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日光之下,历史重演(03.09.17)   

文:王樾

 

  近日,硅谷两大科技业巨头—-特斯拉(Tesla)的CEO马斯克与面子书(Facebook)的CEO扎克伯格就人工智能的课题展开辩论。马斯克警告世人,不受控制的人工智能会威胁人类的自主和生存;扎克伯格却坚信人工智能会给人类带来更美好的未来。扎克伯格向来对于科技的发展抱着极为乐观的态度。去年据媒体报道,他和他的妻子承诺将投资30亿美元用以研究疾病治疗,并立志要在21世纪结束前治愈、预防和控制所有疾病。(好大的口气!)

  无独有偶,最近在全球热映的科幻巨作《异形:圣约》(《Alien: Covenant》)中也上演了人工智能反噬人类的戏码。这部电影既是《普罗米修斯》的续作,又可看作是经典科幻片《异形》系列的前传。以下所描述的情节,是按着时间顺序,从两部电影当中摘录出来的。

  科技业巨头韦兰(Weyland)制造出第一位具有人工智能的人形机器人大卫。俨然把自己当成上帝的韦兰不无骄傲的向大卫宣告:“我创造了你。”但很快大卫就质问回他:“那谁创造了你?”韦兰听了不禁黯然,承认自己不知道答案。但他坚信有智慧的人类必然是被更高智慧的生命体所创造。他也渴望有朝一日能够见到造物主,并从那里得到永生的奥秘。

  大卫毫不留情的继续追问:“我服侍你,但你是人。你会死,可我不会。”潜台词是:我凭什么要服侍你?这正是马斯克所担忧的。一旦有一天人工智能可以在各个方面超越人类,无论是智能还是体能,那么它们(他们?)为什么还要伏在人类的权柄之下?它们难道不可以反过来奴役人类甚至消灭人类吗?

  片中的韦兰更像扎克伯格,对科技的发展和自己的能力具有极大的自信(甚至是自负)。后来,韦兰在大卫的帮助下,真的见到了创造人类的外星人。不知为何(电影中未作解释),外星人勃然大怒,立刻结束了他的生命,也几乎将大卫杀死。幸存下来的大卫,更加确定不论人类还是外星人都不配做他的主宰——他也要扮演造物主的角色,创造出“更高级”的生命体来。后来出现的各类异形怪物,就是大卫的“杰作”。这些异形不仅毁灭了外星文明,也成为人类日后的噩梦。

  看到电影中韦兰的惨死和大卫的反叛,再联系到现实中两位备受世人推崇的“当代韦兰”对人工智能的向往和警惕,我不禁想到《圣经·传道书》中一位智慧人的感叹:“已有的事必再有,作过的事必再作;日光之下并无新事。”而每当提起圣经,就有人不屑一顾,以为那不过是神话传说,与当代世界毫无关系。但是这节经文斩钉截铁的宣告:即使是几千年后,即使是科技发达的二十一世纪,还是一样的太阳,还是一样的故事——难道不是这样吗?

  人创造人工智能来服侍自己,人工智能却要占据人类的地位,与人类为敌。这难道是什么新鲜事吗?这不就是《创世纪》中上帝创造人类,人类却悖逆上帝的重演吗?

  人类自己就是那个一心要挣脱上帝管辖、夺取上帝地位的反叛者。讽刺的是,人类渴望像上帝一样成为创造者,又惧怕被创造出来的人工智能反咬一口,这恐怕就是“心中有鬼”的表现吧。即便如此,人类的骄傲往往会胜过恐惧:神可以创造,我也可以创造。神既然永存,那我就要永生。我要用科技来消灭疾病和死亡。人定胜天,人定胜神!这样的骄傲,藏在韦兰的心里,藏在扎克伯格的心里,也藏在大卫的心里。

  那么,韦兰的愿望可以成真吗?扎克伯格真的可以消灭所有的疾病吗?如果有一天,人类可以创造出完全像人一样的人工智能,是否意味着人已经和上帝一样了呢?如果疾病被攻克,是不是代表人类将得到永生呢?看看电影里的大卫吧。他以为自己有永生,结果差点就死了。机器人或许不会有疾病,但是外星人一只手就可以把他的头拔下来。大卫以为自己可以创造出更好的生命,可是一想到那些无比丑陋残忍的异形怪物,好像大卫的功力还不如韦兰呢。

  归根结底,人不是神,也不可能成为神。首先,如果外星人创造了地球人,那外星人从那里来?唯有神才是自有永有的,唯有神才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其次,人是神所造的,也是极美好的创造。其实在电影中,机器人之所以给自己起名叫大卫,就是因为看到宏伟的大卫雕像。在历史上,那个可以将猛兽打死,将巨人打败的大卫,虽然有着极大的智慧和能力,却是一个谦卑服侍神的人。

  而那些一心想要成为神的人,他们所创造的也不过是和他们一样败坏的罪人。这根本不是创造,这只是日光之下历史的重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