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感叹号 + 问号——外子手术后记(08.10.17)  

文:莫曾桂梅

 

 

  外子脑动脉瘤入院,郭会长和会长娘两天到医院来看他。第一天手术前会长问我,要不要在同工群组发信息,叫大家祷告,当时心情未定的我说最好不要。会长说他会叫大家只祷告,勿需联络牧师家人。

  消息转开后,我想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应该是惊讶(感叹号),接着是问:“怎么会这样?”(问号)而我的文章——《瘤破了——虽行过死阴幽谷》(9/9/2017南洋网)也成了我上网的文章最多人点看的一篇。

    在我即将失去外子的时候,感谢上帝医治了他!《瘤》这篇文章在我投稿后4天见报,犹如及时雨;一位牧师阅读后回应:“这篇文章来得正是时候,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和安慰!” 一位姐妹WhatsApp我说:“我一直在等这篇文章,我知道牧师娘你一定会写这篇文章的。”另一位牧师为外子“行过死阴幽谷而感谢上帝”,其中还“看到教会领袖(志强兄)的肝胆相照,也看到李医生(富强)的幽默和爱心。”

  在谈瘤变色的年代,有人一听到“脑”动脈“瘤”,问我:“什么瘤?是良性还是恶性的?”“他能动吗?有没有中风?有没有半身不遂?”外子于8月病发,与他大姐泽兰因癌安息事隔一个月,新加坡的外甥看了文章说:“当时我们都很担心,还没有决定要不要去医院,就听到二舅的手术成功,我们感到非常感恩。我妈妈自从大姨安息后,心理还未康复,一惊又一惊,一直生‘小’病…二舅康复我们感到很高兴!”他还把读文章给妈妈听呢。

  我的朋友也劝我,既然生死由不得我们掌控,唯有珍惜当下、活在当下;有的则有感而发地说,睡前的pillow talk和我一样,常和丈夫谈“谁先走”的话题。一会友的丈夫(慕道友)看了我的题目,有“死”、“幽谷”等字眼,文章又以“夜深人静”写起,还以为我在中元节写鬼故事。我们说这题目取自<诗篇>23篇,是很美的一篇诗,并叫他回去看《圣经》。

  第二次复诊,我们再次向李医生问起外子的病情,听他讲解,我们才发现有太多的“刚好这样”,所以“手术可以那样进行”的机会;例如“还好血管的破口不大”、“破口旁没有别的血管”,“因为可以用angiogram和coiling的方法补救,所以不必开刀。”

  外子于主日晚上病发,早上他在英文崇拜讲道,傍晚在根登(Kundang)布道所讲道,题目是“苦难是灵命成长的学校”(上周他已于两堂华语崇拜证道讲此信息)。外子手术后两周,甲洞堂一执事因鼻窦炎引起脑有浓入院动手术急救,会友领袖的妻子、儿女三人因denggi入院就医。

  今年年初,卸任的他回到甲洞堂牧会,上任两周内,4个会友和一个慕道友安息。两周5场葬礼,他安慰还在调整心情的我说,自己是“上帝的仆人”。一个月前,我们到香港参加世界循道卫理华人联会第七届宣教大会,第三天早上,外子在房内祷告时被圣灵充满,他高举双手,泪流满面,不停地赞美主。上帝除去他对事奉的疑虑,赐他力量,叫他壮胆、继续带领甲洞的教会。

  虽然李医生叫外子手术后3周在家静养,不宜出门、接见访客,但阻挡不了弟兄姐妹的爱心,来探病的约有140到150人(包括在医院时到访的杨百合老师、带我家三小孩去吃晚餐的祖国弟兄等人)。

  当我在犹豫要不要执笔写这篇文章,早上读到<约伯记>说:“难道我们从上帝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诚如手术后第三天,外子从ICU 转去普通病房,神给他一句话:“你生是我的人,死也是我的人。”(参罗马书14:8)

  面对降祸、赐福掌权的主,我俯伏敬拜,无言以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