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天使先唱圣诞诗(24.12.17)       

文:伍文康

 

  小时虽不懂圣诞节是为何,却也留意到每逢十二月,熟悉的快乐歌就四处可闻,酝酿一种节庆般的祥和气氛。歌声从收音机、电视机、商场、油站传来。那种洋溢的平安与喜气,很大程度来自音乐和歌声。

  明白这些歌曲为什么那么快乐,是多年后的事。

 

大队天兵

 

  福音书记载,有牧羊人夜间在伯利恒野外。突然一位天使显现,向他们宣告大喜的信息:救主就在当夜诞生!

  说完后,有一大队天兵同那天使赞美神:“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于神!在地上平安归于他所喜悦的人!”然后,大队便离开他们,消失了。

  那是破天荒的属天快闪,也是绝无仅有的一次:突如其来,荣光四射,唱完收队。野外的牧羊人惯了暗夜,霎时四周都光亮一片,一时不知所措。更不按理出牌的是:竟然看到天使!牧羊人可能自忖是何许人,有此荣幸?

  没有记载说天使颂赞多久。但可想见那应该是short and sweet,传达信息,点到即止。若是变成一场音乐会,岂非大材小用?那神介入人间的一刻留下不小的遐想空间与神秘感。到底有多少天使在颂赞?英文原文是a multitude of the heavenly host,是一大队天兵。

  地上看过的百人诗班、千人诗班,格局和效果都不同。马勒的第八号交响曲所编制的乐团和合唱团人数众多,规模空前,有“千人”交响曲的美称。委内瑞拉籍指挥杜达梅尔(Gustavo Dudamel)对马勒有独特心得,2012年公演“千人”刻意编排1200人的诗班,由国内17个州招募年轻诗班员组成,配合200人的管弦乐团。单从Youtube看到乐团背后的诗班,壮观的人海令人乍舌,俨然一大队人马!演奏效果石破天惊更不用说。当晚的听众约2500人,与台上1400人之众相较,演奏一众的奇高比例恐怕也异常罕见。

  回到旷野,牧羊人若说是十人的小众也不为过。一大队天兵,数十至百个也够气势,若成千上万恐怕牧羊人都要吓得魂不附体。

  天兵这次的任务不是争战,而是颂赞、宣告!从另一方面看,那岂非另一种争战?神的道要突破天与地的隔阂,他的平安和喜悦要带入人间,而世人却背叛神已久,甚至已不认识神是怎样的了。道成肉身,任重道远!

  天上诗班向世人报佳音,接收信息的不是穿皮鞋、衣着体面的人士,而是少数餐风露宿的牧羊人——一切都好像错配了!

  无论如何,牧羊人惊喜超标,好奇心跳一百,就赶去伯利恒看个究竟,果然有婴孩卧在马槽里,一切如天使所报的那样。不可能纯属巧合,刚看见的天使是真的!牧羊人喜不自胜,就轮到他们归荣耀于神:就将天使显现、宣告、赞美神,一五一十都跟约瑟和马利亚说了。他们离去后,留下婴孩的父母惊愣、思索:这会是怎样的一个孩子?

  从此,圣诞的惊奇就由许多圣诞歌流传至今……

 

荣耀归与神!

 

  韩德尔不朽的神剧《弥赛亚》就有一首Glory to God!,极传神地捕捉了福音书记载的那一刻的惊奇。全曲约2分钟,歌词正是众天兵唱的“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与神!在地上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

  在一段女高音独唱的宣叙调结束后,紧接就是诗班以宏亮的一句“Glory to God!”开始,如划破夜幕的亮光。没有男低音,是另三个较高的声部以快板唱出,让歌声有“高”的强烈感觉。过去曾参加诗班献唱《弥赛亚》。排练这首时指挥苦口婆心要所有诗班员都注视她,手势一挥就立刻唱出,不容迟疑。女高音独唱近结束时有一拍的休止符,“韩德尔要你们在这拍吸气!”指挥斩钉截铁,诗班轻吸一拍,一鼓作气,丰满又亮丽的效果立见,真有一种“居高临下”的画面:大群天使在空中宣告,人在地上听。“Glory to God!”这句连唱两次,第二次还加“in the highest”,来到“high”时,男高音比女高音还要高四度,扎实带出“高”!

  根据记载,韩德尔谱写《弥赛亚》全曲只用了短短的23天,效果却令人惊叹,处处神来之笔,成了音乐史的传奇。那是270多年前的1741年,作曲家没有现今的作曲软件和电脑辅助,一切都用笔墨写在纸上。56岁的韩德尔处于人生最落泊的一刻,却写出如此铿锵有力的杰作,说有神助也不为过——人什么时候软弱,神就显为刚强。

  来到“And peace on earth”这句是男高音和男低音合唱,音骤降四度,歌词的四个音节都同样唱A,“peace”和“earth”是长音,而“on earth”又比“and peace”低八度,直叫听者强烈感到“至高之处”和“地上”的落差对比,隐喻天地之别。人无法凭己力去到天上,是至高神降人间,把真平安带给世人,主耶稣为此而降生。

  另一指挥某次要男声将“地上”和“平安”拉得更长,似乎那平安太宝贵了,意犹未尽,渴望那属天的平安要在地上,更长、更久!

 

喜悦归与人!

 

  接下来是“goodwill towards men”,男低音部先以“goodwill”开始唱,然后其他三个声部轮次交叠,精彩绝伦。“goodwill”的音符渐次唱高,展现一种积极与主动,是神要将喜悦加给人。某次排练,各声部唱这段时未突出“goodwill”,指挥就来一次每声部只唱自己的“goodwill”,其余歌词不唱,结果“goodwill”此起彼落,还听出各声部间接力般的关联和结构,大家都恍然大悟!

  弦乐伴奏亦见妙思,以短又快的十六分音符配合,连接贯通各段合唱部分。另外,“Glory to God”和“in the highest”都有喇叭助阵,阳刚的声响增添一种王者的威严。全曲结尾是两句“goodwill towards men”,四声部汇成大声,也少不了喇叭的光辉。诗班唱完后,弦乐仍持续八个小节,乐声渐次转弱,直到结束。

  诗班排练一般由钢琴伴奏,惟最后彩排和演出才有弦乐团上阵。通常钢琴只伴奏至合唱结束即止,毕竟最后八小节只是乐器独奏。某次排练,大家唱完,琴声仍继续,指挥也不阻止,直等到一阵颤音后结束,指挥微笑着说:“天使都飞走了。”——着实有始有终,连天使完成任务返回,韩德尔也写进去了。

  我相信每年圣诞,世上的许多城市都会响起“Glory to God”那天使般的歌声,与二千年前的天使遥相呼应,作出相同的宣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