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放下的功课(05.11.17)  

文:阿简

 

单车长路。

  斯里兰卡的主要海港城市尼甘布,为全国第二大城市, 这个海港虽然热闹, 感觉却还是小小的。街头人们熙熙攘攘往来,头顶上不时传来飞机横越空中的声音。 岛上的国际机场不在首都哥伦坡,在这个离首都北部约20公里的城镇。把单车停放在一间传统的早餐小店, 信步走入店内。没有任何游客,店门口五角基小档子玻璃橱的食物说明, 是很多个圈圈的辛哈拉文—看不懂,用简单英语和小贩说明’plain tea’。在这岛国骑了八天,发现除了山区地区,基本上人们能够用英语沟通。所谓的  ‘plain tea’实际上是加了糖的红茶。小岛是世界出名的红茶出产地。中部的高原盛产顶级的各类发酵及半发酵茶种。 如果单单点 ‘tea’, 就是不加糖的红茶。这儿的店家,顾客若没事先声明不加糖, 多数会捧 ‘plain  tea’ 出来。’milk  tea’则是加奶的红茶。

 

你要点什么茶?

 

  一边喝热腾腾的红茶, 一边吃面包(真的是像漫画里头的一书面包,店家会问要几片,再切给顾客。)要了一片,烤得香脆的面包皮略呈黑褐色,面包却是松软。配上浓稠适宜的黄豆酱DAL,100卢比,价格公道的地道早餐。面包是岛国人们的主食。肉桂面包啊鸡蛋大葱面包啊各种馅料的面包,及无时无刻不喝茶。试过在乡下的民宿,早餐时主人问‘要红茶?奶茶?黑茶?茶?’。吃完早餐,随骑随停,来到热闹的鱼市场。一眼望去,靠近海滩的沙地铺满蓝色的蓬布,晒鱼干。成鱼的鱼干井然有序像兵士进行步操阅队。南太平洋的海水湛蓝,海风吹来,空气中弥漫一股鱼腥味。偶尔见到金发碧眼的外国游客,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参观鱼市场。老外在一群黝黑深邃的当地人中特别明显。晒鱼干处的另一边是卖渔获的摊位。人们相互讨价还价一片热闹。

 

茶园山道的鲜花。

  经过荷兰运河DUTCH CANAL,把单车停在桥上的石墩处。运河两边小船一艘挨着一艘,井然有序排列等待载送船客。尼甘布街上,金铺特别多。若与首都哥伦坡相比,车子明显少得多,但还是很热闹。在一药剂所门前停下单车,买防蚊喷雾剂。几天下来,除了中部高原较冷的地带, 发现岛国的蚊子特多且很像小型的隐形轰炸机,叮人于无形,被叮者奇痒无比。

  中午时分,来到尼甘布地标, 圣玛丽大教堂。这座建于1874年并于1922年完工的天主教堂气势宏伟, 整体建筑融合了欧洲风格及岛国特有的建筑技术。教堂里悬挂两壁的浮雕栩栩如生,一排一排褐色的木制长椅诉说岁月的痕迹。坐在椅上,由前面椅背的镶空桃花图案往前望去,心生穿越时空之感。尼甘布有小罗马之称, 在岛国为葡萄牙所殖民的 时代, 天主教基督教已蓬勃盛行。

  在椅上静下心祷告。这趟海岛骑行,出发前一些突发而至的人事物,让自己无所适从。却还是决定上路。人的一生,有许多议题,不可能每样事情都顺遂都称心如意。当把自己全然交托给父神,在生活上在人生路上学习顺服的功课。记起某天在中部靠近柯马力水坝,茶园山道的小屋寮避雨,那卖鲜花少年的脸。

 

生命没有永远的顺境和逆境

 

  “你打从哪里来?”小伙好奇,口操英语。“马来西亚。”职业病发作,问起他读书事。“没上学啊,英文是靠卖花看电视自学的。”因父亲欠债落跑了母亲又因病早逝,与婆婆两人相依为命,每个早上到这条中部主要通往山区旅游点茶园的山路,帮婆婆卖花,赚取生活费用。言谈间他透露自己还怀有上大学的梦想。小伙子的一席话如醍醐灌顶,山区孩童求学已不容易,难得他有如此心志。突然啊我嗤笑自己的无知——生命中本就没有永远的顺境,也没有永远的逆境。某一刻我骑走在逶迤的盘山上山公路上,不远的前方也会有下坡。只有调整心情,让自己重新出发,才能继续向前,看那路的尽头鲜花满簇。

  在祷告时向上帝交托,让我学习放下。 骑程的辛劳其实不算什么,心中的疲惫才是煎熬。漫漫人生长河,总会邂逅不同的人,路遇不同的风景,有些人只是惊鸿一瞥的剪影,有些也只能是一程相伴。如果只是一味的否定自己,只会让生活陷入灰暗困顿的境地。告诉自己, 顺服再顺服。圣经<彼得前书>五章七节说“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 因为他顾念你们”。只有学习依靠上帝,那无论外面的世界多少风风雨雨,自己的内心都依然会弥漫一抹暖阳,溢满淡淡的芬芳。

 

传统垂钓。

  在小岛南部的海边,某天无意间骑入一片椰林,骤然邂逅了海天一线广袤没有边际的蔚蓝。心里豁然开朗。我感谢父神,让我有在异国的土地上独骑和踩向未知的勇气。这些天的骑行与思考,发现自己已渐渐适时的学会调整情绪,微笑着转身,学习放下,将心情和精力放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因为,只有那样才会发觉美丽的风景就在身旁。看见海岛南部海岸线那独特的渔人在垂直的竹竿上垂钓的传统钓法,突然有所感悟: 垂钓尘嚣,隔绝喧闹,唯有把悲伤过尽,才可以重见欢颜;唯有把苦涩尝遍,才能自然品尝回甘。独自行走于烟雨红尘中,总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而许多相遇其实无处告别,自己不必埋怨,更也无须苛求,该来的总会不期而遇,离开的也无须挽留,放下心底那些所谓的执念,才能拥有看云卷云舒的从容淡然。

  呆了好一阵,中午时分离开教堂,阳光炽热。抬头, 穹苍湛蓝如故。这趟骑行,纵然有些许风雨,唯人生一如单车踩踏的脚步, 继续前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