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与你同在(26.11.17)

文:孙天心

 

  前阵子必须到医院动一个手术,心中异常忐忑,手术前请了假待在家里。平常在公司横冲直闯的忙惯了,一天往往必须连开几个会议。就算是在开会当中和人商议着时,也是一台手提电脑搁在桌上,一面瞄着电脑画面在回复邮件,一心两用的只想把快爆腾的公事尽量赶完。

  突然赋闲在家,忙碌的生活层面无端沉淀下来,竟然惶惶然不知如何度日,心中没来由的为隔天的手术忧虑起来。霎时间生死的问题纷纷晃现到眼前来,杂乱无章的扰动了心绪。

  日常竞逐的琐事、公司规定的绩效指标,在这时刻显得都不在重要了。权势地位竞争在这节骨眼上,还能够演绎些什么有绕有分量的角色呢?

  我对手术动了退缩的念头,迟疑着也许就取消那项手术吧?那时,福音频道刚好在播放着,一个声音清清楚楚的传入耳朵: “Go, and get it done  ( 去吧,把这个给完成了) !”

  那个晚上,我彻夜难免,把枕头叠高了,半倚身子,等着时针一分一秒的龟速移动着,迷迷糊糊挨到了天亮。

 

绝望蔓延心中

 

  隔天早上,一种像陷在绝望深谷的无力感悄悄的蔓延在我心中。我彷徨祷告:“主啊,你知道我的忧虑,你知道我心中所惧怕的。请让我感觉到你的同在,请显现给我看,或者差派一位天使,让我听见你的安慰……”

  这时,我身旁的手机骤然响起,是一位教会的姐妹打来的,她温稳的对我说: “耶稣出人意外的平安在你里面,你必不动摇,让天父的爱充满你,因祂的恩典,你必定安然度日。”

图:孙天心

  我顿时傻了,万万预料不到天父的回应竟然是这样的及时,这样的深入心坎。泪水静静地从我脸颊上淌流下来。

  过后,我端坐在桌子前继续低头祷告。父亲的简讯传来了。父亲其实在某个场合下已经做了认罪祷告,但是却从来不在人前承认他是基督徒。他的简讯有一个十字架的图样,上面写着: “主耶稣你是我力量与盼望的源头,帮助我相信并倚靠你。”

  <马可福音>9章24节:“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 这便是我的软弱,给主一针见血的点出来了。

  到医院去的时候,我跟着办事处的指点签署了几份同意书,然后便被带到病房,等待被送去手术室了。

  等待的滋味是噬人心脾的。仿佛在彷徨的涡旋里无止境的回转着,像一个世纪那么遥远,没有前瞻后顾的方向,就只有等待,等待着一个未知数。

 

食指有十字架形状

 

  我在苍茫中无意瞥见左手食指上有一个小小的交叉,那是原子笔留下的痕迹。再仔细一看,那明明是一个十字架的形状啊!这印记是怎样会划上去的呢?

  在等待手术的过程中,许是紧张,我一连进出洗手间好几次,每一次都用肥皂洗手,但那十字架并没有被洗掉。

  直到手术完成临回家之前,我还是看到十字架的印记清清晰晰的盘踞在左手食指上。

  上帝,你是在告诉我,你一直都与我同在吗?

  回家之后因为麻醉药未消,我睡得很沉。半夜醒来饥肠辘辘的,找了些东西来吃,却也忘了手指上的十字架。

  而那之后,十字架便也在不知不觉间从手指上消褪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