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雨水不要下(26.11.17)                      

文:杨恕

 

  9月21日的洪水,10月21日槟城丹绒武雅山崩,活埋了11人的阴影尚未过去。

  11月4日槟城大洪水,又淹死了七个人,老人院的老人泡在洪水里的画面,令我戚戚然。此次槟城80%地区洪水滔滔。

  百年不遇的槟城洪水让我们想到什么?

  十岁以前我住在砂拉越峇南河遍边的小镇丹容里望。

  听父老说,这个小镇,开发了百年,都不曾淹水。1960年代开始年年淹水。

  原来是峇南河上游在上世纪60年代,日资木山公司大事砍伐森林,大片大片的森林消失。没有了树木绿被的阻挡与吸收,雨量大时,雨水直冲而下,洪水就泛滥。当年其中一个木山是日资的东益公司。

  农作物,牲畜,商家的货物,平民的家具,无一不被洪水吞噬。两岸人民苦不堪言。尤其是丹容里望的居民,家家户户都为应付水灾,买了或大或小的船艇。虽如此,只要天空布满雨云,居民就发愁,心中不停的祈求:“雨水不要下 ”,而夜不能寐。

  1963年大洪水,水位涨至二楼的高度。惊动国际,澳洲政府与国际红十字会还到来赈灾。

  年年水灾,人民怎么富得起来?加上土产价格下滑,生计困难的人口不断外流。如今小镇虚空,只得一个收购土产的华裔在那里经营。镇民都到哪里去了?都被洪水冲走了,住不下去。

       砂拉越的美里,是被一座叫做加拿大山的山脉拱成一个如海马一样的长条形城市,地形很狭窄。2009年一月及农历新年间,加拿大山发生两次滑坡崩塌,山泥掩埋了一个国油油站,还夺走两条人命,摧毁了八间民宅。

  原来之前有人砍伐斜坡上的树木。雨季时,山就崩塌了。

  过后,政府委派一队地质学家展开勘查;勘查队伍用了两周时间测探。

        勘查的结果:美里加拿大山原是400万年前海底的山,她的土质是海底沙砾,如今山已经老化,当雨季来临,山脉吸收了大量的雨水后坍塌的可能性极高。

  从此地方政府不批准任何发展这座山的计划。政府还以地换地的方法,让山上居民搬迁,这是明智与负责任的做法。

  根据BBC电视台,就在2017年8月24日,在瑞士阿尔卑诗山最大的滑雪场发生了等同三级地震的崩塌,山体滑坡,有8至13个人失踪。滑雪场是砍伐森林破坏绿被的工程。当滑雪场投资者赚钱的同时,政府也从中抽税。         

  1993年12月11日,雪兰莪淡江公寓崩塌的惨剧还历历在目,家属伤痛还未过去。山坡发展错估是人为悲剧。

  前车可鉴,欧洲的雨量远远不如我国,尚且如此。雨量多的大马更是不可把开发山坡地当儿戏。

  山坡发展 的税收,抵得过失去的人命吗?大自然失去了森林绿被,时日一到它就反扑。而大自然的反扑,往往大过开发的利益。失去的森林也很难再恢复,失去的人命更是无价。子孙后代的居住环境被破坏了,还要怎么住呢?

  向钱看的政府与发展商都罪不可恕。

  槟城从2013至2017年11月4日,突发水灾共120次。这是非比寻常的。槟城水灾可说是天灾,也是人祸。但山崩是天灾呢,还是人祸?

  即使有水灾津贴,水灾那么频密,津贴也无用,既花了人民纳税的财又伤了人民的命。区区几百马币,抵得过日薪工人不能开工,小贩不能开业,商家不能做生意,货物家具汽车损坏,水灾区的房子卖也卖不出去。人民逢雨就夜不能寐的痛苦吗?只有小孩会在水灾时划船,钓鱼,在水中游泳作乐。相信即使得到津贴,灾民也是苦哈哈,快乐不起来。

  超级雨量,若有足够的树木与绿被,至少会吸收与阻挡65%的流水量,减缓流速。理论上 315mm的雨量也会等同减至110.2mm,洪水也会减轻65%。

  人民要问的是:将来的槟城州是否会年年水灾?或者逢超级雨即泛滥?而破坏了的山体,谁又来修复?如果年年洪水泛滥,山体经常滑坡崩塌,槟城的繁荣还会依然吗?三不五时就要面对水灾,收拾残局,损失钱财,甚至人命,做生意的,找生活的,一般民众,还是那么乐观吗?还是如我家乡小镇丹容里望的居民,只要一见乌鸦鸦的雨云就发愁,祈求“雨水不要下”,夜不能寐了呢?。

  令人欣慰的,此次槟城水劫山崩让人看到真情。救灾不分朝野,不分种族,不分宗教团体,不分政党…希望能修复在大选时,因政治操作撕裂的伤口,也让人看见原本就该有的大马精神,彼此帮助。

  1998年槟城淹水,林吉祥先生在州议会责问许子根前首席部长把槟城变成威尼斯,应该买游艇带游客游水上槟城。当时水灾并不如今天的槟城那么严重与频密。如今这句话又该问谁呢?林先生是否该转问自己的儿子呢?

  口舌之争并不能改变事实,也改变不了灾情。前有林吉祥,后有张盛闻,一句“不要与天斗”得罪了槟城人,连他无辜的父母都被网上霸凌,被人咒诅谩骂。

  灾难当前要紧的是人民的生命,口舌之争不能成事 ,同心救灾应摆第一。

  已经发生的,天灾也罢,人祸也罢,都发生了。该处理的也已经处理。套用卢丽安的话“过去是历史,不能改变…将来可以创造。”

  收拾水灾残局之后,槟城政府,中央政府,都必须严肃的思考如何改善水利工程,山坡发展,环保,救灾机制 甚至豆腐渣工程等等。

  希望水灾次数可以减少或终止,山崩灾难与惨剧也不要再发生。

  愿天佑槟城,天佑大马!

  而个人应该学习在灾难当前爱护环境,依靠上帝。就如<诗篇>46:1与3 节所说:神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其中的水虽砰訇翻腾,山虽因海涨而战抖,我们也不害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