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真理若逝,理性难存—— 一个反宗教人士的见证(08.04.18)

文:王樾

 

  美国知名杂志《大西洋》(The Atlantic)在2017年9月刊上登载了作家库尔特安德森的文章《How America Lost Its Mind》(直译过来就是《美国如何失去它的理性》)。此文的官方授权中文译本则是登载在名为“选美”(iAmElection)的微信公众号上,题为《美国理性衰微史》,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在网上搜索阅读中英两个版本。安德森是一个反对宗教信仰的自由派(liberal)作家,他在文中痛心疾首地宣称:美国社会已失去理性,左右两派(即自由派和保守派)都对此负有责任。

  这篇颇具深度的长文之所以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作者是非基督徒,坚定反对基督教信仰,甚至将其看作反理性的表现,却在无意之中为基督教信仰做了见证。这当然不是作者有意为之,而是他被自己反基督教的立场遮盖了双眼,无法看到(或许是不愿承认)基督教对于美国社会的正面意义。

 

离弃信仰的时期

 

  首先,安德森认为美国人世代承继的传统美德(例如勤劳、节俭、尊重常识),是来自于清教徒(基督徒),并被其世俗化的后代继续传扬下去。也就是说,即使新一代的美国人不再信仰基督,这些美德依然存在于美国人的心中。毫无疑问,他试图将传统美德和基督信仰剥离开来,以为传统美德可以离开基督信仰而独立地存在,这其实是自打嘴巴。因为接下来,安德森明明指出: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美国社会发生的巨变,导致传统美德和理性思维的死亡。而那恰恰是美国社会反对、攻击、离弃基督信仰的一个时期。因此,传统美德由基督信仰而来,却在反基督的浪潮中失落。这是这位非基督徒为基督教作的第一个见证。

  其次,安德森坚信六十年代的巨变是美好的,可谓“青春无悔”。但又不得不承认,这场巨变带给美国一个反对宗教(主要针对基督教)的宗教,一个包含着性革命、迷幻剂、玄学、超自然的大杂烩。受到影响的年青一代拒绝相信绝对真理的存在,将一切的逻辑和理性思维都相对化,以主观信条和个人感受取而代之。

 

学术语言包装思想垃圾

 

  说得浅白一点就是:你所认为的事实,不一定是我所接受的事实,真正的事实并不存在。众多知识分子、大学教授在这场巨变当中推波助澜,以冠冕堂皇的“学术语言”来包装上述那些荒唐的思想垃圾。乍看之下,美国人的思想得到了空前解放。连对错的标准都不复存在了,还有比这更自由的吗?但结果是,美国人的思想在这种自由放任之下,变得更加愚昧而非更加理性。毕竟,真理是理性的基础与前提。如果真理不存在,理性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呢?理性的用途,就是带领人们去认识真理。当真理被扼杀,理性也就离死不远了。

  行文至此,安德森似乎忘记了,那个曾经尊重真理的美国,也恰恰是一个尊重圣经的美国,这种时间上的重叠绝非巧合。当美国人看圣经为绝对真理时,由此而来的是对理性的看重。当美国人以“不存在绝对真理”为绝对真理时,随之即来的是对理性的离弃。这是这位反宗教人士为基督教作的第二个见证。

 

反理性与反圣经

 

  第三,安德森严厉批判了美国人对灵界和伪科学的迷恋。他的母亲不信基督,却相信自己可以和家里的榕树对话;一对夫妇在催眠状态下描述了被外星人绑架的过程,和电视节目里的情节惊人相似;一篇描述通灵的“论文”被刊登在1972年的《科学》杂志上。这一切怪力乱神之事,其实和基督教信仰毫无关系。安德森对人在催眠状态下展现出的所谓前世记忆持否定态度,而圣经也不支持转世的观念。他又不无讽刺的指出,互联网时代第一封垃圾电邮就是预告耶稣的降临,但圣经早已告诫基督徒:耶稣何时再来,是人无法知道的。综上所述,作者所列举的一些反理性之举,亦是反圣经之举。这是第三个见证。 

  诚然,圣经里记载了很多神迹奇事,例如童女生子、耶稣从死里复活等。基督徒相信这些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件,出于上帝特定的旨意。与此同时,认识上帝所创造的世界,了解万物运行的自然规律,也是基督徒当作的。即使基督教信仰和当今一些主流科学观点有相冲突的地方,例如进化论。但科学家的观点会随着新的科学发现而变化,圣经则因为是上帝的话语而万古常新。一个笃信圣经真理的基督徒并不排斥理性,他/她只是谦卑的把理性放在上帝以下。

  在文章的末尾,安德森号召人们要尊重事实,拾回失去的理性。可是在一个真理相对化的美国社会里,到底人们要尊重自由派的事实,还是保守派的理性?是通灵者的经历,还是哲学家的论证?是特朗普时代的“另类真相”,还是里根时代的“道德多数”?美国社会最应该拾回的,是那被遗忘的圣经真理。毕竟真理若逝,理性难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