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走过死阴幽谷(25.03.18)             

文:心谷

 

  2016年9月,我的先生安明发诊断患上第四期肺癌,他不能置信——开朗乐观、精力充沛的游泳健将,不抽烟也不喝酒,生活无不良嗜好,热血型的先天气质,交友广阔,人际关系极佳,才56岁,正当壮年,怎么可能呢?肺癌对他、对我、及家人如晴天霹雳,我们顿时惊惶失措。我泣不成声,不能接受残酷的现实!

  当我满脸泪痕,心乱如麻时,我听到一个温柔微小的声音:“淑群,不要哭!”。我马上停止哭泣——主耶稣,是袮吗?主耶稣已亲自安慰我,要我坚强面对打击,我还要痛哭失声吗?于是擦干眼泪,到医院探望他。

  他说:“我听到末期肺癌,立刻跪下祷告,心灵深处的平安及时充满。我记得多年前一个半夜,我为一个临终癌患祷告,弹吉打唱诗歌时,只觉病房圣灵充满围绕,内心十分安宁。此时,隔床非信徒的病友看见主耶稣牵着那癌患的手离开……神所赐出人意料的平安,我亲身经历过。现在,我再一次体验这种平安,我内心很平静,感受到上帝的同在,我能够坦然面对癌魔。”听到他这一番话,放下心头大石,我决意与他并肩作战!

 

每一次呼吸,都是痛

 

  医师告诉我肺癌患者最痛苦的阶段,就是当癌细胞侵蚀到骨头导致骨折。骨折会让肺癌者每一次呼吸,每一个动作,都痛不欲生。明发的癌细胞已蔓延到脊椎骨,其中一节的骨头已被癌细胞侵蚀成一个大洞。医师替他做完放射性治疗后,我心有余悸,不断重复感谢神;医师也庆幸及时医治,不然,明发的脊椎骨会折断而瘫痪。

  听了医师的解释后,我内心充满感恩,上帝没有让最坏的事发生在他身上。我不敢想像骨折瘫痪的后果,体弱的我如何能照顾他?生活多姿多彩、活跃的他,怎能接受终日躺卧在床上,生活起居依赖亲人照顾,动辄疼痛、呼吸困难、枯燥苦闷、度日如年的日子?上帝知道我们能够承担煎熬的极限,神没有让我们负荷过重的担子。

  我们并不富有,缺乏足够的金钱到私人医院去医治。但是上帝开路,保险公司愿意承担一切的医药费用,明发可以在私人医院接受治疗。上帝也带领我们遇上医术优异,温和的医生。医师用先进,副作用低的化疗药物医治他。他接受放射性治疗和化疗后,身体十分衰弱,免疫能力低。家人、亲友、教友都殷勤为他祷告。

  上帝垂听祷告。明发的病情好转,他能吃能睡,身体逐渐康复。当他一有精力时,他起来走动,趁惜每一分一秒向人传福音,他带领7个病友接受主耶稣,让他们在这个非常的人生的阶段,及时认识了他们的救主——他对上帝的信心、内心的笃定、生命尽头的盼望,点燃了其他癌病患者的信心。

  两个月后,明发的病情恶化,感染了肺炎导致肺积水。住院医治了10天,强烈的药物使他疲惫憔悴。但他仍然拖着慢步,到其他病房去传福音。拯救灵魂的热忱,使他乐意继续……他像一根燃烧到尽头的蜡烛,仍努力散发出最后的一点余光、余热。

 

紧握主的手

 

  2017年2月2日,并发的严重的肺炎,使他离开了我们。他在深切治疗病房里挣扎了三天三夜。临终的那一夜,儿子恩荣愿意代替我照顾他。凌晨时分,护士紧张地告诉恩荣,明发将咽下最后一口气。恩荣看见他的眼瞳睁得非常大,眼神已散,充满恐惧。恩荣紧握他的手,不停的安慰他说:“爸爸,你已经尽力了,你已经做得最棒了!当你看见主耶稣,你就跟随祂走吧。我们会好好照顾自己,你安心地去吧。”恩荣不断重复安慰他,一直到他看见爸爸面带满足的笑容——明发仿佛走过死阴幽谷,看见了引领他一生走义路的主耶稣,他投靠在祂怀抱里……他遗容显得十分安详。在追思礼拜时,他的朋友都因此安慰感动,因为他留下的,并不是绝望痛苦的面容——他向朋友传的福音是真理,天堂是真实的。

  一年了,明发离开我已一年了。在他去世后的三个月里,缅怀与他过去的点滴,不时潸然泪下。但我不敢沉溺在悲伤的情结中,漫漫含悲,恐怕会掉进忧郁症的漩涡里而不能自拔。我不断提醒自已要坚强面对,崎岖坎坷的路也得走下去。我虽然失去了他,我还有主耶稣与我同行啊!信心支撑着我从伤痛中走出来,为自已,为孩子奋战不懈。我要重建家园,不因丈夫的离去,整个家倒塌;我要依靠主耶稣,修补破损的缺口,撑起整个家,继续教导孩子敬神爱人。

  我只求主耶稣能紧紧握住我的手走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