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29期:陶片的新大陆      

 

 

文:美容艇长     图:绍远副手

 

  “小活力002号”继续航行,天色渐渐黑,举目所见,茫茫一片都是水。艇上的人,你看我,我看你,除此不见人影。

 

  哎呀艇长说:“不要紧,眼睛看不见有人,但我们心中都会有一些人物,当然还有他们的故事,现在你想到什么?”

 

  有人说:“现在还能想到谁?哥伦布咯!”

 

  不用解释,一船人都笑了。

 

 

  “会不会我们也像哥伦布一样,发现一块新大陆,来个地理大发现,改写世界地图?”

 

  你的志向不错,不过航海时代已过,也没所谓海上英雄了,现在是人人都能飞了呀!

 

  “不过也不要气馁!我们的确会发现新大陆的。”

 

  哎呀艇长赶快从袋子里拿出几块破陶片来,“什么是发现新大陆呢?就是说以前你从来没看过,不知道的事物,突然给你看到知道了——就像,你们以前有看过这些陶片吗?你们知道这些破片里有什么故事吗?”

 

  没有人说知道。

 

  哎呀艇长说,好,现在就让我们来逐步“发现”这些槟城平安岛陶片里的新大陆,但是之前我们要讲一个重要的人物,叫着韩槐准的考古学家。你们要听这些陶片里的故事,就得先听他的故事咯!

 

  海上四周都暗了,只有“小活力号002”在海面亮着……

 

 

  韩槐准先生1892年出生于中国海南。由于家境贫困,21岁便辍学谋生,学历是高小程度……他后来怎么变成了世界闻名的考古学家、历史学家及植物学家呢?

 

  他其实像我们每个人一样,都经过挣扎和奋斗的。他年轻时与乡人合作开染布坊,不料因染料极易褪色而失败……为了生计,他选择了与当时多数乡人相同的路径——下南洋。1915年,他们一伙人飘洋过海来到了新加坡。

 

  在新加坡,他什么工作都愿意尝试,在树胶园作记账员,也当看来低下的割胶工人(但当时记账员月薪8元,胶工却是六七十元),他发奋学习割胶技术。

 

  他省吃俭用,将存款悉数参股德国神农药房,并告别割胶刀留在药房工作。

 

  现在我们知道事情都会有前因啦,而经验,也没有什么是浪费的,不必跟我们的失败一起丢进大海。他开染布坊失败,但就因他对染料的认识,日后使他能从彩料加热后所起引起的化学变化,还有风化程度,以及从外国釉料传入中国年代的先后,便能准确地鉴定一件陶瓷古董制造的年代。

 

 

  当然有件事不能忽略,他在德国神农药房工作呢,他在那儿孜孜不倦地阅读化学书籍。

 

  后来,韩槐准从文献记载中,得知中国古代陶瓷曾大量输往南洋,于是一头钻了进去。他的朋友作家连士升用很有趣的话来形容他:“他整天所接触的是陶瓷,他漏夜所研究的是陶瓷,他梦里发出会心微笑的还是陶瓷……”

 

  这样的日以继夜,不成家也难!这么一来,这时南洋各地收藏陶瓷的人,不得不请他去欣赏、品评、鉴定,而他也乐此不疲。1952年,韩槐准经推荐加入“伦敦东方陶瓷学会”;而他所写的《南洋遗留的中国古外销陶瓷》也成为南洋一带公认的陶瓷研究权威,凡到东方来研究中国陶瓷的欧美考古家和收藏家,都会先去拜访韩槐准。

 

  而除了以他的化学知识、技术为进路,韩槐准也常常在浩如烟海的史书甚至笔记小说中,寻求关于陶瓷研究的资料和线索……

 

  而在70年代在马来西亚槟城平安岛上发现的各国陶瓷碎片,我们应该可以从韩先生的研究资料中找到些线索!

 

 

【哎呀艇长有话说】

 

  哎呀艇长乐此不疲一路在艇上讲考古学家韩槐准先生的故事,夜深了,摇晃的船却把大家都摇进了梦乡。

 

  其实韩先生的一生,还有很多精彩故事呢!大家睡着了,我就讲一些给读者听吧。

 

  韩槐准在神农药房工作时,已有了一座颇具规模的庄园——愚趣园。种植了400多株红毛丹,他说,良种之红毛丹,不但甘美适口,至成熟时几如故国之荔枝可供欣赏,使精神舒畅。他则不时在红毛丹树荫下以陶会友,共啖南洋佳果,一起欣赏收藏的许多陶瓷。

 

  他种红毛丹可是很内行的,土地之处理,肥料之应用,杂草之应对,苗木之栽种;此外有性无性繁殖法:寄接法、芽接法……他用寄接法结成一树二种,以至四五种的红毛丹树,他说,可啖一树数种色为迥异之红毛丹果,此虽非奇事,然可感觉在一树上各种细胞不同之红毛丹所呈之异能……”

 

  他无论做什么,都很专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