇习惯吃狗罐头肉狗饼时加水,满满的一大碗,再加上穿拖鞋,简直是一步一滑,走得很幸苦。试过有一次站不稳,整碗的狗粮倒了一身。谷奇不明白为什么我满身都是狗粮,“妳搞什么啊?” 跑了过来,想帮我把满身的狗粮舔干净。

  我赶开了谷奇,艰难的爬起来,拿了碗,进屋去冲洗换衣。再重新的准备一碗狗粮,喂谷奇。所以我每天早上第一个祷告通常都是:“主啊!求祢让我平平安安的把这碗狗粮拿到门外,倒在谷奇的碗里……”

 

华乐练习成考验

 

  一个多月前的一个星期天,像往常一样,我到精武去练琴。老师向我们宣布了一个消息:为了配合隔壁的建筑工程,从7月1日起到8月31日,精武从山脚到山顶停车场的车道将关闭两个月。

  这就是说,那两个月,我得将车泊在山脚的停车场,走上山顶体育馆内的华乐室练习!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主啊!难道我得停课两个月吗?我没法走上来啊!”

  我向老师询问详情,老师安慰我说可以帮忙安排接我上山。可是,走得上来吗?还有,上了来,还得下山去取车啊!怎办?那几个星期,这件事一直困扰着我。我不想停课,可是,怎么上山下山呢?

  我想取巧。我在一间音乐学院有上大提琴课,如果那老师可以在这两个月的每个星期天替我补课,我就可以在精武停课,而可以继续练琴。可是,老师星期天也是有自己的节目吧!再说,总不能因为我想上课,为了一个学生老远的来八打灵上一个小时课吧!

 

为要不要停课烦恼

 

  想来想去,除了停课,就是走上山去。祷告了许久,结果也是一样。一,就是停课;再不然,就是走上去!

  我上一次走上精武山,是十六七年前的事了。那时,一方面还年轻,一方面天天有练太极,双脚很有力,走上走下不是大问题。过后有一次跌倒,跌裂了左脚脚踝骨,双脚脚力就开始衰退下去,再也没有步行上下精武山了。

  6月最后的一个星期天,因为在谷奇身上发现了一些虱子,我到Aeon购物中心替它买了一把虱梳子,顺便也替自己买了一双新的拖鞋。回到家后,我试了试新拖鞋,发现挺好走的,而且走起来也不会一步一滑。检查了一下旧拖鞋,原来是鞋底的花纹磨光了。看来,拖鞋也是走不稳的一个因素!

 

依主信心登石级

 

  6月30日是星期五,我打了一个电话给W,想问问精武停车场的情况。W告诉我她也不清楚。我想了想,打了个电话到精武。O告诉我,可以把车停在山脚的停车场,然后走楼梯上山。

  “楼梯两边有扶手吗?”

  “有!不过石级有点高。妳可以来看一下,不过不要勉强,如果上不来就停课两个月吧!”

  “好!谢谢妳!”

  去,还是不去呢?

  当晚,我在陪谷奇,那同时也是特别事件的祷告时间。我啰里啰唆的投诉了半天,主的回应只是轻轻的:“走上去啊!”

  我几乎要发火了:“可我没法走上去啊!主!祢太过分了!”

  主只是静静地沉默着。

  不走上去,就只有停课了!可是,我又不愿意停课。

  最后,我赌气似地对主说:“好!我明天去看看!如果真的走不上去,就停课!”

  主依然是静静地沉默着。

  第二天,像往常一样,我载了Y去精武。半途中,W打了个电话来,叫我们到达时等她一下,她帮忙我上楼梯。刚到精武山脚的停车场,接到老师的电话,吩咐我等他一下,一起上楼梯。

 

终于走上山顶

 

  我抓着扶手,一步一步地上楼梯。还好,石级不是很高。上完梯级,才是真正的挑战。靠近山顶的部分,是最倾斜的路,那是最考脚力的部分。走上山顶那一刻,我才发现,Q姐,O,还有几位职员,都在那里等我。大家都很高兴:“小兰,妳竟然走了上来!”

  就在那一刻,我听见了一个轻轻的,带笑的声音:“真的走不上去吗?”

  我抬起头四周望了望,大家都在高兴着。谁呢?

  “真的走不上去吗?”

  主啊!求祢呵护我那芥菜种般大小的信心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