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桥的默哀与希望(12.11.17)  

文:温泉

 

  6月,与妙芝同事参加槟城教师营,有幸首次横渡槟岛第二新桥。朝阳出升,海涛柔和,真是美丽广阔,一振胸怀。

  到槟城阅书报社的孙中山纪念馆参观,更是感慨万分,心情激动。行阅中国先贤抗斗封建朝代、争取民主,到共产国的建立、日本帝国和西方国家的侵略历史,一边看,一边就倍加唏嘘感怀。到底滇缅公路,又用多少血汗建成?泰国桂河桥的死亡铁路,又是用多少灵魂建成?卢沟桥,更赔上了多少中国兵士百姓的性命,捍卫了中国人的尊严?

  记忆就像铁路那么长。日本侵略亚洲时,多少国家受尽伤害?像泰国这座横跨桂河的大桥———桂河大桥,是当年日军强迫盟军战俘建造一条连接缅甸及暹罗的其中一段铁路,这条铁路在牺牲了无数宝贵性命后才得以完成,故有“死亡铁路”之称。另一厢,中国云南滇西处的20万乡民,却是主动用自己的血肉,费时8个月,在山上筑成一条通往外界的运输通道,这条延续民族命脉的崎岖之路,是抗日时的唯一的后援之道,此即为公路史上的奇迹——滇缅公路。

  中国历史里,秦始皇建筑万里长城也是如此劳民伤财,陈琳《饮马长城窟行》有“男儿宁当格斗死,何能怫郁筑长城”的怨恨;孟姜女痛哭三日三夜,城墙为之崩裂,露出夫婿万喜良的尸骸,但她仍因绝望而投海而死;正是张养浩那句“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的痛苦写实。

  天,现代科技可以建筑出著名的桥,像中国玻璃桥云天渡,不过是炫耀人类智慧和发挥旅行功用;像美国金门大桥,除了是交通大道,就是自杀的最佳场所。这些所谓著名伟大的桥,却没有办法让我们的心灵真正的纪念和震撼,因为它们不是用血泪和生命去筑成的。

  猝然,我的心灵有种无比的颤抖与感动,我仰望天空,仿佛看见了一道联系天上人间的天桥,是个有血有肉的十字架,那伟大的身躯——耶稣基督,祂本是神,却因为爱我们这些罪人,道成肉身,来到人间,与我们共患难,并且自己成为人类的代罪羔羊,用自己的生命和血液铺下永生的天桥,让天上人间有了一个相通的桥梁,让人类与上帝之间那道隔离彼此的墙拆除了。

  战争,源自人类心灵的罪恶,人在断桥两岸,没有了沟通与和谐,人类彼此伤害,不断摧毁彼此心灵的桥梁,成为一个鸿沟,也成为人类与上帝之间的鸿沟。但耶稣来了,为的就是要修补这个破口,甚至自己成为了桥梁,要把和谐和爱,化解我们心灵的怨恨,补接之处是宽恕与平安。

  古今中外,多少宣教士,也奉献和牺牲了他们的生命,把这道桥梁的模式,建立在非洲、在亚洲在全世界各地;他们学习当地人民的语言,融入当地生活的文化里,为要学习一种“道成肉身”,活出福音的真谛。在中国,有戴德生;在非洲,有利文斯顿,甚至,多少人为了建筑这道桥,被杀害,被吃了,被瘟疫灭了……特土良说:殉道者的血,是教会的种子。

  如今,当我默想人类造桥的悲剧时,我不再绝望,因为我同时也看见了希望的光辉。耶稣基督这道福音桥,祂必然会指引你,在这乱世中,找到生命的价值、方向,和永恒的意义;这道桥,是耶稣自己走过的,是安稳的。

  祂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