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无法解释的爱(10.12.17)              

文:伍小兰

 

  我还记得,那一天是9月4日,是特别假期,庆祝我国运动员在东运卓越的表现。

  一大早,我喂我的狗谷奇的时候,就发现谷奇有些不对劲。平常谷奇的胃口很好,一大碗加了水的狗罐头肉和狗饼,它三口两口就吃完了。那一天,虽然它也吃完了它的狗粮,可是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谷奇吃完早餐,我带它去大小便。小便还好,大便却是稀稀的。我仔细一看,哎呀!竟然是渗了鲜血的大便。我吓了一跳,赶紧检查它的屁股,却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我心中有种不祥的感觉,因为附近邻居们的狗最近都发生被人下毒的事件。

  匆匆忙忙吃过早餐,我给兽医院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服务员告诉我看诊的预约已排满,如果要见阿米兰医生,需要等空挡。我问:“要等很久吗?”

  “嗯!至少两三个小时,因为有很多猫狗!如果不是很紧急,我建议妳迟一点才来,要不然妳在这儿也得等。”

  “请问今天医院算公共假期收费吗?”“噢!没有,今天算平日收费。”噢!还好,因为公共假期收双倍费用。

  我等父亲吃完早餐,收拾了一下,又等了等。才把谷奇带上车,由父亲坐在后面陪它,出发到兽医院。

  一路交通非常拥挤,到了兽医院,已经快十二点了,还好,等看兽医的猫狗不多了。

  谷奇从小就被我们训练为看守门户的狗,它从不轻易让外人接近,更不要说触摸或检查。每次带它看兽医,都需要等一位男看护S,只有他有办法制服谷奇。S慢慢的走近,我把谷奇的颈链交给他,可是谷奇却用两只前脚,抱着我的小腿不放。我只好陪着谷奇走进看诊室,乘它不注意,赶快离开,把看诊室的门关上。我要是在里面,谷奇是不会乖乖就范的。

 

证实被人下毒

 

  阿米兰医生检查了谷奇,证实是被人下毒。还好,不是很严重。通常谷奇是不吃外人给的食物的,所以我们推测可能是有人把下了毒的食物丢进庭院,谷奇以为是我们放的,就吃了。阿米兰医生给谷奇打了一针抗生素,开了药方,对我们说:“看来不太严重,这家伙还很有力气。回去让它多喝水,应该没什么大碍。”

  我们把谷奇载回家,一路上,它在车里哎哎哼哼的,像是在投诉,也像是在表达不满。怎么又带我去那地方,我还以为妳不要我了!我只好一面驾车一面安慰它。父亲在一旁叹气说:“笨狗!胡乱吃东西,大家都在为你而忙,你还好意思投诉!”

  一到家,刚开了门,谷奇就跑进屋子,在它的角落里躺下来,呼呼大睡。一整个下午,我都在注意着谷奇,让它多喝水,多小便。谷奇也很争气,晚餐吃得清光。

  第二天一早,我带谷奇去大小便。大便还是有血丝,不过只有一点点,我放心的去上班。

  忙了一个早晨,到了午餐时间,我从冰箱里取出带去的午餐,准备放进微波炉里热一热。同事走过,“小兰,吃什么这么香啊?”

  “芥兰花煮鸡,要不要尝尝?”

  “谢谢了!妳每天带午餐,一定省下不少钱吧?”

  “是省很多。我买三块鸡腹肉,6零吉,一个芥兰花,两块半,够吃六个午餐了。只是需要麻烦点,自己煮。”

  “省这么多干什么?妳又从来不去旅行,钱都用到那去了?”

  “开销大啊!我的狗一个月的开销大概需要6百零吉左右。昨天我带它看兽医,打一针抗生素,再拿一星期的药,就要两百多零吉!”

 

不过是一只菜狗

 

  “有时候真的是很难明白!一只菜狗,妳竟然肯为它东省西省,自己舍不得花,钱却都用在它身上!”

  我想起不久前遇见一位姐妹,“哈罗小兰!妳的谷奇还好吗?”

  “还好啊!只是老了一点!” “嗐!还活着?”

  “是啊!十二岁多了!” “我的狗六岁就死了!尿袋生石!”

  “我的狗也是尿袋生石,要吃特别的狗粮。” “很贵呢!我不舍得!不过是一只菜狗!”

  我沉默了。是的,很贵!一个月需要五六百零吉!而且,只是一只菜狗!

  很多时候,我常常想,如果把人也像狗一样分类。大部分的人,包括我自己,应该也是被归类为菜狗一族吧!不是吗?我们都不是来自名门望族,没有所谓的纯种“蓝血”贵族,也没有多少个是王孙公侯。就算是,也不过都是泥捏成的。

  名贵与否都不碍事,看着熟睡中的谷奇,我心疼。心疼一只傻傻的菜狗,心疼它不舒服,舍不得它受苦!

  只是,竟有一种爱,愿意舍下自己的独生爱子。如果是一个忤逆作乱的逆子,我可以理解。可是,一个圣洁无暇,顺服完全的儿子,更何况是独生爱子,要如何解释呢?

  以前还没有信主的时候,常有人对我说:“上帝爱妳!”每一次,我都会反驳说:“爱是有条件的!”如果,我不是一个听话的孩子,父母会爱我吗?如果我不是一个成绩好,用功的学生,老师们会爱我吗?如果,我不是一个任劳任怨的员工,上司会喜欢我吗?如果,我不是一个虔诚的信徒,上帝会爱我吗?

 

竟舍得赐下独生子

 

  直到有一次,我读到了“神爱世人,竟将祂独生爱子赐下”!

  一只菜狗,我都舍不得。独生爱子?那怎么可能?那是我永远不能理解,不能用任何言语和文字来形容的爱!却又是,实实在在,发生在两千多年前的一个夜晚。在一个偏僻的小镇,一个污秽的马槽里,那圣洁无瑕的弥赛亚!

  那,无条件,无法解释的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