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走得下去(05.11.17)       

文:伍小兰

 

  几个星期前的一个下午,我到Tesco购物中心里的一间理发店剪头发。那几天,因为常常下雨,加上忙了一个早上,有点疲倦,脚步不是很稳,走得有点东歪西倒。

  正在我摇摇摆摆地走进购物中心,一位少年人看见了我。他大概觉得我走路的样子很滑稽,一面笑,一面拉他朋友的手臂说:“看!看!那个人竟然是这个样子走路的!”

  他的朋友转过身来,看了看我,很紧张地对他说:“别说了!别说了!”

  我刚好经过他们面前,抬起头,笑笑对他们说:“安娣的脚生病病坏了,所以只能这样走路。”

  那少年人有点不好意思,也有点好奇地问:“这样走会痛吗?”“噢!不会痛。只是不能站太久,比较容易累。”

  “那为什么不坐轮椅呢?我看过很多走路不方便的人都是坐轮椅的!” “因为安娣还能走,所以我不想坐轮椅。”

  “哦!那安娣妳慢慢走吧!” “好!谢谢你!愿上帝祝福你!”

  我一面走一面想起很多年前前,我第一次到国大医院复健诊所复诊的情景。

  那是一个寒冷的早晨,雨刚停,看病的人很多。医院为残障病人所预备的泊车位都满了。我绕了几个圈,都找不到泊车位。那时,还没有特约泊车服务,公共停车场很远,而且需要上下一道长长的梯级,我自己一个人没法子。

  我又绕了几圈,还是没有车位。忽然,我看见一位指挥交通的看守员,赶紧摇下了车窗。那位看守员听了我的解说,又看了看我车后贴着的残障人招贴,想了想,指着远远路边出口处说:“我可以让妳把车泊在那儿,只是比较远,妳有办法走到大门口来吗?”

  我有点心虚,可是,真的是没有其他位子了。我谢了那位看守员,把车驾到那儿泊好,下了车,拄着拐杖,一步一步,慢慢的向医院的大门走去。走到大门,已经是满身大汗了。我继续往里面走,经过长长的走廊,乘扶梯上到一楼,走到最尾端派药处拿药。还好,人很少,很快就轮到我了。

  拿了药,我往回走。下了扶梯,再往里走,到了放射科诊所,等候照X光。照好后,才往回走,到骨科复健诊所看医生。医院范围很大,我一摇一摆,走得满身大汗。快到复健诊所时,一位坐在轮椅上的印裔大姐叫住了我。

  “妳知道医院有提供轮椅给病人的吗?不用给钱的!” “知道啊!”

  “那妳为什么不用轮椅呢?这样走多么辛苦!” “谢谢妳!我还可以走!”

  “真是自讨苦吃!坐轮椅不是可以很轻松吗?” 我笑笑不出声。

  轮到我了,医生检查我的双腿后,对我说:“妳的双腿的关节都变形了!”

  我很忧虑的问:“有什么办法可以减低变形的吗?” 医生摇了摇头:”妳应该减少走路,尽量用轮椅代步。”

  我冲口而出:“医生,如果我愿意用轮椅的话,我何必来见你啊!”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对不起医生!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只是,能够继续的走,对我来说,是上帝天大的恩典!”

  “妳是我所见过最,”医生顿了顿。“最糟糕的病人?”

  “不是,最特别的病人!” “特别?”

  “是的。特别!因为每一次我告诉病人他们需要用轮椅的时候,他们都会同意用轮椅比用拐杖走容易的多。妳是唯一的一个宁愿用拐杖走的人!”

  “因为我见过很多的例子。开始用轮椅,渐渐习惯了用轮椅,双脚就会开始退化,不能走了。双手推轮椅吃力,开始用电动轮椅,只需要用手指控制,渐渐手也开始退化,不能用了!”

  “不会觉得辛苦吗?” “有时会,可是,感谢主!只要祂允许,我是还能够继续走下去的!”

  曾经看过一篇文章,作者遭遇了人生的试炼暴风雨,心中充满了悲伤和怨恨。有一天,他遇见了主。他满怀怨恨的问:“主!祢常告诉我,祢会与我同在。可是,现在我回头望,在那段试炼暴风雨的路上,我只看见一双脚印。请问,那时候,祢在那里?”

  主笑了,“孩子!你所看见的,是我的脚印。是我抱着你走过那段暴风雨中的路的!”

  主!祢了解祢这倔强女儿的心,我并不希望祢抱着我走!因为,我坚信,有祢的杖和祢的手一路的牵引,再大的暴风雨,再艰辛的路,我都可以继续走得下去。虽然,我的双脚,是长短不一,软弱的双脚!

  有祢的同在,是没有走不下去的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