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同性婚姻会导致“滑坡”吗?(03.12.17)  

文:王樾

 

  2017年11月,澳洲同性婚姻公投结果出炉。根据BBC的报导,61.6%的选民赞成同性婚姻。这标志着同婚运动的又一次胜利,澳洲同婚合法化已是板上钉钉。

  这些年来,随着同婚运动不断攻城拔寨,支持者与反对者之间的论战一直方兴未艾。在反对者一方,有一个论点经常被提及:如果今天允许同性婚姻合法的话,明天多配偶婚姻可不可以合法?后天人兽结婚是不是也要合法?

  支持者们的回应是:这是一个“滑坡理论”。将同性婚姻(同性关系)与其它不被大众所接受的性关系模式“捆绑”在一起,使得同婚的支持者陷入某种道德困境。为了避免陷入这种道德困境,一些支持者尝试透过正面论证,解除“捆绑”,撇清同性婚姻和其它道德上不被接受的性关系的联系。

 

“自由和完全的同意”?

 

  当中有一位名叫林垚的专栏作家,就在自己的部落格(http://dikaioslin.blogspot.my)和网络媒体上发表了《同性婚姻的滑坡》一文。林垚具有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他的文章条理清晰,有理有据。我虽身处反对阵营,却也乐于引用他的文章来讨论这个“滑坡理论”,试图“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林垚引用《世界人权宣言》的条文,强调婚姻只能在“当事配偶各方自由和完全的同意”下,才能缔结。因此同性婚姻自然不能和所谓的“人兽婚姻”相提并论,动物怎能表示出人能够理解的“自由和完全的同意”呢?第二,同性婚姻不会导致“成人与未成年人婚姻”的合法化,因为未成年人心智并未成熟,没有民事行为与责任能力,同样不能做出“自由和完全的同意”。这也是为什么一个成年人即使和未成年人发生了所谓“两厢情愿”的性关系,仍然会以强奸罪被告上法庭。第三,在很多乱伦行为的个案中,身为长辈的一方利用自己所处的支配性的地位,透过强迫、怂恿、诱导的方式使晚辈一方与其发生关系。这也违反了“自由和完全的同意”的条件。

  针对以上的论证,我的看法是:同性婚姻在某种程度上确实导致了“滑坡”。林垚虽然试图撇清,无意中却坐实了滑坡的事实。首先,在文章的结尾,他不得不承认:“同性婚姻中的多偶制”和“成年兄弟姐妹之间‘自由和完全同意’的乱伦”在道德上是可以接受的。理由竟然是“我们无法找到任何拒绝接受这些关系模式的道德理由”!

 

“惊世骇俗”的个案

 

  现实社会中,确实有一些“惊世骇俗”的个案。一个中国学生在英国留学时,无意间发现他的房东(一个英国中年男子)和他的成年儿子保持着同性性关系。2017年6月,三名哥伦比亚成年男子的多配偶婚姻得到政府的承认。请大家扪心自问,你我的良心真的觉得上述行为没有问题吗?还是我们宁愿让一种所谓“先进”的思想、理论、知识体系来压制自己的良心,将不正常当作正常呢?

  诚然,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一些阴暗的角落。恰恰因为良心的责备,将那些污秽压制在阴影里角落中。与此相反,同婚运动所带来的,是将“惊世骇俗”变作“光明正大”,把人心中种种的邪淫释放出来。这难道不是良心的滑坡吗?

  其次,林垚在文章的开始,就否定了使用“宗教戒律”、“传统和主流文化”等原则来评判一种性关系是不是在道德上可以接受。那么他是不是不要借助任何原则呢?当然不是!《世界人权宣言》就是他的原则,《公民权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就是他的“主流文化”,《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里关于婚姻的论述于他而言才是“广为接受的观念”。换句话说,这些文件就成了这个世代的绝对真理和辨别是非善恶的准则。

 

坚守“男女双方”的底线

 

  讽刺的是,《世界人权宣言》的中文版竟然和英文版有根本性的差异。中文版本在论及婚姻时,强调了“男女双方”,这等于是排除了同性婚姻和多配偶婚姻的合法性。这个不同版本之间互相矛盾的《宣言》,真的适合成为评判道德的准则吗?林垚对此全然没有任何反对意见,比较之前他对那些持守“宗教戒律”和“传统文化”的人的批判,其做法实在有失公道。

  总而言之,同婚运动所带来的,是一再退后的良心,一再更改的原则,一再滑落的道德底线。作为一个基督徒,我选择守住“男女双方”的底线,这既不违背我的良心,更是符合《圣经》的原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