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谁是谁的上帝?(18.03.18)    

文: 王樾

 

  上帝是人的上帝,还是人是上帝的上帝?

  多年前,我在英国读书时认识了一个同学。她曾被邀请去教会,参加了一些活动之后,就离开了。原因是:“觉得基督教的上帝不是我想要的上帝。”听了这回答,我感觉这位同学已经不自觉的把自己当成上帝的上帝,因为她自认为可以选择要还是不要这个上帝。虽然人有权力选择学校、工作或人生伴侣,但那是因为一个人的学业、事业都是在自己的管辖范围之内,而恋爱关系中的的双方是平等的,因此有选择对方的权利。

  但若论到选择上帝,就有点荒诞了。试想,按照圣经所记,世界是神所造的,你我也都是被造之物。只有造物主有权力管辖被造物,哪轮得到被造物说话呢?圣经也表达了类似的意思:被造的怎么可以对造他的说:你为什么把我做成这个样子呢?陶匠难道没有权用同一团的泥,又做贵重的、又做卑贱的器皿吗?(罗马书9章20-21节)

 

将自己当成上帝

 

  一个人若是把上帝放到与自己同等的地位,甚至把上帝置于自己的意志之下,那即使他/她相信了这个“上帝”,也不过是相信了一个和人平起平坐、甚至还低人一等的假神。难怪无神论者不相信有上帝,那些给人差遣、利用的神明们,摆明就不是真的上帝嘛!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不需要使用我们的理性来了解、分析宗教信仰,并不代表去盲从和迷信。

  对于渴望了解基督教信仰的朋友们,我鼓励你去阅读圣经、思考圣经,遇到难于理解的地方就去向基督徒查问。历世历代的基督徒们写下无数著作,帮助我们了解圣经所揭示的基督教信仰,也对许多针对圣经的质疑做出了合理的解答。我们不应走到另一个极端——狂妄自大、自以为是。许多反对基督教的人士,就是在有意或无意之间,将自己当成上帝的上帝,来指正上帝的不是。

  中国著名科普作家、反基督教人士方舟子,曾写过一篇讨论地球年龄的文章。文章讲解了多种测定地球年龄的方法,当中的放射性年龄测定法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已被科学家们公认为最可靠的方法。以此方法来测定地球年龄,结论就是现今科普读物上所讲的“地球已经存在了46亿年”。据此,方舟子批评那些相信地球只有几千年历史的 “年轻地球论者” 无视科学证据,也否定了圣经记载的神在六天里创造宇宙万物的真实性。

 

不能否定圣经和基督教

 

  虽然科学家们言之凿凿,但若仔细思考他们所持有的预设立场和前提,就不难发现这个测算结果并不能否定圣经和基督教。原因有三:第一,几百年来地质学家、物理学家甚至生物学家对地球年龄的测算,经历了多次的推翻和修改。当地质学家透过研究岩层的厚度来计算地球年龄时,他们必须假定岩层厚度的形成有一个固定的规律,比如说每两百年增加一英尺。可问题是,这个假定准确吗?其实并不准确。之后物理学家发明了放射性年龄测定法,也是基于一个假设:放射性元素的衰变期是固定的。那么这次准确了吗?暂时还没有出现问题。因此,“地球年龄是46亿年”这个结论只是一个暂时有证据支持的假说,并非绝对真理。

  第二,方舟子在文中坦承,启蒙时代(十七至十八世纪)的先驱们不相信地球是上帝创造出来的,而是自然形成的。在另一处,又提到达尔文坚信地球已经存在了相当长的时间。讽刺的是,达尔文做出的这个结论完全没有科学根据,毕竟地质学和物理学并非他的专业。他是为了让进化论可以解释得通,才如此坚持。如果地球只存在几千年,根本没有时间来完成进化。可见,从启蒙时代开始,众多西方学者先是拒绝伏在圣经的权威之下,并以世界是自然产生为预设,来发展地球年龄的相关理论。这既不中立,也不客观。

  第三,科学研究的前提是宇宙间有一套固定的规律,是可以被发现和判定的。在创世之初,当上帝造出宇宙万物之时,那些规律也同样是从无到有。只有当上帝确立了这些规律,科学家们才有研究发现的可能。由此看来,创世之说不仅不能被科学所否定,反而是为科学研究提供了可能性和有效性。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在200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约55%的物理与生命科学的科学家们持有宗教信仰。普遍来看,科学家们对宗教信仰持谨慎的态度。当中大部分人或许不能接受,但也不会贸然以科学研究的成果来否定宗教信仰。或许他们认为,那本身就是不科学的做法。

  基督徒相信圣经是神的话,无谬无误,是绝对真理和至高权威。这是基督徒必然持守的预设立场。可惜的是,一些反对基督教的学者们(就如方舟子),不愿坦率承认自己的预设立场:他们以自己的知识和理性作为准绳来判断上帝,因为上帝所启示的圣经记载不合乎他们的理论和发现,就断然否定上帝的存在和圣经的真实。人若执意作上帝的上帝,又怎能认识真正的上帝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