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相知相爱相守,一生婚姻里的约(15.10.17)   

文:陈水英

 

  一对恩爱夫妻,面对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没有惧怕,却多了一份平和的心情,没有不舍,却多了一份渴慕天堂的急迫。

  美里福音堂蒋祥平牧师虽不知与自己生活将近33年的陈秉好师母患上何种重疾,并在短短4个月内夺走她的性命,唯他知道死亡不但没能分割他们的感情,更坚定彼此一生奔跑不放弃的基督教信仰。

蒋祥平夫妇。

  不管前面的路程如何,蒋祥平牧师已经做好准备,追随师母的精神,聚焦全情投入神的事工,以便栽培更多有素质的传承者。

  在基督教信仰的婚姻观中,夫妻同属一体,师母在事奉的道路,已画上美丽的句号,而身为另一半则有责任完成另一部分,因此蒋祥平立志不但忠心服事,同时替心爱的师母完成未竟之工。

  向来坚强的师母,在病危时被逼放下教导司琴的职务,她视事奉如己命,此时内心的挣扎及痛苦,犹如刀割。

  由于两人感情深厚,许多人担心师母的离去,将让牧师深受打击,然而牧师清楚知道死亡只是短暂,并不能击垮他的意志,反倒为主快乐活下去,也会为师母好好的生活。

  蒋牧师说,师母虽没留下只字片语,也感受不到她有何牵挂,但是神是最好的,一切完美告终,人生没有留下任何遗憾。

  “我亲眼见证师母面对死亡的每个步骤,她的态度非一般人,出奇淡定,以身教教导孙子、儿子和媳妇,死亡并不可怕,只是提早回盼望已久的天家。”

  他说,师母是信道行道的人,是死亡的勇者,毫无忌违与探访者谈死亡,并透过生命活出神的大能。

  他说,去年4月医生初步诊断怀疑师母患上肺病,经过多次X光检验后而排除,此时却在师母的左手骨头有异样而进行化验。

  他心里感叹说,短短2个星期,病情恶化,病因未查出,医生却宣告没把握治疗;师母已做了十全的准备,选择不以躺在病床度过自己剩下的日子。

  他说,师母爱神的心表露无遗,不曾唉声叹气、自怜自哀,并嘱咐探访者要认真做基督徒,紧紧跟随主,用积极生命来回应神的带领。

  蒋牧师眼中泛泪说,由于过去大家忙于事奉,师母患病后,则有了较多时间彼此扶持及守望,两个人一起读经、祷告及谈事奉的点滴及教会。

  他坦白说,对于师母的离去,他心里确实不舍,但在信仰上没有困难,师母已成为他最珍贵的回忆。

美里交响乐团颁发纪念状。

 

  蒋祥平牧师与陈秉好师母少年时期在教会相遇,因事奉而相识,感情渐渐升华到相知,彼此吸引而相恋相爱,到最后彼此相守。人生五味杂陈,甜酸苦辣都让他们尝尽,但因着耶稣的爱,他们的爱情永远保鲜,旁人皆称羡。

  蒋牧师在献身事奉后,曾向神祈求一位爱事奉的姐妹,当时身为司琴的师母,几乎教会大小团契都参与;她热心服事的心,深深吸引牧师,两个人少年时期就私定终生,认定彼此为结婚对象。

  虽年少轻狂,但两人情绪各方面都稳定,一起疯狂事奉,却没被周围的弟兄姐妹识穿恋人的身份。蒋牧师说,过去美里是个单纯的城市,没有电视机的诱惑,少年都把教会视为自己的家;由于当时没有传道人,一班热心的少年人自动自发布道、派单张,进而一起打排球、海边吹风,也一起领主日学。当中包括后来的陈世钦华福总干事及陈世协新加坡院长。

 

最浪漫的事——做家务表达爱

 

  蒋牧师说,他和师母先后在新加坡神学院和马圣圣经学院就读,1983年结婚,至今超过30年,并育有两个可爱的孩子。

  师母为人非常简朴,不刻意打扮,常节省自己,对人慷慨,不喜欢逛街、买东西,最爱做的事,躲在一个角落阅读圣经,静静享受与神独处的机会。

  “曾有位孩子因没钱学钢琴,她马上拿出100令吉给对方,相信这钱能帮助造就这孩子的未来,她总是如此善良。”

  蒋牧师夫妇是美里福音堂最初以经费支持的神学生,蒋牧师亦成为首位土生土长的传道人,至今事奉已进入36年。两个人的配搭,可说天衣无缝,牧师负责讲台,师母是钢琴师,也因此负责大小团契。

  他说,师母是最棒的女人,不但能唱,还能弹奏各样的乐器,如钢琴、小提琴及手风琴,多方面丰富了牧师的事奉。另外,他说,人人皆知,师母不说闲话、不搞小圈子,总是为牧师守秘密,此为祝福。

  他坦言,师母不是浪漫主义者,务实——牧师从不送花,却以实际行动,如做家务、洗碗、抹窗等减轻师母的负担。

蒋家同游。

 

  “师母也是通情达理的人,这么多年的夫妻生活,不曾正面向我发牢骚;那年到澳洲攻读硕士,家里入贼,她虽害怕、压力,却不曾抱怨。”他说,他学成归来后,师母才把堆积心中的恐惧,全盘摊出,这也是师母极少有的小女人一面,因此能完成硕士学位,一半都应该归功于师母。

  在教养孩子方面,师母扮演严母的角色,除了要求孩子要花时间读圣经,并且所到之处,必把孩子带到身边,让孩子耳濡目染,积极看待事奉。

  他说,师母是位艺术家,两个孩子受到师母的影响,唱歌、演讲等都成绩标青,并且拿过无数的奖项和奖杯。同时,师母还受邀到学校指挥和培训合唱团,并获全国冠军,深获校长和老师们的爱戴。

  “师母是位低调的人,从不求回报,在教会及各界都非常出色,甚至胜于我;在她一生的时间里,前后免费栽培超过300位司琴,她临终前,我们向她要这300多位的学生名单,她却以手指指向天,意识已记在天上。她不在乎何人纪念,只要神纪念就好。”

  同时,师母也是牧师的忠实听众,每一堂的讲道,她都认真听道,说到深处时,必获得她大力称赞,反之则“毫不客气纠正”。

  当走的路已走完了,当行的道也完成了;师母在临终时,虽懊悔自己没好好照顾身子,但她没有任何遗憾,因她的生命如两头点燃的蜡烛,已经尽全力了,上帝召她已经无憾了。

  蒋祥平说,耶稣跟随者当学习以神为中心,所有的人事物,一切都是关乎神,并非我们。只要跟随耶稣,把人带到神的面前,活着就有价值。

  陈秉好师母的出殡日超过600人出席,由警察指挥交通及警车带路,教会牧者信徒和学校社团美里音乐交响队伍都踊跃出席,场面壮观。同时,还有许多人在网上留言,对师母的不舍及感谢。

  ——师母留下了美好的脚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