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奇妙的亚答树(29.04.18)

文: 丁云

 

  《诗篇》第8篇说:“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

  诗人赞叹神所造的天,还有月亮星宿,发出讴歌。这原也不值得大惊小怪,谁仰望浩瀚的星空,没有这种感喟?其实我们只要把眼目回看自己身处的周遭,赞叹感喟的事物,处处可见。

  印尼巴厘岛有一种亚答树,叶子割下来,晒干了,编制了,可以当屋顶的遮盖,挡风遮雨。树上那长得累累的亚答仔,割下来,一串串的,挖出果仁,烫熟了也可以吃。但味道淡,不怎么好吃。奇妙的是,农民发现原来亚答树的树身会淌流一种汁液,像橡胶树一般。但亚答树的汁液有糖份甜味,于是农民割破了树身,挂个容器在树上,让汁液一点一滴淌入容器,满了,拿去煮熟,搅匀成黏状,便是糖浆了,淋在亚答仔上,亚答仔就成了美味的甜品。

  我不知道农民是何时才发现这个奥秘的!

 

“金鸡纳霜”称“耶稣会树皮”

 

  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自地球有了人类,有了植物,有了动物,神“指头所造”之物,早已隐藏了奥秘,要人们去享用了。所以,“金鸡纳霜”有药物疗效,藏在树皮上数千年,需要至17世纪,才在南美洲被耶稣会传教士发现它能治疗疟疾。因此还曾经被称为“耶稣会树皮”。据说17 世纪时,南美洲秘鲁经常发生疟疾,威胁着人们的生命。当时担任秘鲁总督的夫人“金鸡纳”也患了疟疾,什么药也治不好,性命垂危,于是请来印第安姑娘照料。印第安姑娘采来了耶稣会传教士发现的树皮,让总督夫人煎服。服后总督夫人的病果然痊愈。这种树便被移植到欧洲,后来植物学家把它改名为“金鸡纳”树。

  同理,亚答树液的甜,早已配合亚答仔存在,当然是神奇妙的预备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