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妈妈的容颜(25.03.18)

文:林国盛

 

  那个寂沉深夜,我思绪缭乱,望着天花板,辗转不安。在四周越来越阒静的黑暗中,我再次见到妳的容颜,心里异常悸动。最后一次见到妳,已是2006年11月1日之前的事了。

  我牵着妳的手一起去散步。在艳阳的映照下,妳露出灿烂的笑容。终于见到妳笑,我心里甚是欢喜!我望着妳半响,打量着妳的脸庞,只见妳脸色红润,仿佛回到妳病前的健康状况,这不是我们殷切祷告所期盼的结果吗?

  依稀记得我到医院病房照顾妳的那一夜。彼时,妳不断咳嗽吐痰,彻夜无法入眠。看到妳痛苦的脸部表情,我简直是心如刀割,泪腺决了堤。然而,妳在末期的癌症博斗中节节败退也没阻止我向神祷告祈求妳得以医治——天天期盼奇迹的出现,让妳完全康复,不再受病魔的蹂躏。

 

离世噩耗,低声抽泣

 

  2006 年11月1日,妳十八个月来与癌症的纠缠画上了句点。虽然我已经有心理准备这一天的到来,心中还是百般的不舍,在接到妳离辞的噩耗之后低声抽泣,久久不能自己!

  我过去7年来跟难缠的石骨症搏斗期间,更深深了解妳当时病重的心境。每每病情反复无常,或生活过得不如意时,我心里有很多很多话想跟妳倾诉。

  妈妈,妳是我这生中最挚爱的亲人。

  妳一生中经历无数苦难、压迫及病痛,从不向现实低头,咬紧牙根的抚养我们三兄妹长大,无私地支持爸爸。

  虽然我只是妳抚养长大的义子,妳却视我为己出,给我关爱,耐心教导。

  我在念中学时,妳已经雪鬓霜鬟,双手长满了老茧,无情的岁月在妳脸上留下粗燥的痕迹。那时处于青少年期的我最喜欢在悠闲的下午与妳攀谈,无论是闲话家常,或是道出我的心事。妳总是很有耐性的倾听我苦闷的心情,甚至是我对某某女孩的爱慕。我身子一向虚弱,当身体不适,妳总是为我熬药,对我嘘寒问暖,直到我完全康复为止。

  妈妈,我是多么想念妳烹煮的美食!让我足以配三碗饭的参巴虾,难以忘怀的香矛咖喱鸡,永远喝不腻的猪骨黑豆花生汤,还有我最爱吃的面粉粿!记得妳常常问我想吃什么,现在想起来,我是何等的幸福啊!遗憾的是我只“继承”妳做家务的本事,却从未学会妳的厨艺,只会作简单的烹调。

 

生命混沌时播下福音种子

 

  妳送给我这一生中最好的礼物,那就是在我生命最混沌之时播下了福音的种子。十八至二十二岁四年多的日子,我的人生过得浑浑噩噩,漫无目标,还做错许多决定,差点赔上升学之路。妳本身也因为生活压力给妳的无形负担,在寻找生命真谛的当儿,也深谙我这段成长期间的迷茫和苦闷,而毅然带我一起去参加教会的爱心团契,之后我们几乎在同时间成了神的儿女!

  只可惜,家里后来的经济状况堪忧,我在穷途末路之下离开了你们到吉隆坡工作。那时尚无大专文凭的我在职场挣扎着,生活过得颇为颠簸,妳虽然没亲自目睹,却常常为我担心流泪。

  妳这一生给我的身教让我受益匪浅——曾目睹无数次妳和爸爸毫无计较地帮助他人,不计回报,深深地影响我的处事待人之道。多少次,妳的容颜萦绕我心头,虽然那只是梦里的妳。令我动容的是,妳已经脱离了一切的苦难,在天父那里安息。这只是暂时的分离,我们有一天会再次相见 ,期待我们的约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