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暗带暖气的思考(25.02.18)   

文:温泉

 

  我是吃狗肉大的。

  每当我在课堂上说出这句话,不出意外,必引来众口哗然,惹我会心一笑。

  童年,家穷,无法常吃肉,而我体弱多病,畏寒气喘,恰好老爸有个老朋友,常带来狗肉,给我们煮炒添菜。妈妈说,狗肉营养丰富,是我体弱畏寒的良药。可我更觉得它是山珍海味的美食了。在妈妈巧手烹饪下,狗肉飘香千里,叫人闻及,无不垂涎欲滴,要来个加餐饭。

  记忆中,曾炳老伯至少也有70岁,瘦削、中高,说不上魁梧,声音洪亮,还能行走。他老了,行路需要拐杖,有时会咳嗽。他那熟悉的梅县客家话语音,给我们无比的亲切感。

  我最记得的,是他的狗肉,还有他家门前写着“人生本是一场风,东南西北转成空”的这副对联。这对联年年如此贴着,好像没有换过,岁月让对联褪色斑驳了,可墨黑的字迹还是那么清晰有力。听妈妈说,是曾炳亲手挥毫的,造诣不浅。这对联深沉憨直,发人深思,鲜有人是如此写的,别人过年一定要大吉大利,他为何不也写些吉利话呢?他到底对人生有怎样的见地呢?我当时小,就只觉得这对联很好玩,一个“风”,一个“空”,押韵得好,朗朗上口,根本没想其他的。可事实上,是不是他经历了穷困与不得志,于是有感而发,移情纸上呢?

  年事渐长,我后来读到了所罗门王的<传道书>,书里慨叹地说:“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风往南刮,又向北转,不住地旋转,而且返回转行原道……我见日光之下所做的,都是虚空,都是捕风。”我联想到曾炳老伯的对联,思索:难道当时曾炳也体会了这大智慧,看破了人间原是一场虚空的捕风捉影吗?

  人生的确如风,<圣经>也如此描绘人生的短暂匆匆。我们每年看得太多生命脆弱短促的例子,却还是依然故我地追求日光之下的虚空,汲汲营营,到头来却是一场虚空。天灾人祸,往往可以夺去我们的生命,留下空虚的唏嘘和悲伤,叫我们空自悲叹——人生有时真的是很寒冷的,想不到那两句那么寒冷的对联,到后来却引发了一些笃实、暗带着暖气的思考。

  朋友,趁此新年,让我们再往下想一想,反思耶稣的福音。<圣经>说:耶稣就是永恒的归宿,耶稣就是生命泉源,耶稣就是人生终极永恒的目标。凡信靠耶稣的,生命不再空虚,也不再徒然,能化刹那为永恒,只要我们信靠这位永恒的耶稣,让祂进入我们的生命,我们的人生价值观,注入了永恒的国度,我们这一生,就不在虚空如风。因为耶稣能够解决我们人生最大的问题,那就是“罪与死”,因为耶稣就是生命的源头;因为耶稣就是人类唯一的救主,能够给我们丰盛的新生命,是充满恩典、慈爱、平安、喜乐的福气——何不尝试给自己一个勇敢的新改变,来认识和信靠耶稣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