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916国庆的反思(10.09.17)         

文:杨佩珊

 

  罗勃加朗的同学沙布以高傲的态度问他:“听说你来自砂拉越?一个很落后的地方?你们那里有没有公共汽车?”

  罗勃加朗笑笑回答:“我们出入都乘搭飞机。不用公共汽车。”

  “你们砂拉越人不是住在树上的吗?像泰山一样用条藤悬来悬去。吃野果野菜过日子。怎么可能有飞机?”另一个大学生阿布巴卡很不以为然的问。

  罗勃加朗调侃的说:“我们的树屋有电梯。你要不要来?”

  妮娜也说:“我不敢去砂拉越,你们那里还有猎人头。”

  “你们到底知道砂拉越吗?砂拉越与马来亚联邦及沙巴共组马来西亚超过半个世纪了。亏你们还是大学生。”罗勃加朗摇摇头,对这些大学生的无知感到讶异与无可奈何。

  这个对话地点是槟城理工大学。说话的都是大学生。

  罗勃并没有说谎。他是个加拉必原住民,家在砂拉越的巴里奥高原。

  巴里奥高原,巴格拉朗和朗史马杜高原风景美丽,气候凉爽是值得旅游的地方。

  巴里奥生产红香梗米,糯米;巴里奥香米,巴里奥盐,温带水果如苹果;巴格拉朗与隆色玛都的农产品也是一流,番薯与南瓜口感绵密香糯。这些美丽的地方,因为没有路,就被浓密的雨林掩盖了,不为世人知道。

 

没有选择地“飞来飞去”

 

  时至今日,住在林梦,老越,巴格拉朗,隆色玛都的居民更糟。他们要到砂拉越其他地方,半世纪多来,都要借用汶莱的公路,穿越汶莱这个国家,才能到达本国的其他城镇。不然就只有乘搭飞机。用水路嘛?耗费时日。

  早年更糟,从林梦到美里,需坐几个钟头的船到汶莱,再坐车来美里。

  紧急病人需申请紧急的通关纸过汶莱关卡到美里中央医院治疗。之后,病在美里中央医院治好了,病人没有护照不能回林梦或老越的家 ,需到移民厅做护照。没有护照的人民,生重病时连穿越汶莱,都不得其门而入,临时才申请紧急通关纸,误时误事。

  很多时候病重的的原住民,往往还未到达医院,病人就病死在迢迢曲折的路途上了。

  幸好砂拉越政府还有飞行医生的服务,但,天气不好飞机就不能起飞。病重者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公路,如马来亚联邦大道的高速公路,对原住民来说是奢侈,坐公共汽车?只能在梦中。砂拉越的乡区大多没有政府的公路,有的话也只只是木山营的泥路。所以从乡村至城市的确是没有公共汽车穿行。

  的确,砂拉越的原住民要到城市里,除了水路,就只有空路。若是徒步 ,有时要一两个月的时间才会到达,说是陆路,其实是没有路,需攀山越岭,经过沼泽,徒步穿越浓密的雨林,餐风饮露,不知多少个日夜才会到达城市。

  没有路。除了徒步,只能在弯弯曲曲的河面上航行。有时激流会使他们的船只翻覆,有时船只碰撞礁石和隐没在水中的树桐。这些都会威胁他们的生命。

  生活必须品也因路途遥远与沉重的运输费而比马来亚联邦贵个几十个百分比。      

  而,罗勃加朗所谓的飞机,又是哪来的?为什么原住民这么先进?用飞机而不是公共汽车?

  这些乡区小飞机场大多是早年外国基督教宣教机构婆罗洲差会留下来的,大多小机场的跑道是草地的,当年是以人力开辟,种草作为跑道。

 

最多机场的州——砂拉越

 

  当年有限的宣教人力,要到幅员广阔的砂拉越传讲福音,为了争取时间,用飞机是最快的。所以基督教的差会,就建立了许多小机场,利用六人座,八人座,或十四人座的小飞机,往来乡村之间,在不同的教会之间,有效的服侍。小飞机也顺道作为当地居民的交通工具。

  全马来西亚,有最多机场的,非砂拉越莫属。尤其是北砂,机场密度极高。这些,并非政府所建,而是婆罗洲差会之功。           

  单单在北砂就有十个小机场:林梦,老越,马鲁蒂,姆禄,巴格拉朗,巴里奥,隆拉郎,隆色李丹,隆阿卡,隆巴纳,加上美里与民都鲁,北砂共有十二个机场。伯拉加与沐加则在中砂。有些地方飞机是唯一的交通工具。

  如果不是早年基督教差会建设的小机场,原住民们就只好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了。而这些小机场存在久远,是当地居民的对外窗口。真要感激婆罗洲差会。

  在916的前夕,我不禁要问:为什么好的公路都建在马来亚联邦,大学也都设立在马来亚联邦?砂拉越不是马来西亚联合邦的一员吗?为何厚此而薄彼呢?

  半个世纪多,人也进入中年,甚至老年,为何砂拉越连像样的横贯公路还不见踪影?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条政府的公路到巴里奥。唯一的道路是木山营建造的泥土路沿途惊险百出,并不适合普通行车。

  如今的泛砂拉越大道,不过是把原有的乡镇道路连接起来,曲曲折折的。当然,这样的泛砂拉越道路,还是好过没路。

  都超过半个世纪了,联邦政府都做了什么?还有部分无知的马来亚联邦人还都以为砂拉越人住在树上,像泰山一样用条藤在森林中悬来悬去?这些人还以为砂拉越人会猎人头?这些人并不是文盲,有些还是大学生。为何大学生也这么无知?是教育出了问题?还是个人问题?

 

谁造成的落后?

 

  就在2017年,一个怡保朋友还问我关于猎人头的事。猎人头的确是历史事实,但猎人头的陋习早已被砂拉越政府消除一百多年了。为什么马来亚联邦人,对砂拉越的认识,还只停留在几百年前猎人头时代?

  砂拉越与马来亚联邦,沙巴共组马来西亚联合邦,为什么砂拉越像个被遗忘的孤儿一样,没有地位?没有话语权?而马来亚联邦人往往鄙视砂拉越,认为她落后。

  落后,是谁造成的?

  砂拉越有丰富的资源:石油,森林,金,煤,铝矿,玻璃砂……税收都到了哪里去了?基本建设都在哪里?

  要如何消除马来亚联邦人对砂拉越的误解、隔阂与陌生?要如何消除砂拉越的落后与被遗忘的原住民交通与民生问题,这些是联邦政府与砂拉越政府都必须正视与纠正的错误。我更希望砂拉越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被忽略与遗忘的,不单单是内陆的交通而已,

  马来亚联邦的兄弟姐妹也应多来砂拉越做客,多了解了解这里。砂拉越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特质是世界少有的。她的种族和谐更是国际公认的楷模。值得全世界与马来亚联邦人学习。

  我希望马来亚联邦,沙巴,砂拉越共组的马来西亚是一个种族关系和谐,健全,种族之间互相尊重,互相信赖,各族共同建设强大的马来西亚,就像砂拉越,种族和谐的模范。

  <哥林多后书>13:11 说:“愿弟兄们都喜乐。要作完全人,要受安慰,要同心合意,要彼此和睦。如此,仁爱和平的 神必常与你们同在。”

  愿天佑马来西亚,天佑砂拉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