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科学家信神吗?(22.04.18)  

文:王樾

 

  科学家信神吗?答案很简单:有的信,有的不信;多数人不信,少数人相信。圣经上说: “……但引到生命的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马太福音第七章)。少数科学家信神,不足为奇。

  更何况,科学家们大多不是离群索居的科学怪人,他们的宗教信仰会受到社会大环境的影响。一百多年前的欧美国家,大多数国民认为自己是基督徒,科学家群体中的基督徒比例也相对较高。二十世纪以来,基督教在西方社会已经渐渐退化成一种民族和文化传统,真正信徒的比例大幅下降,而科学家当中的基督徒比例也就更低了。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华人放弃了无神论的立场或传统,接受耶稣作他们的救主。在这过程当中,也有越来越多的华人科学家们成为基督徒。

  既然如此,为什么科学家作为一个特定职业的群体,其信仰情况会被单独提出来讨论呢?难道如果科学家信上帝,我就要去信吗?如果科学家认为上帝不存在,我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无神论的观点吗?或许这是因为几百年来,人类从科学发展当中受益匪浅,科学家们普遍受到世人的尊敬,以至于他们发表的一些见解,即使内容再艰深难懂,世人也都乐于承认自己的无知,愿意接受科学家们的看法。

 

上帝与科学可以并存?

 

  因此,一些基督徒们乐于分享科学家信上帝的见证,以反驳那些视基督教信仰为愚昧迷信的观点。如果上帝与科学相冲突,那为什么还会有科学家信上帝呢?美籍华人冯秉承牧师,就曾经是一位生物学家,信主后他写下《游子吟》一书,对上帝与科学之间的关系进行了深入的探讨。而在另一边,反对基督教的无神论者亦拍案而起,否认上帝可以和科学并存,试图以科学理论和发现来否定上帝的存在,证明基督教信仰是荒谬之极。例如写过《上帝的迷思》(《God Delusion》)的英国科学家理查德道金斯。在他看来,一个科学家是不可能也不应该信神的。

  在了解了双方的立场之后,人们该如何选择?是不是在信仰的问题上,我们当以科学家的立场马首是瞻呢?毋庸置疑的是,因着科学家的工作,人类对宇宙、大自然以及人类本身有了更多、更深入、更准确的认识。但请别忘记,创造宇宙的上帝并不属于宇宙,创造大自然的上帝并不是大自然的产物,创造人类的上帝也绝非是人。也就是说,创造了这一切的上帝是在科学家的研究范围之外的。正如一个病人绝对不敢让一个大律师为自己动手术,那本是外科医生的专业。我们怎可以把影响今生与永生的信仰一事,交在对此毫无“专业知识”的科学家手上?科学家们信神与否,都不能成为我们的终极权威和指南。

  道金斯曾在他的书中讲述了一个“祷告实验”。在一个医院里,一群病人被分成三组。第一组病人不知道有基督徒暗中为他们祷告;第二组病人知道有基督徒为他们祷告;第三组病人没有基督徒为他们祷告。过后统计学家分析了病人的治疗情况,结论是:第一组和第三组没有明显的区别;第二组病人的情况则略好一点。道金斯据此认为,祷告是没有效果的。第二组病人也不过是因为知道有人为他们祷告,而对他们的心理产生积极的影响。总而言之,是人影响人,不是祷告影响人。而祷告的对象,即上帝也是不存在的。

 

上帝,在科学认知范围之外

 

  这个看似可以否定上帝的实验,实则揭示了科学研究的局限。一般来说,当科学家以人作为实验对象的话,他/她必须取得实验对象的同意,否则对方完全可以拒绝参与实验。在上述实验中,除了那三组病人以外,还有一个研究对象被科学家忽略了!上帝同意参加你们的实验了吗?你们有没有寻求祂的认可?当然没有!那样的话,上帝完全可能拒绝参与这个实验。别忘了,科学家也是上帝造的。被造的科学家全然没有资格支使自己的造物主,而造物主也完全可以不回应受造之物的请求。或许从事这个实验的科学家们,并不相信上帝的存在。不然,他们怎敢未经许可,就贸然试验自己的创造者呢?如果上帝“向智慧和聪明的人隐藏起来“(马太福音第10章),再多的智慧和聪明也是无济于事。

  其实科学家们理应更感谢上帝。没有上帝,就没有科学研究的可能,也不会有科学家这种职业。首先,上帝创造了世界,吩咐人管理大自然。祂还创造了众多星体,使人可以观察研究,来“定节令、日子和年岁”(创世记第一章)。这就使得一切的自然科学,如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天文学等成为可能。

  其次,上帝尽管在特定的时刻,行使了一些神迹,暂时性的改变了祂设定的自然规律。但在绝大多数时间和空间内,上帝并没有随意改变起初的设置。这使得科学家们可以去研究发现各种定律。毕竟若要发现一个定律,前提是那个定律必须首先存在。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是一个无常、随机、杂乱的世界。那么科学研究就无从开始。假如一杯水在下一秒就会变成一杯酒的话,化学家们就永远无法确定水的分子结构。有些人(不只是科学家)对神迹奇事嗤之以鼻,甚至挑战基督徒随时随地都要拿出神迹奇事,却不想想如果自然规律可以说变就变的话,第一个失业的就是科学家们。

  第三,上帝充满恩慈的将科学研究的智慧赐给信徒和非信徒。即使是敌对上帝的科学家,也可以做出贡献,造福人类。《圣经》这样说:“神那看不见的事,就如他永恒的大能和神性,都是看得见的,就是从他所造的万物中可以领悟,叫人没有办法推诿。”(罗马书第一章)。如果你是一个科学家,想必比起普罗大众,你更有机会和能力认识到宇宙的浩瀚无边,大自然的奇异瑰丽,生命构造的巧夺天工。这一切已然彰显了神的存在,怎么你反倒看不见呢?你为什么执意另起炉灶,以进化论、平行宇宙等假说来代替上帝的作为,以上帝赐你的智慧来反对祂呢?

  这自然不只是科学家的问题,世人尽皆如此。我们与生俱来的罪性,使得我们不能也不愿认识神。我们应当谦卑下来,当初怎样以敬畏和受教的态度,去聆听科学家们讲论科学,揭示大自然的奥秘,如今就更当以加倍的敬畏和受教的态度,去聆听上帝的话语,去阅读祂揭示自己奥秘的圣经。世人都当认识神,科学家也不例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