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杏坛四十(12.11.17)  

文:玉莱

 

  教书那些日子,转瞬间过了几十载。踏上教育之旅,刚从高中毕业,一路上风风雨雨,面对了几个时代的教育制度,从传统、KBSR、KSSR到今天退休之时的SEMAKAM KSSR(最新制度)我都在安静的教书。

  撑到60岁荣休,乃是自己对教书有一份热忱,喜欢孩子。久等的退休的日子,将到,却又百感交集,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2017年2月23日是我正式退休的日子——退休,令人羡慕的名词与时刻。哈哈!可以自由啦!

  辛苦了几十年,劳心劳力,也许应该好好的享福了。欣慰的是,我执教将近四十年,可说桃李满天下。我感谢1982年毕业于万津中华小学的学生依然尊师重道,又尽心尽力,邀请他们的校长和老师参加“师生情牵24年”的聚餐会(2016年10月12日)。

  今日教书不同往日,老师似乎天天面对许多繁重的工作,有改不完的作业簿,还要面对一些问题学生和一些不大讲理的家长。最令人烦躁的更是那输入电脑的工作,简直多得数不清。一听到报告要kemaskini e-operasi就马上要动工了。对我这个对电脑不是很熟悉的“老”教师可就够烦了。

  我与孩子们打成一片的日子,历历在目。我自1989年经过一年特训的音乐课程就成为流动音乐老师。我以歌声及音乐盒跟孩子成为朋友。在音乐里,我看到了孩子们的可爱、温馨……

  他们有些也许调皮,却能发挥自身的才艺,在学校各项庆典中,帮了我大忙,而我也能顺利训练他们呈献一些特别节目庆祝教师节或儿童节。

  我曾教导一组学生用环保乐器如空瓶子、铁罐、木板等敲击歌曲,他们都表演得很出色。

  难忘的教学活动难以一一举例。我感恩在几十年的教书生涯里,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从1989年至1994年,我走过几间学校,因为我是一位流动音乐老师,须在一个星期内到两间学校教音乐。

  直到1995年头,我转到吉隆坡州立华小后就不再“流动”了。我非常庆幸能在一间卓越学校执教。同事们如同兄弟姐妹,在一个大家庭里,教学愉快,有福同享,有说有笑,吃、喝、玩在一起。我深感幸福,同事们曽经为我庆祝50岁生日,我在学校被称为大众妈妈,时常与他们分享美食,煮饭给大家吃!

  我感谢校方让我在退休前两年,有机会带合唱团远赴香港和泰国的清迈参加国际合唱比赛。吾校合唱团演绎不错,都获得两次银奖。其实,出国最大的收获不止是获奖,是令人开拓眼界,学习许多功课。除此我有机会欣赏到来自各国合唱团队的优异表演,尤其来自印尼教会演唱的圣诗《How Great Thou Art》, 唱出了神的伟大,简直听出耳油,震撼不已。

  过去跌跌撞撞几十载,一切有主的保守和祝福,许多难题都迎刃而解,感谢主。除了感恩,还是感恩,贡献杏坛整整40载,目送一届又一届的学子走出校园。如今轮到我走出这可爱的校园。

  再见了同学们,同事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