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34期:再见萤火虫  

   

文:梅                        图:慧贤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里,微弱的一点亮光总是容易一眼就被发现。这一点的亮光在空气中忽高忽低地闪烁着,向茂密的红树林移动。

 

  “看,爸爸妈妈,萤火虫在那儿!”小小坐在木船里,船夫刚把船向树林划去,她就发现了萤火虫,一边拉着妈妈的手,一边兴奋地大声喊叫。

 

  “嘘,小小,别作声,这样会把萤火虫吓得连家都不敢回!”妈妈在小小耳边细声地说。

 

  小小火热的心情被浇了一盆冷水,委屈地说,“这是一只溜出来玩的萤火虫,不是回家的……”

  “你仔细看清楚,它停在树叶上。不只是它,这儿还有一只,噢,那儿还有另外一只,都是它的同伴!”妈妈指向树林……

 

  船夫缓慢移动着木船,向树林前进,妈妈和爸爸陪在小小身边,在大树旁发现了更多的萤火虫。

 

  啊哈!船只绕到树林的另一边,数以万计的萤火虫,啊!萤火虫正点燃着自己,为一棵棵大树带来璀璨的亮光呢!

 

  小小被眼前美丽的画面怔住,她拿出手机,按下键钮,“咔嚓”一声,手机射出一道刺眼的闪光——爸爸妈妈和船夫想要制止已经来不及了!

 

  树上的萤火虫受到惊吓,荧光变得暗淡,毫无目的地四处乱飞。

 

  “不要走!”小小在漆黑中伤心地挽留萤火虫。

 

  “小小,夜里拍照很难拍得好,况且,闪光灯会伤害萤火虫,使它们自身的荧光消失,为了保护自然生态,就让美景留在我们的回忆里好了。”爸爸抬起头向天空探索,却没再发现萤光。

 

  “对不起,对不起,萤火虫会死吗?萤火虫会回来吗?”小小不止伤心,还内疚起来。

 

  “哈哈,不会。”船夫笑着说,“我们再静静地呆一会,萤火虫又会出现了!”

 

  不久,空气中再次抖动斑斑荧光,越来越近,越来越多,纷纷向红树林移动着。萤火虫又密集聚合,比围绕着圣诞树的灯泡还要漂亮,好壮观!

 

  这一回,小小连大气都不敢透一口,只睁大了眼睛,安安静静地欣赏这世界最有名的瓜拉雪兰莪萤火虫奇景。

 

  拜访过萤火虫聚集的红树林区,船夫缓缓把船划回岸边。小小见船只远离了红树林区才敢开口说话:“妈妈,幸好刚才我只是把萤火虫吓跑而不是吓死掉……”她答应,下次拜访大自然,她一定客客气气地当个好客人。

 

  夜晚,河面上风大,爸爸拉开外套,把小小搂入怀里,在“啪啪”的划桨水声中,小小的眼皮越来越重,视线越来越模糊……她安安稳稳地倒在爸爸的臂弯,温暖的臂弯,睡着了。

 

 

【哎呀艇长有话说】

如在现场

 

  船员探险小队的梅亚在“小活力002号”出发前,有些迟疑要否上船,她说,这几天我有朋友到西海岸沿途渔村去旅行,我很想跟着去,好收集一些故事。但后来她又说,不然,其实在船上通过电话采访他们,再私讯一下就行,而且连照片也可寄来了。

 

  当然,能亲自去看看嗅嗅摸摸,脚踏在那土地上,感觉是不一样的。梅亚说,这些地方我们一起去过,现在他们有的只是旧地重游而已。如果需要,我们从平安岛回程的时候,上岸去看看也行。

 

  哎呀艇长偏好“实地”——采访最好要面对面,自然无修饰;况且见面三分情,就为文字添加一点温度。梅亚说,我跟他们都混得很熟啦,听他们讲话就像见到他们的人一样。

 

  “还有,”哎呀艇长说:“要有现场感!不单是实况记录。就说绘画里的写生,风吹过来,枝条摆动,我们下笔就会跟着轻快但有劲力,所以拍了照回家画的风景画,感觉就不同;文字也一样,只是节奏松紧快慢就得要拿捏,让读者如在现场!”

 

  梅亚说,我就努力回想当时的现场吧,那些地方我几个月前才去过。没问题!

 

  说过了“没问题”,梅亚在船上闭门谢客,几天后交出了3篇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