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让我有心有力 — 一个级任老师的祷告(28.01.18)

文: 旅人



  今年其中一个职责,是当中一丁班的级任老师。

  第一天就发现班上有个瘦小的印度男孩双眼的眼白都是黄色的,后来证实因为肝病正在治疗。但他有一个相当关爱他的领养家庭,养父第一天就亲自来跟进孩子上课情形,而且很快就把杂费还清,对老师的态度也​​相当礼貌。

  几天后隔壁班有个长得很可爱的华裔男孩,因为被班上其他很淘气的孩子捉弄,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负责排班的老师于是把他安排进入我的班级。我也正教着那个班级,知道这个男孩是个乖巧、积极回答发问、喜欢上课、爱笑的小胖子,只是没想到这么讨喜的乖孩子,竟然正在接受脑瘤治疗⋯⋯

  几天前,班上有个巫裔学生缺席,后来就有学生拿着为他妈妈葬礼筹款的罐子挨班募捐。身为班主任,我知道这班孩子的背景都相当复杂,于是向其他马来学生打听这学生妈妈去世的原因:是生病吗?还是⋯⋯ 男孩们的回覆让我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不然就是他们把事情说得不清楚。他们说的是:那男孩及他哥哥当天缺席是因为妈妈被爸爸打死了⋯⋯后来跟负责筹款的老师查证,证实那可怜的妈妈是长期被殴打,最后就这样死在丈夫乱棍下⋯⋯

  今天那男孩来上课,我问他爸爸打妈妈的缘由,竟然是因为妈妈有癫痫症⋯⋯问偶尔也会有样学样打妈妈的他:妈妈死了会不会难过?他说会。但脸上并没有伤心的表情⋯⋯因为觉得他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当下忍不住很认真地劝戒他,同时也提醒其他孩子不可效法。我知道这种家庭问题需要私底下跟进,但有时候我不确定有多少个孩子拥有“可以教导他是非对错、塑造他、引导他、拥有健康正确价值观”的父母长辈,所以我只能以有限的权限及时间去做有限的提醒及教导。

 

教学不易,做生命教育更难

 

  对于孩子们有这样的父母、出自这样的背景、我是无奈的。孩子无法选择他们的出生,但身为父母的是有所选择的。我是认真期待,每一对在决定组织家庭甚至有下一代之前的男女,都能先好好学习如何成为一个好伴侣,然后再学习如何成为一个好父母。孩子毕竟是父母的,教育他们成人成材,说到底还是父母的责任,老师所能扮演的角色,其实还是有限。一班超过20个的孩子,每一个老师至少六班,还要兼顾很多大大小小的事,包括免费补习班,在师资缺乏的今日,可以想像今日教学的不易。

  今天早上是学校的越野跑练习。练习结束后紧接着就是上课。休息二十分钟就是我这丁班的课。我让孩子们分组做实验,我在旁督导教导的时候,突然有个一直缓缓走向我的女生突然就撞向我背后。我转过身以为她们在闹着玩过份了,才发现她已经双眼发直、双脚发软、无法回应。我马上意识到应是早上跑过未适时恢复,赶紧让其他学生把她扶到楼下休息并通知负责老师。下课后我再让学生为她水壶装水,查询下才知她跑后休息节根本没吃,我把我的食物分给她,让她继续休息……教育部在小学执行的免费牛奶及免费早餐政策,为何不延续到中学来?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中学化学老师,可是与这职分有关联的责任与任务不只是教学。我能做的有限,但神无限,我为着这些出现在我面前的孩子祷告;也为着自己在顶着备受争议、朝令夕改、成绩导向的教学政策及课堂压力之余,依然有心有力有智慧有健康有喜乐,继续我教学育人的“理想”来祷告。

  对我来说,如何“教育生命”永远比如何“教出好成绩”远远重要得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