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袮所赐的,袮必保守!(29.10.17)

文:芦苇

 

  儿子有语言障碍。她已经不大记得当初是怎样发现儿子的不妥,虽然这只是大约一年前的事,可能潜意识中她一直在逃避,以为模糊了记忆就可以让心情好过一些。然而当时的自责、愧疚、无助和难过的感觉,依然历历在目,刻骨铭心。

  当时在某个非正式的聚会里,一个所谓的特殊儿童专家暗地里观察了孩子十多分钟,然后告诉她,她的孩子有自闭症。其实之前儿子的一些症状让她有担心过这个问题,可是又隐隐觉得不是,便决定继续观察。直到这一刻被人断言儿子是自闭症,她开始慌了。

  因为快要开学了,预约的医生要排期,她必需先决定要让儿子留在原来的学校还是转校。那段期间她终于见识到了那些披在爱心皮下的虚伪和偏见。

  “他为什么会这样?”

  “他能够自理吗?”

  “他会骚扰别人吗?”

  “是不是照顾者的问题?”

  “为什么这么迟才发现有问题?”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就像一支支细小却尖锐的针,狠狠地扎了一次又一次,她却只能硬着头皮勉强露出笑脸,假装冷静地去面对这一切。

  儿子只是被怀疑有自闭症,可是还没有经医生诊断的!她不断在心里呐喊,可是没有人听得见。她一直暗中观察孩子,孩子对人的说话和动作都有反应也会回应,他有眼神的接触,他会要求拥抱…… 或许是身为母亲的直觉,也或许只是不甘心,她总是觉得儿子的情况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儿子无法与人沟通

 

  后来终于证实了儿子只是语言障碍,她稍稍松了一口气。因为无法正确表达自己,使他无法跟身边的人沟通,才会导致性情古怪、不能融入群体,而引起自闭症的误解。当然,她知道考验并没有因此而结束。对其他人来说,自闭症也好语言障碍也好,总而言之就是有问题、不正常的小孩。起先她想要跟他们解释,希望能够得到他们的谅解,可是后来她发现这只有换来同情的眼光,或偏见,或过份热情的关心,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于是她选择了避重就轻地尽量不提起有关这一切的话题。

  她需要的是什么?她曾经也感到很迷茫。她不断告诉自己,这一切的发生必有上帝的旨意,可是她还看不见上帝为什么要让这些事发生在她的身上。她想起耶稣在被钉十字架前的祷告,“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

  她祷告,说了同样的话,可是却怎么都无法接着说那第二句,“这杯若不能离开我,必要我喝,就愿你的意旨成全。”

  她自问只是一个很普通,甚至很脆弱的女人,她实在不敢想象自己怎么能够撑过这道关口、怎么能够坚持下去。她自责没有早点发现儿子的问题,她怀疑是不是自己照顾儿子的过程不对,她甚至有想过如果当初不要生孩子的话,这样是不是对大家都好一点。

 

帮助儿子快乐成长

 

  然后,某一天,她突然想起了当初在跟先生讨论要不要孩子的时候,先生告诉她圣经里的一句话,“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 所怀的胎是他所给的赏赐。”曾几何时她几乎忘了这个应许。是的,孩子是天父所给的赏赐,天父必定会看顾自己的孩子。她开始祷告说,我只能把孩子交给你了,求你亲自保守看顾,求你赐我力量和智慧,叫我知道该如何去照顾他、陪伴他、帮助他快乐地成长。

  那天幼儿园有个户外旅游活动,所有的学生一同坐巴士出去。儿子来到校门口看见了巴士,突然眼前一亮,兴奋地喊了一声,“巴士!”,然后拉着她的手快步跑过去。儿子站在队伍当中耐心地等候上巴士,还不断向她招手。

  她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同样类似的活动,当时儿子拉着她不肯放手,大哭着不肯进去学校,她软硬兼施连哄带骗地,好不容易才让他上了巴士,然后狠心地赶紧转身离开,后来据老师说儿子看不见她以后才渐渐不哭了。

 

感动激动无人理解

 

  如今看着矮小的儿子夹在人群中,不疾不徐地随着队伍上了巴士,临行前还再次向她挥手道别。在回家的路上,泪水不停在眼眶里打滚着,她拼命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此刻的感动和激动没有人能够理解,除了上帝。

  祷告中,她只是简短地说了一句:谢谢你,天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