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35期:此时此刻艺起来   

   

 

文:梅                 图:立莉

 

  古朴的小镇黄昏,承恩和爸爸妈妈蹲在一排老旧房子的后巷。他忙碌地替换着手中不同颜色的调色盘,爸妈聚精会神地给壁画着色。

 

  四年了,自从爸妈和一班爱好艺术的叔伯们,问准了老街店主和屋主,每年都会在适合的后巷画壁画。壁画记载着农村风貌的经济活动;壁画发扬着村民优良的饮食文化;壁画展现着镇上孩童们无邪的童趣生活。

 

  “今年,有点不一样。”爸爸说了,“除了壁画,社友们还会构思一些创意立体作品,好比破铜烂铁改造成的机器人。好让到访的观光客人,感受美化环境,也认同环境保护。”

 

  “这主意真不错!”承恩一想到老房子旁边站立一个铁皮机器人,就联想到《绿野仙踪》里的铁樵夫。去年,那幅采胡椒的壁画旁边摆了一副梯子,他就曾把自己幻想成《魔豆》中登天的杰克呢!

 

  “恩恩有什么想法的话,不妨提出来。”爸爸问。

 

  “让我好好想想,我要发表一幅独一无二的立体画!”当时承恩是这么笑着回答的。

 

  如今,壁画都完成得七七八八了,可是承恩的旷世佳作还没有灵感!唉,这不还在给爸妈端调色盘当助手吗?

 

  承恩低下头叹息,心里很是后悔:真是的。谁能创作出独一无二的作品啊?

 

  暖和的微风拂来,承恩被额头前晃动的细发弄得痒痒的,不禁甩了甩头。“小心,别打翻了调色盘。”妈妈提醒。

 

  承恩回过神来,应了一声:“对不起!”继续端好调色盘。

 

  他无聊地抬起头,西边的云层射出的金色阳光,已经不再刺眼,尘埃颗粒在一道光线中飞舞……老房子旁的电灯柱,延绵着下垂的电线,几只早归的倦鸟已经占好位子,整理羽翼,应该是打算在那儿过夜了。

 

  风儿不时为天边的云彩换妆,一时是抹上红霞;一时是蓝中带白的浮云飘来凑热闹;一时浮云散去,金色阳光似勇士手中的剑般刺破云层……

 

  “夕阳无限好……”承恩想起学过的唐诗,正是这个时候最好的写照。

 

 

  “爸爸,你看!”承恩挥手指向西边的天空,“有光,有云,有鸟,有老房子,有电灯柱,风儿吹,景色一直变幻……不如我们在这儿设一个空的画框,客人无论什么时候来访,都能欣赏,一幅独一无二的画作呢!”

 

  爸爸妈妈循着承恩所指的方向望去。没错!这个角度确实把小镇淳朴又多彩的面貌袒露无遗。

 

  “上天自己来参与这个创意平台呢了!”爸爸用左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对立,构成一个框架,左右移动,上下移动,寻找最佳角度。

 

  “不过,该给这作品取个什么名字呢?”承恩模仿着爸爸的动作,心里却萌起一个问题。

 

  “就叫‘此时此刻’吧!因为上天每时每刻都给我们预备了美好的景色!”说完,妈妈也放下画笔,对着天空架起手指框架。

 

 

 

【哎呀艇长有话说】

好好看风景

 

  我们的眼睛十分奇妙。我们每天习以为常,一开眼四周景物尽收眼底,很方便——但也因为这样我们有时不大会看东西。

 

  我们的两只眼睛,如果注视正前方,眼球不可转动,头也不可动,这时视觉的可及范围,上下各120度;左右分别为100度,加起来共200度。

 

  如果情况与上同,但变为单眼视角,以右眼为例,视觉范围上是50度,下是70度;左60度,右100度(大家可以左眼闭起来实验一下)。

 

  画家对这个比较在意,开始到外面写生风景的人,可能会有一个问题,就是范围太大,两只眼睛不知要看哪里好。所以老师就教了一个最简单的方法:闭上一只眼,用拇指食指对立,弄成一个正方或长方形来选景,这是框住一个范围,免得分心无所适从。

 

  我们看别人拍出来的风景照,只觉比原景漂亮,因为摄影师已经用心截取了一部分大自然,他们要我们好好的专心看一看——这是教我们看东西的其中一个方法。

 

  当然,如果平日生活我们的视觉都给这样框住的话,就不够用了,我们常常还是要眼观八方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