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28期:平安岛海边的陶片        

 

 

文: 美容艇长   图:绍远副手

 

  我们的“小活力002号”沿着马来半岛西海岸线,向北航行。第一站要到哪里呢?

 

  槟城的平安岛!Pulau Aman!

 

  槟城的木寇山那个岛倒听过,平安岛——在哪里?

 

  哎呀艇长郑重地拿出一张地图来。

 

  “这是一位在雪州的陈先生给我的古槟城地图……”

 

 

  你们看到Pulau Aman那两个岛吗?

 

  没有!

 

  我们当然看不到,以前它叫着Pualu Kera,或者叫着Monkey Island。你在地图上看到的N.Kra 和S.Kra 就是了,她在南槟城及半岛内陆之间的海上。

 

  小探险队船员都涌了过来,为什么陈先生有这张地图呢?

 

  他是政府渔业部职员,70年代,他在平安岛工作。

 

  然后……?

 

  哎呀艇长打开电脑,说:“看到这些碗碗碟碟茶壶茶杯的碎片吗?那是70年代,陈先生在平安岛的渔村海滩,退潮时烂泥里捡到的,他说,这些碎片,应是海浪把它们从槟城那儿冲过来的。”

 

  “这一个破碗,认得吗?”

 

  “啊!绿豆碗!”有人仿佛见到了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这听起来……好像是个专门装绿豆的碗,叫着‘绿豆青碗’就明白一点,因为它是豆绿色的,像新鲜豌豆的那个颜色。”——哎呀艇长稍为做过陶瓷,所以知道一点点。

 

至少有20年历史

 

  “好像也叫冬青碗,我的祖母1958年从中国大埔过来南洋,就带了一些这样的碗来,那是我们家乡的火窑烧出来的,那些碗都很薄,所以后来一个个都打破了……”

 

  “我20多年前在地摊买过一个这样的碗,10令吉呢!卖的人说那有点历史,我问他,20年有吗?他说,easily!”

 

   “大家有用这种碗吃过饭吗?”

 

  也有人答不出来,可能向来吃饭就吃饭,没得空去看碗,或者,从来没洗过碗,碗长什么样子,什么颜色并不知道?年轻一点的说,小时有用过啦,后来就用玻璃碟子吃饭了,有阵子买牙膏都送很多碟子……

 

  大家笑一轮,哎呀艇长继续给大家上“碗碟长相及来路”课程,当然她没告诉大家,喂喂,碗面的釉是用铬这金属来做发色剂之类。

 

  “看!这一片有美丽花纹的,荷兰的……那一片,印尼;古暹罗的也很漂亮……相信吗?还有日本的!”

 

  为什么槟城的外岛有这么多国家的破碗破碟在这里?连欧洲的都有?这里有欧洲人来过吗?

 

  “这个陈先生很有研究的,他说,槟城是海峡殖民地海港之一,英国的莱特船长(Captain Francis Light) 1789年开发槟城,这里成区域性海港,吸引了外来贸易及移民。印尼、中国、印度、泰国,以前叫着暹罗Siam的;缅甸,英文名以前叫 Burma ,现在叫 Myanmar……还有中东的人,他们都来了。”

 

  所以这里有各国的陶瓷碎片咯。

 

5大箱的故事慢慢告诉你

 

 

  现在我们去这个岛,不知还有陶片可以捡吗?应该没了吧,陈先生在40多年前一个人就已经捡了5大箱啦!

 

  这5大箱,岂不就有很多的故事在里面?

 

  当然!慢慢航行,我们还有好几天才到达平安岛,就在这艇上一天讲一个给你们听吧!

 

【哎呀艇长有话说】

 

  如果你在海边,海风吹着真舒服,这时你会弯下腰去捡些贝壳?看那些美丽的螺壳花纹及形状,惊叹一轮……?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叫你的惊叹升级,因为不同的地方,那些螺长着不同的模样,也套上不同的壳衣。而更叫人惊讶的是那些螺壳常年在海水浸泡,形状不变,颜色只是稍褪。

 

  而有另一样在海边可以捡到的,就是陶瓷碎片。当它们从海水、珊瑚礁里出来的时候,是神采依然,正准备开口说话。

 

  那些碎片有什么好看?或者,有什么用?破了的器皿当然不可以用,但比起布及纸张来,它们的耐,就很有用了,它们记录了一些甚至连文字都没有记录下来的久远历史,也承载了许多故事。

 

  说到这里,不能不提一位蜚声海内外,原籍海南的新加坡考古学家韩槐准,他对遗留南洋的中国古外销陶瓷,开创了研究的先河。据说他到哪里考古旅行,即使破损的的陶瓷甚至是碎片,他都小心搜集,加以考证并编号登记。有时为了一片碎瓷器,他翻检群书,直至查出它的底细……

 

  我们跟他比就差太远了,但不妨也听听他的故事?下次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