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福音微型小说——戴墨镜的爸爸(29.10.17)

文:丁云

 

  这是我父亲第一次上教堂,而且直至他去世,也是唯一的一次!

  我还记得,那是我读神学院的毕业典礼,父亲是来观礼的,坐在教堂最后一排,陪伴他的是我一位堂妹。我清楚记得,爸爸自始自终都戴着墨镜。

  我不明白他为何要戴墨镜?是怕人认出他么?故作神秘?还是觉得上教堂是件丢脸的事——毕竟他那班赌钱、喝酒的猪朋狗友,全是拜拜、求字、花天酒地之辈,万一知道他们知道他上教堂,总有一番奚落、揶揄、嘲弄吧?

  我关了感化院出来,突然信了主,他没说什么。

  我远离那般昔日的帮会兄弟,他没说什么。

  我回去重考O水准文凭,他没说什么。

  但当我进入神学院就读,他有反应了!

  “夭寿仔,你到底想怎样?学人家做牧师?做传道?是不是要带人来砸我的偶像?砸我的暹罗神?你明知道我是什么都拜的,只要能保佑我中4D,保佑我猪杂汤档口生意好,保佑我家人身体健康、平平安安的我都拜!啊……啊你夭寿仔,你做了牧师,是不是连我家里供奉的阿公阿嫲神主牌都要烧了?”

  那次,我耐心跟他谈罪,谈悔改。谈耶稣上十字架,承担了世人的罪,救赎世人。也跟他讲基督教也强调孝道,十诫里的第六诫就说:“当孝敬父母!”他什么也听不进去,还拿了马经甩我。面对面总是冲突,我想到一个办法,录了一段话叫堂妹用手机播放给他听。我讲的内容不外是信耶稣真的很好,因为信了主,我生命改变了,不再混流氓,不再沾染毒品,不再干偷窃!“爸爸,耶稣改变了我,你难道没看到吗?”

  然后直到我毕业,在教堂进行毕业典礼。

  我从来不敢奢望爸爸会出席,但他还是出现了。由我堂妹陪着他。他始终戴着墨镜,典礼结束后,也没有参与自助餐,就默默离开了。

  就那么一次,爸爸上了教堂。两年后,他死于肺癌。丧礼上,没有任何宗教仪式。灵堂上,我和堂妹不知不觉聊起爸爸上教堂戴墨镜的事,堂妹这才透露,当天她有问他,何以戴着墨镜?他回答:“我怕别人看到我的眼泪……”

  这一刻,我猛然知晓,我当牧师,父亲还是以我为荣的。虽然他是铁汉子,从不表露脆弱的情感。“我怕别人看到我的眼泪……”

  我在灵堂上瞬间泪流满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