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感谢妈妈好管家(13.05.18)     

文:刘彩花

 

  我一生最敬爱与尊重的人,是我逝世多年的母亲。在我的心目中,母亲是一个和蔼可亲,心地善良,美丽的女人。

  五十年代期间,早婚是很普遍的。透过相亲,母亲在二十岁那年就披上嫁衣,成为父亲贤惠的妻子,过着清苦的日子。父亲只是一个小裁缝,收入有限,为了帮补家用,母亲替人洗烫衣服,十分辛苦。虽然如此,小两口也蛮恩爱。

  可惜好景不常在,人总是善变的。大约十二年后,父亲为了改善经济,追求更完美的人生,到远方去工作。这一去就带走了母亲的情爱与家的温暖,再也没有回来了。绝情的父亲不只抛下了糟糠之妻,也扔下了六个幼小的我们。不久,随着消息传来,父亲在外另组织了一个新家庭,彻彻底底地把我们给忘记了。可怜的母亲一向体弱多病,支持不了,迷失了方向,不知何去何从。最后只好投靠娘家。从此,无辜幼小的我们得过着寄人篱下甜酸苦辣的日子。

   当年我们都年幼,不懂得母亲的悲伤痛苦,也不知如何安慰她。母亲是个坚强的女人,从不把悲伤挂在嘴边,也不怨人忧天,对父亲的薄情寡意一字都不提,却埋在心里。当夜深人静时,母亲爱在我面前诉说父亲的好。譬如在母亲怀孕时,父亲常在夜里买一份夜宵给她。每每提起此事,母亲的脸上泛起无比的喜乐与满足,一天的疲累顿时消失了。外婆最不喜欢母亲有此怀念,因为她认为:为什么女儿要如此被欺负折磨?因着一个人的过错,又连累了一家大小。外婆心疼女儿而常叹息,为母亲打抱不平,说:可怜三十多岁的女儿就这样守了活寡。母亲性情温柔体贴,对外婆的抱怨一笑置之。

  岁月如梭,我们渐渐长大。当年小镇上没有流行补习的风气,我大胆地以中学资格当上补习老师。几年光景,我的学生颇多,终于有能力居住在自己的屋檐下,虽然还是要交租的。充足的收入也使我可以挑起奉养母亲以及供弟妹读大学的担子。大姐已出嫁,生活担子顺理成章地落在身为老二的我。

  二弟在读大学时,把耶稣基督介绍到家里来。母亲随着外婆的中国文化传统,一时很难接受其他的信仰,但她却没有反对弟弟相信耶稣基督。因着如此,我们兄弟姐妹在没有丝毫拦阻之下信了主。因为有上帝的爱与教导,我们更爱她并更孝顺她,使她感到欣慰与喜乐。

  虽然父亲离弃,也没有留下一分一毫,但在生活上,精神上,母亲并不贫乏。母亲是好管家,使我们有个温馨的家。她在孩子们身上得到支持和力量,最重要的是我们彼此相爱,因神先爱我们。基督的爱与恩典洋溢在家里,母亲感受到她被重视与珍惜。母亲渐渐认同神的伟大。只是很遗憾,也非常亏欠,母亲还来不及信主,一日,突然间心脏病爆发与世长辞了,方才五十九岁。母亲的坚强意志永远留在我们心里。我们虽然心有不舍,但感谢神,神借着我们把祂的爱彰显出来,让这个失去温暖的家,依旧可以看到阳光。感谢神,虽然失去了地上的父爱,但我们仍有一位阿爸天父,不离不弃地看顾——祂亲自做了我们的爸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