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我们的孩子(10.09.17)

受访:黄勤贵

采访、整理:又青

 

  老师就像园丁,耐心悉心耕种他那一片园子,让每一棵幼苗茁壮成长,成为挺拔的大树。马来西亚这片土地,也有许多苗子,只是无人照料——他们不认识,也未听过天父名字,他们奔跑玩闹在城市、乡野、林里,没有福音临到,没有儿童主日学,没有教育,没有上帝……马来西亚,就有许多这样的原住民孩子。

  东马的砂拉越原为一个地大物博之地,资源丰富,但当地乡区的健康、教育、联系、交通等均极需改善。此外,非法伐木活动也严重毁坏天然资源并污染环境;水坝工程大举建设,也导致无数村民流离失所。当然,教育更是眼前急需关注的一个课题。

  可有一事叫人心踏实,永无更改——上帝能改变人心,祂能拯救,祂能依靠。祂过去如何把以色列人从埃及拯救出来,如今也一样伸手搭救信祂名之人,赐他们永生盼望。

  黄勤贵自教育系毕业至今,参与砂拉越美里原住民事工已15年。他曾以为,自己不过是老师一名,可往后的发展,却是意料之外。

 

第一次接触原住民事工

 

  “我一直在华文教会长大、服事,怎么会接触国语或原住民事工呢?”毕业后,政府分派勤贵到美里Ulu Baram的Long San当中学教师,居民以Orang Ulu居多。700多个原住民学生,寄住宿舍,是基督徒,却欠缺成熟,属灵光景不佳。纵如此,愿意牧养群羊的老师也没几个,如何是好?

  “当时一位老师请我帮忙,带领学生属灵需要,我一口拒绝。我不会国语,更不会国语圣经,不可能带领学生……”孰知,勤贵头一次看见这群学生,即心受感动,答应带领。为此,勤贵恶补国语,勤读国语圣经,从“broken bahasa”跃进为一口流利的国文,如今还参与国文教会。他知道,是上帝引领他、扭转他的思想,帮助他把国文学起来,为的是服事祂、服事人。

原住民青少年

 

压力形成,学生逃避

 

  原住民乐天,生活简单无忧。接触了,勤贵却差点受不了。他是城市人,步伐快,标准高,学生却总不守时,又跟不上自己的步调。他为他们设下目标,带领他们聚会、训练他们祷告,用心良苦却事与愿违。渐渐,压力形成,学生害怕他,找借口避开他。一次,勤贵叫一个学生开声祷告,学生却喃喃嗫嚅,听不见声音,最后才“阿们!”。投入精力与时间,换来的却是学生步伐依旧缓慢,读经守时,还是纪律?没样达标,甚至以欺骗来逃避——挫折、灰心、难受,一并涌上,填满他的心。

 

非法木屋——复杂的成长环境

 

  执鞭第4年,上帝奇妙安排,让勤贵参与了教会的国语事工。“美里有很多华文教会,最后我决定到美里恩典堂聚会。同年年尾,恩典堂开始了国语事工。”美里的非法木屋多不胜数,在砂拉越排名居冠。为了生计,原住民从内陆出来打工,无奈付不起昂贵房租,唯有非法建屋,尤其,美里河沿河Pujut一带。恩典堂就在此开始关怀原住民。

  勤贵说:“很多人会到内陆短宣,但其实原住民,尤其年轻人已移居城市,如今要传福音也许隔壁家就是。”原住民淳朴,思想较易受影响,有时为了解决经济问题,不小心就抵上原初信仰。对他们而言,也许三餐温饱已是满足,信仰栏上填什么无关痛痒。

  勤贵认为提升原住民的教育是亟需之事,教育提升生活水平,也帮助他们理解圣经。但原住民父母多是打工,遇到裁员,可能连续几个月或长达1-2年失业。父母既付不起孩子的校巴费用,又忧三餐伙食,上学顿成“奢侈品”,沦为牺牲对象。为此,教会免费开办学习中心,将近70名孩子前往上课,老师也固定家访,了解学生家庭背景。

  “我们到学生家里,看见的是一个客厅一个房间,厕所与厨房毗连。父母亲回家便收看电视节目,孩子没有安静之处做功课,连书桌都没有……孩子也说,爸爸每天在家‘拿东西插手’(注射毒品),叔叔们也常在家抽烟喝酒。父母若外出,孩子们就到处溜达……”

 

文化冲突,挣扎不断

 

  一时面对着不交功课的孩子与家长如此,他觉得他们好吃懒做。可后来他了解了他们窘迫的处境,发现自己总在给他们贴标签,心里参杂的更多是“批判、论断”。圣灵一直提醒勤贵,免得自以为义,原住民生活步调缓慢、缺乏教育,部分原因乃环境造成。“基督徒强调福音大有能力,能改变人,那我们能做些什么帮助他们呢?”勤贵说。

  原住民贫苦交织,家庭问题不断延伸,乱伦问题堪忧。“许多男性多妻,也有妻子多夫的,因此一个家里可能有2-3位妈妈。”这真叫人难以接受,但唯有接纳他们同是罪人,是软弱不足的,往后才慢慢灌输正确观念吧!

  勤贵内心挣扎不断,起起落落。异族文化的冲突,使他又急又颓丧,就像面对无法守时的学生,他最终采取退一步的决策,若约学生8时见,便得通知他们7.30集合。勤贵体悟,改变固有观念需要时间,急不来,更重要的是依靠上帝行事。上帝也常提醒勤贵,把事情做在最小的弟兄身上。

 

原住民事工

 

耶稣也是原住民的主

 

  耶稣是全世界的主,是华人的主,也是原住民的主。朋友尝邀请勤贵出国宣教,但他始终认为,上帝把这负担放在他身上,纵有多余时间,他仍选择参与原住民事工。

  勤贵呼吁华人基督教会能把更多心思投入原住民事工,东西马皆然,以便培训更多原住民基督徒领袖,带领自己的族群归主。约10年下来,已有7-8名青年在学院念书;念完神学课程并献身为基督徒领袖的,也有一位。勤贵乐说:“这个数目是神特别的恩待,结出了属灵的果子!”

  耶稣是好牧人,祂在乎每一只羊,祂召聚自己的百姓来认识与敬拜祂,而马来西亚的原住民也一样。他们如今接受更好的教育,得到更多关怀,生活也有改善,这是原住民事工为国家献上的一份绵力,也是上帝喜悦的作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