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33期:卢卡斯的房子与猫   

  

 

 

文:佩珊   图:小菡姐姐

 

  卢卡斯是我的邻居。我们搬进目前的居所之后两个月,他与他的主人接着就搬进来。

 

  卢卡斯的主人吉米是英国人。他是英国派来砂拉越殖民地的县官 ,所以他会说华语与客家话。是当时当殖民地县官必须学的。退休后他一直领砂拉越政府的退休金。而且他有砂拉越的永久居民身份。

 

  卢卡斯是马兰诺人。十岁就到吉米家中工作。一做就60几年。期间吉米的儿女长大成人,一一回到英国生活 ,吉米的妻子也离世。只剩下卢卡斯陪伴身旁,不离不弃。

 

  卢卡斯只上过一两年学,却说的一口流利的英语,马来话却不太流利。因为住在英国人家中六十几年,英语反而成了他的母语了,原本的母语就撇一边了。

 

  他善于烹饪,做家头细务。当吉米妻子离世后,卢卡斯就当起吉米的管家,照应吉米的起居饮食,家中的大事小事,都经他手。

 

  55岁退休后,吉米并没有回去英国。他说:“我离开英国几十年 ,回去英国,生活脱节。而且,只能住在公寓里,孤孤单单的终老。英国的冬天很冷,冻死了都没人知道。不然,就是在养老院里等死。我不回英国。我习惯了在这里。”

 

  他带着卢卡斯到槟城做生意。72岁,吉米卖掉他的生意,搬回来砂拉越长住养老。

 

  卢卡斯理所当然的随他的主人一起回来。

 

  吉米告诉卢卡斯 他写好了遗嘱。他的房子与钱财会全部留给卢卡斯,而不是他自己的儿女,因为卢卡斯照顾他。儿女有他们自己的生活。

 

  卢卡斯也盼望着,终于有一天他会有自己的房子。他小时候家贫才会做长工。他从来没拥有过任何产业。他所有的工资都交给父亲养家,供家里的哥哥上学。他的哥哥读完中学,上大学,成为高级公务员。而卢卡斯依然是吉米家的长工。

 

  卢卡斯爱收集古董,爱烹饪,爱园艺,爱养猫。吉米并未阻止他有自己的收藏与嗜好。

 

  卢卡斯在社区图书馆,电台都举办过古董展,并上过电台与报纸的访谈,谈园艺、猫与古董。

 

继承了产业与猫

 

  吉米94岁时离世。吉米把他所有的产业,房子与现金都一如承诺,留给了跟随他一生人的卢卡斯。虽然有了钱与房子,卢卡斯却一个人孤零零的守住终于属于他的独立房子,终日与古董、猫儿为伴,照顾他的花花草草。

 

  卢卡斯终日守住吉米带不走的房子。

 

  后来,他找回他的亲兄弟姐妹。但他们都住得远。所以卢卡斯还是与猫为伴,一个人养了二十几头猫。

 

  原以为卢卡斯可以长久拥有房子,不幸,吉米过世 不到三年,孤独的卢卡斯就心脏病离世。他拥有房子与钱财还不到三年。

 

  他去世后有好几个年轻人自称是他的干儿子,到法院申请继承卢卡斯的产业。最后还是卢卡斯的哥哥继承了产业。他的哥哥用卢卡斯与自己的出生证,证明两人是亲兄弟,而,卢卡斯一生没婚配、儿女,哥哥就是当然的产业继承人了。那几位自称是卢卡斯干儿子的,因为没任何证明,就不了了之,再也没有下文了。

 

  卢卡斯的哥哥原本有家,住在诗巫。继承了房子。居住地与弟弟留下的房子相距很远。卢卡斯的哥哥想卖了房子,众多买家都要压他的价。不卖的话,房子没人照顾,里头的古董与物件很多,恐怕会遭贼惦记。卖又不是,不卖又不是。

 

  他的哥哥最后离开家人,住进卢卡斯留给他的房子里。

 

 

住进另一个老人

 

  这栋房子又住进一个老人。终日孤零零的守住房子、古董与卢卡斯的猫,还有满园的花草。

 

  只有学校放假时,他的儿子带着孙儿孙女来看爷爷。

 

  无论黄昏或清晨,我总看到这位老爷爷,坐在他所继承的房子的阳台上,与他弟弟留给他的猫儿们说话。

 

  孤独的人,冷清的房子,失去主人的猫。

 

  老人, 一如他的弟弟,守住房子,守住猫 ,守住一屋子的古董。守住他弟弟带不走的产业。

 

  这个老爷爷又能拥有这栋房子、这些产业多久呢?我没法猜测。

 

 

【哎呀艇长有话说】

什么是属于

 

  什么是“属于”呢?假如我们拥有一间屋子的地契及锁匙,随时能够自由进出、居住,更有权力通过法律转让或售卖,这屋子就是属于我们了。

 

  但是,再近似无聊的想想,我们虽然住在那间屋子,当我们在出去的“时段内”,那屋子“只是一间屋子”,我们又没有“用”它,就没有属于不属于的问题。

 

  听来抽象,好像强拗,但不难理解,看看这个故事就很容易明白了。殖民地县官吉米的独立房子,他身后当然“没有法子”属于他,而法律上的证件对他个人也没什么意义。他的长工卢卡斯接着承继了他的房子与财产,算是达成了多年“渴望拥有”的心愿。

 

  但故事往下发展,是一层层撕破给我们看,情节不是很愉快。卢卡斯独自孤零零守住吉米带不走的房子,三年后,结果也是“失守”,卢卡斯也走了。

 

  及至卢卡斯的哥哥出现在故事线里,情节相似。

 

  ——简单总结,没有什么是永远属于我们的,而眼前的拥有只是为了运用或享用——享有,才是王道。

 

  听来消极,好像很不适合放在亲子共读版里,但它里面却有很积极的蕴含,也很实际,连孩子也能“学以致用”。

 

  当同一条街种满了花草的时候,路过就停下脚步看看,这些绽放喜悦其实属于大家,谁看谁就得着;当邻居的花树几根枝桠伸展到“属于我们”的篱笆或院子时,不要厌烦,那是礼物。当然不要采择放在自己的厅堂,让它“属于自己”;而邻居也不必楚河汉界大力修剪,以免“侵犯他人一点点地界”。

 

  有天在朋友的店歇脚,那店在闹市,但从店的落地玻璃望出去,却是大好风景,一个小草场,还有漂亮的行道树。我说:“哇!你的院子啊!”他有些错愕,我说:“你就当成是你店的一部分就好了,现在我们从这里望出去,很有空间感,很舒服呢!”——这里面并没有把公共财产据为己有的意图,绝对合法。

 

  什么是“属于”呢?假如我们家里满园花草,但没空去望它们一眼,或嗅一嗅花香——这时再讲“属于”,还有什么意义呢?

 

  如果我们买了一个烤炉,却长期束之高阁,只享受“拥有”的感觉;或书本永远只用着装饰,那又有什么意义呢?不如都送出去,让它们有机会活过来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