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50 期:卖榴莲     

文:佩珊阿姨             图:翠玲

 

  阿勃的家人捡了一车的榴莲,希望到美里去卖到好价钱。所以兄弟俩把车子检查一遍,早早吃了饭就上床了。

 

  清晨4点两兄弟就起来。弄拉马通向美里的路是木山路,本地人称它“月球路”,一路黄泥 ,上头铺点碎石头,下雨时,黄泥巴胶着轮胎,路面也会打滑,一不小心,或者驾驶技术不够好,就会出意外。只希望不下雨,车子不出意外。

 

  阿勃与弟弟轮流驾驶。路过弄拉马河与峇南河,还得付费过渡轮。

 

弄拉马通向美里的路是木山路,本地人称它“月球路”,一路黄泥 ,上头铺点碎石头……

 

  过了渡轮,天气晴朗 一路顺利,下午4点钟,他们到了美里,就在莫斯再也的市场旁边卖起榴莲来了。

 

  榴莲盛产,他们只能贱卖——10令吉3个。当然还是有顾客东挑西挑。到了6点钟,他们的榴莲卖完了,就到堂姐的家中借宿,明天一早还要回去。他留了好几个榴莲给堂姐。

 

  第二天一早他们又回去 。如此一来一回,车油钱也要过百。回到家,拾了榴莲,隔天,又下来卖。

 

  有个顾客前天向兄弟俩买榴莲,不会选。叫弟弟立奇帮忙,结果其中有3个坏的。今天告诉他:“老板,前天的榴莲有3个是坏的。”

 

  这个来自弄拉马内陆的榴莲贩,给他赔了3个榴莲。

 

  阿勃说:“我卖的榴莲是给人吃的。卖了坏榴莲,心里不安。”

 

  顾客们都有许多买榴莲的坏经历。都上过一些榴莲贩的当,他们总是把坏榴莲卖给顾客,不是生虫子,不熟,过熟,甚至臭了。

 

  弄拉马加央原住民,卖榴莲,卖的是良心。顾客怎么好意思讨价还价?其他的顾客都说他诚实。纷纷跟他买。今天,他们的榴莲不到一个钟头就卖光了。

 

  有个顾客说:“听说榴莲的原产地是婆罗洲。后来被各地的人带到别处去种植,西马、泰国、菲律宾、印尼…….”

 

  阿勃说:“是的,榴莲的产地很重要。在北砂,弄拉玛一带,如弄班乃,双溪豆阿的榴莲最好吃,因为这区的榴莲树至少有七八十年的树龄,有些高达百龄,所以果肉厚而香醇。”

 

  “是啊,从小我就爱吃弄拉玛的榴莲。”

 

  有个西马来的顾客问:“为什么这里的榴莲,有些刺很长很尖;有些果肉是红色,金黄色的?”

 

  另一个顾客说:“砂拉越的榴莲有很多品种,计有33个品种之多。有叫做伊苏的山榴莲,果刺比普通榴莲长而尖,果肉有红,有橙,有黄,甚至红壳的也有;另一种叫做得咖的榴莲,大多是在马来村庄种植,刺短而不尖,果实小,容易打开,果肉橙黄色,不香;而俗称的榴莲,尤其是弄拉马榴莲,果肉奶黄色,味道香醇,清甜,口感绵密带胶质。”

 

  西马顾客又问:“你为什么买这些有裂口的榴莲?不怕吃了生病吗?”

 

  “哦,这些榴莲刚裂开,我买回去煮榴莲酱,冬波牙。”

 

  另一个顾客说:“冬波牙好吃。用辣椒,花生米,蒜米和盐,干煸榴莲。可以收好几个月不会坏。”

 

  “原来砂拉越人还炒榴莲来吃”。

 

砂拉越的榴莲有很多品种,计有33个品种之多。

 

  “还可以做榴莲糕呢。也是煮,要煮五六个钟头。然后卷成圆筒形,可以吃一年。”

 

不偷不抢还要被捉又罚款

 

  第六天,许多顾客又来买榴莲。不巧,市议会的工作人员来了。他们要把阿勃兄弟俩抓走,连带他们的榴莲、塑胶袋子、开榴莲的刀子、车子、身上的钱,统统要带到市议会充公。工作人员说他们非法摆卖榴莲,每人也要再罚500令吉,东西要拿回需付赎金,也是500令吉。若24小时不赎回,东西就报销。

 

  有个顾客说:“他们又不是贼,不偷也不抢,为了生活,摆卖自己种的季节性水果,你们也要抓?”

 

  另一个顾客也把抱不平:“充公榴莲与器具还罚款。 他的榴莲好不容易才生产。还有从内陆載到美里,路费不菲。都泡了汤。还没卖到钱,就先被罚款,市议会官员就吃他们的免费榴莲。你们过意得去吗?”

 

  “一年只有一季,或者两三年才一季,他们也不可能去租地方来摆卖。如果他们不阻碍交通,就放他们一马。市议会为何不开辟一些地点让他们免费摆卖。让内陆农民有收入。总比人民失业,做贼做盗好。我真希望地方政府能体恤他们……”顾客们纷纷议论。

 

  “这么好的榴莲,就让内陆农民摆卖吧,我们也可以买到好榴莲。”

 

  可怜的阿勃兄弟俩,还是被市议会工作人员带走。

 

  内陆家人还不知道兄弟俩被扣留,只有堂姐到市议会担保他们出来。

 

 

 

【哎呀艇长有话说】

山歌好唱口难开

 

  山歌好唱口难开,鲜果好吃树难栽,白米饭好吃田难种啊,做人好做头难抬。
  什么人叫你口难开,什么人叫你树难栽,什么人叫你田难种啊,为什么我们头难抬?
  抓人的叫人口难开,逼债的叫人树难栽,催粮的叫人田难种啊,租税重重头难抬!

  ——这是上一个年代电影《荡妇心》插曲,由白光唱出。哎呀艇长在很小的时候听过,不知印象何以这样深刻。

  “山歌、鲜果、白米饭”岂不是小老百姓的基本生活要求吗?结果弄得“口难开、树难栽、田难种”——下来一句叫人神伤,是“做人好做头难抬”,基本需求都缺乏,妄论尊严,最悲哀的是可能有人最后铤而走险,沦为盗贼。

  佩珊阿姨写的这个故事,除了告诉我们砂拉越的榴莲有33个品种,肉质如何绵密,味道如何香醇……故事的结尾,是那两个卖榴莲的土著兄弟,连同他们的“家当”,一起被带走。而“内陆的家人还不知道兄弟俩被扣留,只有堂姐到市议会担保他们出来。”

  什么人叫你树难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