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洛湾的晨(11.03.18)  

文:杨佩珊

 

  薄薄的云,飞得低低的,好像要压在人的头上。

  南中国海上,湛蓝的海水,平静无波。

  三三两两的信天翁,在海面上掠过,时而俯冲,抓起鱼获,时而低飞,时而盘旋,此起彼落,错落有致,给洛湾的画面增添动感。

  几艘小舢舨,穿梭海面。渔夫在收网,查鱼获。

  有几个渔民用三角形的推网,在浅水里推捕毛虾。

  沙滩上还有几个妇女在用耙子耙蚌。时不时蹲下来捡拾蚌获,投入背上的箩筐中。

  鑲着白色花边的海浪,轻轻地缓缓地拍打沙滩, 浪声低得几乎听不见。我身后的脚印,不时被浪淹没,拭抹,不见痕迹,就像从来没有人走过一样。

  有几只白色的鹭鹚在洛河口觅食。细长的腿,站在河口的浅滩上,低头用喙啄食。河滩上的弹涂鱼,在泥巴中疾行弹跳,鹭鹚眼明嘴快,一啄一只。

  可怜的弹涂鱼。令人不忍见它们命丧鹭鹚之口。

 

它曾经是一棵树

 

  一个大大的木敦子横躺在沙滩上。

  它曾经是一棵树,而且是一棵大树。为什么会漂流到此,成为沙滩客的座椅?大概是伐木公司在河流中输送木排时,它从木排当中挣脱铁链,独自漂流,搁到这个沙滩上。

  它应该是上好的木材,可以界成上好的木板,制成上好的家具,甚或五星级酒店的家私、皇室的座椅……

  它可曾在梦中见自己成为皇室的座椅?书台?

  如今它静静的躺着,听着涛声海风,日晒雨淋,唯一的用途就是让沙滩客歇一歇脚,慢慢在沙滩上腐朽,多年后消失无踪。

  上好的质材,搁在沙滩上,成了朽木,何等可惜,而且碍眼得很。

  若有天赋才干的人,也如此木,不也是辜负了上天的恩赐吗?

 

不要让我成为朽木

 

  坐在木墩上,面对着南中国海,我打开圣经。

  在河这边与那边的岸上,必生长各类的树木。其果可作食物,叶子不枯干,果子不断绝。每月必结新果子,因为这水是从圣所流出来的。树上的果子,必作食物,叶子乃为治病。〈以西结书〉47:12

  主呀,帮助我。让我这个卑微的人,饱得祢的慈爱,像以西结先知所见到的树那样,成为活树,饱吸活水,青翠茂盛,按时结果。不要让我成为朽木,搁在沙滩上,辜负祢的创造与恩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